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蘅之

我知这生命旅程艰难,仍想它张扬盛大,与爱同行。

妖精修炼志之染世

叨叨:翻文档的时候看到还有这么一篇小短文,为免显得太空荡,还是放上来了。(试了半天,这排版实在搞不定ORZ)

一、

在榕树精年少的时候,曾经为了修炼准备拜入当时有名的大妖老柳树精门下,然而传说柳树精这个老妖性情喜怒无常,脾气更是古怪,想到得到他的指点一点也不容易,少年榕树精苦苦思索,终于在他的唯一好友狐狸精引见下,先勾搭(是认识)了老柳精的独子大柳哥,打听到了老柳精的喜憎爱好后,选定了一个好日子,在狐狸精的陪同下前去拜会老柳精。

据大柳哥说,他爹嫌一般草木妖精修炼的黑森林太吵太杂,在黑牛山的山腰上搭了间小屋住着。

黑牛山离黑森林并不远,榕树精和狐狸精到那里的时候,看到化成人形的老柳精坐在屋内的椅子上,搭着个脚在喝茶,看到有客人来了也不起身招呼。

榕树精老实木讷,支吾半天连话也说不清楚,狐狸精把他扯到一边,诚恳地将来意讲清楚,最后还朝着老柳精抛了个他从小练到大的媚眼。

可惜老柳精就像个瞎子,连眼角余光也没赏给他一个,只瞟了一眼榕树精,十分刻薄地道:“怎么长得这么寒碜?一点都没有我柳树一族婀娜曼妙的身姿气质。”

榕树精不知道老柳精是在嫌弃他长得丑,还立在那里嘿嘿地傻笑,解释道:“前辈,我不是柳树精,我是榕树精。“

老柳精朝天翻了个白眼。

狐狸精简直要为榕树精的愚笨感到痛心,心里想着,幸好自己跟来了,不然就这蠢样,别说拜不成师父,被打出门都极有可能。他努力笑着露出脸上那讨人喜爱的酒窝窝,道:“哎哟喂,前辈……这家伙从小幻化术学得不好,那就是因为缺少您这样的高人师父,别看他现在这模样寒碜,等您老妙手指点几招,保管用不了几天就能变得整齐清秀,一准能入了您老的法眼。”

他满嘴装腔作势花言巧语,就差把狐狸族教的看家本领拿出来了,这才感觉到老柳精正眼看了看他,那眼神还是带着刺的,估计是嫌他太聒噪。

老柳树“呸”地一口吐掉嘴里的茶叶渣子,啧了声,这才干巴巴对着榕树精问道:真十分想认我作师父?”

榕树精用力点头。

“也不是不行……不过……”

老柳精话还没说完,狐狸精突然一脚踹在榕树精的膝盖窝,踹得榕树精扑通一声跪在了老柳精面前,然后趁老柳精惊住了的瞬间道:

“还不快拜谢师父。”

榕树精听了狐狸精话,对着老柳精欢天喜欢地磕了三个响头。

老柳精看了看笑起来歪鼻子斜眼睛更显寒碜的榕树精,气得话都不想说了。

二、

早有传言说老柳精早年受过情伤,于是变得喜怒无常性情古怪,榕树精在狐狸精和大柳哥的帮助下,费尽心思过了种种难关,终于只剩下最后一个了。

替老柳精去妖界集市摆赚百两银子。

妖界的集市只在晚上才有,除了妖精,也经常有人类过来,其中有想见见妖界的世面,不知道从哪打听到地方过来纯逛的,也有真心过来做买卖的。

榕树精见过的没见过的,听过没听过的,这集市大概是最无奇不有的了,就像左边是卖百花蜜的藤花精,后边是大力丸的水牛精。

榕树精什么东西也没得卖,只支了个孤零零地摊子,摊子前挂了块白布,上面写着“拿钱消灾,无事不做”八个大字。

主意狐狸精出的,他让榕树精坐在摊子前招揽客人,自己坐在一边打瞌睡。

可怜榕树精在集市上巴巴地守了三个晚上,左边的藤花精早卖完百花蜜走了,来接摊的是个卖痒痒粉的鸡精。

直到他左右的邻居都换了三轮了,他那比他的脸还寒碜的摊子终于迎来了第一个顾客。

一个神秘的脸上蒙着个黑纱巾的人。

狐狸精一看有客人,一直眯成一条缝的眼睛瞪得老大,窜到榕树精旁边,悄声对着榕树精道:“是个女的人类。”

榕树精点点头,和狐狸精一起看着面前的客人。

他们俩不说话,那客人也不说话,只是盯着看着那块写着“拿钱消灾,无事不做”的布。

最后还是榕树精学着之前从水牛精那里听来的,招呼那个道:“请问客……客人要什么?”

那人听到声音抬起头,眼神悲戚,一开口声音也又暗又哑,“你们无事不做,那……这里能帮我报仇吗?”

榕树精挠了挠头,看着狐狸精,狐狸精也挠了挠头,最后在衣袖里掏了半天,掏出一张纸,拿起摊子上的笔在纸上写字,写好了递给了榕树精。

榕树精把纸上的字念了出来:“

断一只手,纹银三两。断一条腿,纹银五两。断四肢,纹银二十两。杀死,五十两。”

三、

客人听完,站了很长一段时间,最后把荷包里的银子全部倒在了榕树精的摊子上,又从腰间解下一块玉佩,也放在了银子一起。

“只有这些,加上玉佩的话也够你们最高的价格了。”

狐狸精手快,抓起一粒碎银子放在嘴边咬了咬(这是他听别的狐狸精说过证明银子真假的方法,听说集市上有人类拿假银子骗妖精干活的先例),确认咬不动后才收起来,拿着玉佩看了眼,又递给了榕树精,榕树精用手里惦了惦,对着客人摇了摇头,把玉俩还给了那客人,道:“这个我……我不需要,还给你吧。那些银子应该够了。”

那客人接过玉佩,有些诧异地看了看榕树精和狐狸精,最后还是把玉佩收起来了。

榕树精他们要帮客人解决的是移情别恋了的丈夫。

在他们动手之前的夜晚,客人最后一次问丈夫究竟在她与外面的野女人之间要选择谁,丈夫气急败坏,嚷嚷着妻子无理取闹败坏他清誉,二人吵得不欢而散,妻子以泪洗面,丈夫摔门离家而去。

榕树狐狸二妖蹲在院子墙上默默在听着屋子里面的争吵声,直到男人离开。

黑森林东面有处深不见底的悬崖,二妖一致决定将那男人引到那处悬崖,想办法让他自己掉下悬崖。

狐狸精瞧不上那男人的品性,坚决不肯牺牲自己,榕树精就只好按照狐狸精教的方法自己幻化成女子,赶到那男人前面,假装了一场偶遇。

狐狸一族修炼的法术最善蛊惑人心,就连榕树精这样寒碜的幻化出来都千娇百媚,那男人那“美人”迷了心智,只顾跟在榕树精后面走。想要到达悬崖要通过一条崎岖的山路,那男人只顾看“美人”不顾看路,被横在山路小径中间的一截枯藤拌倒,“骨碌碌”滚出好几里地,最后后脑勺重重撞到一块石头上,死了。

榕树精与狐狸精站在男人尸体面面相觑,无言以对。

四、

第二天晚上榕树精照样在妖界集市摆摊。

狐狸精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一脸不得解的样子,道:“你说,那人怎么就那么摔死呢?这样还算不算我们杀死的?银子我们不用退回去吧?”

榕树精也一脸迷茫。

就在他们苦思冥想的时候,那位女客人再次站到了榕树精的摊子前。

榕树精紧张地捂着银子,支吾地解释道:“客人,不是……不是我们变卦,是他自己摔的。”

狐狸精瞪着眼睛,道:“无论如何,银子我们是不能退的。”

那客人摇头,黯然道:“我想了很久,我与他毕竟情深一场,人心易变,变后难移,我不强求了,你们也别杀他了。”

榕树精和狐狸精怔了,心里都只有一个念头:“这易变的人类。”

 

 

 


评论(2)
热度(4)

© 吕蘅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