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蘅之

我知这生命旅程艰难,仍想它张扬盛大,与爱同行。

小段子

啦啦啦早先写的邪瓶小段子,无文笔可言OCC有吧。

父子间的温馨时刻

一、

杭州的雨已经断断续续地下了一个星期了。

王盟一手撑着伞,另一只手紧紧拽着自己的衣领,嘴里骂骂咧咧,骂完了这讨人厌的江南早春天气又开始骂把他从铺子里轰出来买感冒药的老板吴邪。

压岁钱

和父母那边说好晚上全家一起吃年夜饭,吴邪早早地就开始准备起来了。把小哥和小包子吴元元从被子里刨出来,先替小哥把衣服搭配好,再把吴包子拎到一边站好,给他穿上厚厚的羽绒服之后再把专属他的小手套小帽子带好,眨眼间吴包子就被裹成了个球。

吴元元是小暖炉体格,穿得太多不舒服,元元举着手企图将头上的帽子拽下来,无奈胳膊太短没有成功。他揪了揪蹲在替他系鞋带的吴邪的头发。

“爸爸,热,不要帽子。”

“不行,外面风很大,不带帽子的话会被吹感冒。”吴邪当机立断地拒绝了小家伙的要求。

吴元元扁着嘴,吸了几下鼻子,求救的目光望向另一个爸爸。小哥被儿子可怜兮兮的模样弄得怔了一怔,伸手抹了抹儿子的鼻尖,把指尖上沾到的一点点汗水给吴邪看,“他出汗了。”

吴邪想到上个月元元感冒发烧时的惨状还是狠心摇了摇头表示没商量。

看到吴邪拒绝,吴元元扁起嘴,大眼睛眨巴几下,就蒙上了水雾,小哥也用那双清澈的眼睛直盯着吴邪。

吴邪被一大一小看得直想叹气,最后还是妥协了,帮吴元元拿掉了帽子,顺手还理了理小家伙满头被帽子压乱了的小软毛。

二、

王盟出去买药买了快一个小时也没回来,手机也没人接。吴邪在心里已经把王盟暴打了十遍,但还是怕他出事,拿着手机出门找去了。

小哥躺在沙发上看天花板,吴元元很乖巧地自己玩着玩具,等小哥结束了和天花板的感情交流,吴元元已经玩腻了变形金刚在玩趴趴熊了。

因为晚上要准备去爷爷奶奶家吃年夜饭,吴元元被吴邪裹成了个红红火火的圆球。

“他真可爱。”

小哥看着圆滚滚的儿了在心里默默地说。

小家伙时不时地抬起头来对着爸爸甜甜一笑,小小的脸就像刚蒸出来的包子,两只又圆又大的眼睛弯成两道桥,让看着他的人心里软得不行。

过了几分钟,吴元元抛下手里的玩具,欢快地蹦到爸爸身边并且手脚并用地试图爬到爸爸的膝盖上。

看着短手短脚的吴包子,小哥伸出手将他拎到自己腿上坐好。

“爸爸。”吴元元甜甜地叫了一声。

小哥“嗯”了一声答应了。

“今天,轰喜花财,长命岁……岁。”吴元元奶声奶气地说着。

“恩。”小哥听懂了,笑了笑。

吴元元等了半天看他没别的反应,就把手伸到爸爸面前,“给我红包。”

小哥愣在那里,轻声地问,“什么?”

“红包,红包。王盟叔叔说这样说的话,大人就会给我红包的。”

小哥沉默了一会,看吴包子的小手还是举在那,终于有点尴尬地转开头看着旁边的沙发。

“对不起,我没有。”

这下轮到吴包子愣住了,这跟王盟叔叔说的完全不一样呀。

小哥看着儿子失望着看着自己的样子,心里像被一只手拧了一下,他抿了抿嘴,看着儿子的眼睛,说:“我没有红包,不过我有别的东西想给你。”

“是什么是什么?”吴包子咧着嘴笑。

小哥捧着吴包子的小脸,在他的小脑门上印下一吻。

希望你平安长大,我的珍宝。

 



评论
热度(7)

© 吕蘅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