吕蘅之

我知这生命旅程艰难,仍想它张扬盛大,与爱同行。

《虐狗》脑洞

我叫佛牙,是只威武霸气的狼犬。
听说人类有句话叫做:长得帅,绝对渣男绝对坏。
我以前是不相信的。
可当我窝在客厅角落里看着我主人的男朋友和我主人分手时,我突然相信这句话了。
是这样的,我的主人叫萧景琰,他的男朋友叫林殊。
林殊算是我狗生里见过的最帅的男人了,俊朗焕然,身材挺拔,所有能用来形容男人的美好的词大概都能用在他身上,而我的主人萧景琰,我想了半天,大概只能用“美帅”来形容他了,帅是帅的,美也是美的,身形也挺拔修长,可偏偏长得唇红齿白,一双眼睛又圆又亮,睁着一双那样麋鹿般的眼睛专心地看人的时候,再帅也压不住他的美了。

听说他们二人从小一起长大,一向感情好得不得了,可此时此刻……
林殊瞟了眼主人那边的行李,说了句:“那只抱枕是我买的,你不能带走。”
主人气愤道:“你……你明明知道我没有这个抱枕睡不着。”
“我们都分手了,你睡不睡得着关我什么事?”林殊冷漠地盯着那个抱枕。
主人嘴巴抿了又抿,最终还是一句话没说,从自己的行李里拿出了那只抱枕,扬手甩到了属于林殊的那堆行李里。
连我都看得出来主人此刻心里的难过,他深吸了一口气,朝角落里的我走了过来,蹲在我面前,一向明亮有神的双眼都黯淡无光,我抬起嘴去蹭他的下巴,希望能安慰一下他。
主人揉了一把我的脑袋,说道:“佛牙我要带走。”
林殊哼了一声,道:“不行,佛牙必须跟着我。”
主人大概真的被惹怒了,朝林殊大声吼道:“林殊,你别太过分了。佛牙是我带来的。”
林殊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似乎主人越生气他越要挑衅,他看了主人一眼道:“我过分?你别忘记了佛牙是你送给我的。怎么?原来你是那种一分手就要把送对方的礼物收回的渣前任?”
“……”
主人这时候就体现出了不会骂架的短处了。
我看见主人都已经被气到浑身发抖,连眼眶都红了半圈,大概是死忍着才没掉眼泪,转个身走到门口拉开门就冲了出去,快得连我想咬住他的衣角都来不及。
“汪!汪汪汪……”林殊你这个渣男,我替我主人气不过,朝他吼了几声。
林殊大概没想到主人就这么跑出去了,连分好的行李都没带走,他愣了一下,然后坐倒在沙发上,动也不动。

林殊丢了魂一样在沙发上坐了半个小时,他喊了我一声,我心里正气愤,懒得理他。
“我们这是怎么了!”林殊见我不理他,低迷地眨了下眼睛,低着头,将脸埋在了掌心。
是啊,他们这是怎么了?连一向自诩为聪慧的犬中之王的佛牙我都想不出缘由,听说人类感情里有个叫“七年之痒”的坎儿,可他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连三个“七年之痒”都过完了啊。
我这边正百思不得其解,沙发上的林殊却像诈尸一样弹了起来,也冲了出去。
风里飘来他的声音:“我要去找景琰,佛牙你看好家。”
……
我日,林殊,你不仅对我主人渣,连对我都这么渣,门都不关,也不怕有人看到这么威武帅气的我,起了歹心进来将我抢走。

报怨归报怨,我还是站了起来用爪子推上门,而后窝回去接着思考我主人和林殊之间的爱恨纠葛。

醒着没思考出头绪来,梦里也像被绕进了线团里,等我睡醒过来时一看,外面天都快黑了,周围亮着零星的灯火。
主人没回来,林殊也没回来。
我站在客厅里茫然了一会儿,看着分成两堆的行李烦躁顿起,于是用头顶着将它们挪到了一起,累得气喘吁吁。


就在我累得想摊倒在客厅时,门外边忽然传来了几声轻微的声响,我以为是主人他们回来了,猛地两步滑过去,用爪子和智慧拨开了门,门外没有人,却有一团奇怪的东西滚了进来。

我用爪子拨了拨滚进来的那团东西,借着门外照进来的光一看,发现是只人类手掌那么大的橘色小猫仔。
“咦?”
我有些吃惊,这附近的小猫小狗一向畏惧我的声名,绝不敢轻易闯进我的地盘来。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我伸爪子戳了戳那小猫仔。
小猫仔晃了晃摔晕了的脑袋,睁着一双我十分熟悉的眼睛看着我,然后将小爪子搭在我的爪子上,喵喵喵地叫了起来。
“佛牙,我是萧景琰!”
我主人??我脑子里似乎嗡得一声,一个没站稳,滑倒在地板上……

评论(24)
热度(112)

© 吕蘅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