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蘅之

我知这生命旅程艰难,仍想它张扬盛大,与爱同行。

苏琰 圈养计划 续

今天看了活动文,各种有爱各种温馨。晚上有些事导致情绪低落不开心,想着还是跑来把最后几段码完,码完后觉得有点题文不符啊哈哈哈,被自己蠢哭了,排版根本搞不定,请大家原谅我。后几段依旧苏破天际,看在我心情不好的份上请允许我任性一次苏个够!苏完这几段就不苏就虐了!

四、全天下最好的宝贝 

这一日,太皇太后惦念小世子萧景琰,一大早就把他召进了宫,用过午膳后又让人带他去和皇宫里的诸位小皇子一起玩耍。

大概是自小没有双亲陪伴的缘由,萧景琰的性情很多时候都有些内敛,尤其在不太喜欢的人面前更是不爱说话,那些小皇子们在玩闹的时候他就一个人坐在一边,抿着嘴巴静静地看,像一个精致的玩偶。偏偏小皇子中有两个年纪比他大、惹人讨厌的萧景桓和萧景宣,总喜欢故意与萧景琰作对,每次都要欺负得他忍不住哭出来才罢休。

萧景桓爬到铺了好几层垫子的暖椅上,摊着短胳膊短腿,用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语气说话:“萧景琰,过来给本皇子捶捶肩。”

萧景琰当作没听见,不理会萧景桓,小皇子们哄笑。

萧景桓气得跳下暖椅,抓着萧景琰的一把头发使劲扯了一下就跑。

萧景琰忍着没哭,他一哭萧景桓肯定更来劲。

没过一会儿,萧景宣从随身带着的小百宝囊里掏出一颗发着淡淡赤色光芒的珠子来,故意在萧景琰面前晃了两下。

“这是我母后给我的宝贝,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来的。”萧景宣昂着头,像一只骄傲的小公鸡。

萧景琰只看了一眼就低着头玩自己的手指头。

“喂!”萧景宣用手指头使劲戳着萧景琰的脸,“萧景琰,想要这个宝贝吗?很羡慕本皇子吧?”

萧景琰避开那只讨厌的手指,摇头。

萧景宣不信,继续拿着珠子使劲在他面前晃。

“我才不想要,我有更好的宝贝。”萧景琰轻声道:“全天下最好的宝贝。”

“蠢蛋才会相信你。”萧景宣扭开头,十分不屑,没一会儿还是忍不住扭过头来问:“是什么东西?”

“……苏苏。”

“苏苏?那是什么?”所有人都好奇地围了过来询问。

“是全天下最好的宝贝!”萧景琰再一次强调,“他会哄我睡觉喊我起床,带我放风筝,带我看尾巴能发光的小虫子,还能让梅树在夜晚开花,能用树叶吹出好听的声音,没有他不会的,也没有他不能做到的。”

萧景琰介绍着他的宝贝的好处,笑得露出了白白细细的乳牙,平日里本就圆润的黑色双眼此时更加的明亮,无比自豪骄傲的样子。

“那个什么苏苏可能真的是全天下最好的宝贝。”

“好羡慕景琰啊,竟然有这么好的宝贝。”

“呜呜呜……本皇子也好想要。”

小皇子们全都昂着头张着嘴,瞪着萧景琰,纷纷一副羡慕又嫉妒的样子。

萧景桓呆愣了一会,转身就走。

“景桓皇兄,你要去哪里?”

“去找父皇,叫他赐我一个苏苏。”

众皇子反应过来,全部都跟着跑了。

“呜呜……人家也要找父皇要。”

眨眼间就只剩萧景琰一个人了,看着其他人跑远的背影,他忍不住坏坏地笑了一下。

“哼,人家才不会告诉你们,全天下只有一个苏苏呢,那是我的!”

五、打得他满地找牙

萧景琰第一次被梅长苏罚,是因为他趁没人在的时候偷偷爬到树上去看鸟窝里刚出生的小鸟,结果没看到小鸟,反而被护雏的雌鸟在手上狠狠地啄了几下。

“如果被啄到眼睛怎么办?”梅长苏想到雌鸟冲着萧景琰冲过去的情景,心中又气又急,板着脸孔,第一次凶萧景琰,“或者万一从树上掉下来怎么办?”

萧景琰委屈地站着,眼睛红红,然而他并不是在反省自己的错误,他小小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苏苏竟然这样凶我!竟然这样凶得骂我!

他越想越委屈,委屈了又觉伤心,眼睛里含着眼泪去看梅长苏,还故意把被鸟啄了后留了红肿印子的手放到梅长苏的视线之内。

梅长苏想生气,看着萧景琰被啄了的手,还是忍不住把他抱起来放在腿上替他吹吹上了药的伤口。


两日后,终于知道了苏苏是谁却没得到父皇赏赐一个的萧景桓听说了萧景琰被罚,巴巴地跑来王府准备嘲笑萧景琰当作报复。

“萧景琰,你骗人,你的苏苏根本就不是全向天下最好的,他就是个凶巴巴还会罚你抄书的病秧子。”萧景桓做着鬼脸,“他是个病秧子,你是个大骗子。”

萧景琰气得不行,攥着小拳头冲上去一拳打在萧景桓的脸上,萧景桓被打得大哭,与萧景琰扭打在一起。

打架的代价就是萧景桓的鼻子流了血,萧景琰白嫩嫩的脸上也留了两排牙印子。

晚上梅长苏拍着萧景琰的背哄他入睡,问他为什么要和别人打架,萧景琰忍着睡意努力睁大眼睛看着梅长苏。

“谁敢说苏苏的坏话,我就打得他满地找牙。”

梅长苏一愣,看到那双因睡意像是笼着水雾却依然澄澈无邪的眼眸里清晰地印出自己的身影,心里真是又酸又暖。

六、

某一日,梅长苏因急事离开了金陵,他走的时候看萧景琰正睡得香便没有叫醒他。

萧景琰睡醒来后打了个哈欠,揉着眼睛喊苏苏。

结果没有苏苏,反而是许久不见的小魏姐姐。

“小世子,穿衣服吧。”

习惯了每天睡醒后第一眼看到的都是梅长苏的萧景琰有点不开心,“苏苏呢?”

小魏动作轻柔地替萧景琰系上衣带,抱他下床,“苏先生家中有急事回去了。”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我可以去他家里找他吗?”

“不可以哦小世子,苏先生的家在很远的廊州呢,再说苏先生午后就回来了。”

萧景琰听完扁了扁嘴,还是听话地由小魏牵着去用了早饭,然后自己乖乖地去书房抄三字经。

中午也乖乖地吃了午饭,然后去书房抄三字经。

可是直到夜幕降临,梅长苏还没有回来。

萧景琰生着气,饭也不吃了,觉也不肯睡,爬到床上用被子把自己包起来裏成一团,躲在里面偷偷地流眼泪。

“苏苏不守信用,大骗子。”萧景琰隔着被子哭诉,“再也不要见他了。”

“小世子别哭,苏先生也许是路上有事耽搁了。”小魏假装安慰着萧景琰,实则正笑得有点阴恻恻,心里窃喜着,“如果小世子不想再看见他,以后不准他再来王府好了。”

萧景琰听了小魏的话却更觉伤心,忍不住哭出了声,任由谁哄也哄不乖,哭到后来嗓子都哑了才睡着。

小魏刚把小世子放平在床上,帮他盖好被子梅长苏就回来了。他一回来听到管家说完事情的经过,踏进卧房就看到睡着的萧景琰脸上仍有泪迹,眼皮又红又肿,连睡梦中也不断呜呜咽地哭。

那像小动物哀泣般的的声音仿佛一根钩子,在梅长苏的心尖上狠狠地钩了一下,他眼眶潮热,心痛的情绪不断地在胸膛内激荡来回,整颗心又酸又涨。

他遣走借口怕小世子做恶梦不肯离开的小魏,然后轻轻掀开被子,把萧景琰抱在怀里,在萧景琰红肿的眼睛上亲了又亲。

他在心里对自己说,“我以后再不敢看见他的眼泪,永生都不会再丢下他一个人。”

 ————————完————————————————

苏完了!

 

 

 


评论(9)
热度(136)
  1. Marchofmoraviathesecond吕蘅之 转载了此文字
    5 yr old XJY meets adult MCS who becomes his tutor

© 吕蘅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