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蘅之

我知这生命旅程艰难,仍想它张扬盛大,与爱同行。

《童话集》

啰嗦了两章哑巴小哥竟然还没粗线,我的错~

正文:

吴邪身姿矫健灵敏,精力又充沛,背着箭拎着弓在森林里左蹿右跳,王盟在后面艰难地跟着,跑得气都喘不匀了,心里累得直骂娘,面上却敢怒不敢言。

王盟抽空瞟了眼身后,果然空无一人,那群侍卫早不知道被甩到哪里去了。

“一群废物!连我这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人都跑不过!”王盟在心里一万个鄙视。

实在撑不住了,王盟停下扶着棵树直喘气,心跳得像是要从喉咙口蹦出来一样,面色青白,两条腿抖得像是伸着一只手呼唤他的王子殿下:“王子……等等……我。”

吴邪扫兴地啧了声,看王盟那个衰样实在太可怜,只好停下来站在他旁边看他喘气。

森林里十分寂静,除了自己主仆二人和那些花花草草就再也看不到别的东西了,连只会叫的鸟都没有。

“王子殿下,要不咱回去吧,这里……怪恐怖的!”王盟心里有点小怕怕,忍不住吞口水,“您要是有点意外,我会死无全尸的。”

吴邪用弓在王盟的头上使劲敲了下:“作为我的贴身侍卫,你这样实在太丢我的脸了。”

王盟哭丧着脸念叨:“王子殿下,您要是有个万一,我会死无全尸的啊……”

王子手一挥,止住了王盟的念叨,王盟顺着王子的视线看过去,一只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白鹿正在前面的小溪边低头喝水。

“啊……鹿!”

王盟还没惊呼完就被吴邪的手捂住了嘴。

那只白鹿可能没怎么在森林里见到过生人,也不怕吴邪他们,只疑惑地盯着他们看,看了一会儿见吴邪他们既不动也不出声,就低下头去喝水了。

跑了半天终于见到一只猎物,想到回宫后可以向美丽可爱的宫女姐姐们显摆自己的身手,吴邪心中有点小兴奋,示意了王盟噤声,他慢慢抽箭搭弓,箭头对着白鹿的屁股。

正常人打猎应该不会射猎物的屁股,然而吴邪缺乏经验,偏偏心气儿高听不得贬低,平日里被众人哄得还以为自己箭术高超呢。

“嗖”地一声,箭破风而去,那只白鹿耳朵扇动,抬起头扭过来看,也不知道是动作天生慢还是傻,竟不知道闪避,屁股被吴邪的箭射了个正着。

真是傻鹿遇上傻王子。

这回又痛又惊,不等王子再射出第二箭,鹿终于敏捷地蹦起来跑了。

吴邪急忙追过去。

第三章

吴邪和王盟追到的时候,那只白鹿正卧在一棵大树下,在它旁边还有一个……

野人!这是王盟脑子里第一个反应。

那野人背对着他们,看起来瘦高瘦高的,头发半长不短地披散着,打扮也很怪异,下半身穿的是裤子,上半身裹得竟然是一片大大的植物叶子!

王盟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叶子一定很柔软,不故道穿在身上舒不舒服。”

那野人可比那白鹿警觉多了,一听到声响就转过身警惕地盯着他们。

野人的脸竟然长得非常好看,两只眼睛像纯黑色的宝石,又漂亮又深邃,只是他的眼神也像寒冬时的冰泉水,王盟被他看得全身泛寒,混迹王宫多年的经验告诉他眼前野人绝非善类,正想提醒他的王子殿下,转头就看到王子殿下正直愣愣地看着野人,双眼发光发亮,一副垂涎相。

王盟:“……”

他头发的颜色是我喜欢的!

他眼睛的样子是我喜欢的!

他挺拔的身形也是我喜欢的!

就连他那凌乱不堪的发型和怪异奇特的装扮也透出与众不同来!简直就是从我心里长出来的!

吴邪此刻在心里狂喜着呐喊。

介于自家苏殿下已经无法正常交流,王盟壮着胆子轻声“喝问”那野人:“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那人没有回答,眼神扫过白鹿受伤的地方,又扫过吴邪手里的弓箭,眉头一皱。

王盟心中一紧,拉了拉似乎想要朝着人家生扑过去的王子殿下的衣袖。

王盟:“殿下诶,你可长点心吧,没看出来人家和那只鹿才是同伴吗?”

吴邪把弓箭塞到王盟的手里,顺手在王盟头上打了一下:“一直叫你不要伤害森林里的小动物,怎么就这么没爱心!”

王盟:“……”

吴邪调整好自己的面部表情,风度翩翩走到那人面前站定,只见他迅速地抓起那人的手,在人家的手背上轻轻地吻了一下,露出了自认为最迷人的笑容:“你是上天派来的精灵吗?”

……

王盟目瞪口呆,不能言语。

那人眼中冷光一闪,二话不说,朝着吴邪的鼻子打了重重的一拳。

自以为潇洒无匹的吴邪被打得仰面摔倒,眼泪与鼻血齐流。

“你……你怎么动手打人?”王盟急忙跑过去扶起吴邪。

这时旁边的树丛传来悉悉索索的响动,一个人分开树丛将头探出来,朝着那野人问到:“怎么了,哑巴?又有人类来打猎了吗?”

王盟边替王子殿下抹着鼻血,边在心里内流满面。

“千防万防,防不住哑巴的勾人长相。”



评论(2)
热度(9)

© 吕蘅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