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蘅之

我知这生命旅程艰难,仍想它张扬盛大,与爱同行。

【苏靖】杀手榜最后一名萧景琰的爱恋始末

大约只有江湖设定,没有朝堂和战场,江左盟.霸气.腹黑.宗主.梅长苏X依旧耿直磊落.菜鸟杀手.萧景琰,甜蜜有,虐心有,OOC估计也不少。

脑洞开了很久,不敢轻易挖坑,然而到最后还是因为太喜欢这一对,忍不住深夜挖坑,跪请大家原谅,我已经做好被暴击的准备了。

 

楔子

天上无月,雪如柳絮飘扬。

江左盟内看似最普通最安静的一座小院,空荡的院子里独一株枝桠曲折的红梅,正迎着雪绽蕊吐香。

白雪红梅,相映得彰。

房内无灯火,只见一人长身玉立于半开的窗前,正看着院中绽放的梅花,目光痴痴,久久凝视,恍若被吸走了魂魄。

远处突然传来几声惊响,那人像是被突然惊醒,呛了一口冷风,咳个不停。

“苏哥哥。”黑暗里走出一个面容清秀的半大少年,站在窗前那人身后替他轻拍着后背。

那人回头,嘴角一丝温和笑意,面容有些病态苍白,双眸却在窗外微弱的雪光映照之下显得内敛幽深,神采难以形容,赫然就是江左十四州的无冕之王,江左盟的宗主——梅长苏。

 “飞流,喜欢那里的花吗?”梅长苏指着外面树上的梅花问那少年。

“喜欢,香。”

梅长苏正要说话,外面突然响起敲门声,飞流把门打开,门外站着的是江左盟内的总管黎纲。

黎纲看到梅长苏又站在窗前吹风,有些无奈地开口:“宗主,您又吹冷风,万一晏大夫知道了……”

梅长苏深知黎纲的唠叨本事,急忙打断他:“黎纲,事情如何了?”

“来了七个,全抓住了,但只剩一个活口,其余全部咬毒自尽了。”黎纲将狐裘斗蓬替梅长苏披上。

梅长苏看着窗外飘雪,片刻后道:“告诉甄平,无论如何让那最后一个活着!”

“是。”

 

章一

雪夜终于过去,雪后清晨冷洌的空气中飘着淡淡的红梅香气。

 “幕后人问出来了吗?”梅长苏站在廊下,含笑看着不怕冷的小飞流如轻盈的燕子般飞来窜去,挑选着中意的花枝。

“还没有。”黎纲面露愧色。

梅长苏闻言,偏头看了黎纲一眼,“还有甄平没办法撬开嘴巴的人?”

“用了很多办法,那人始终不曾开口。”黎纲顿了顿,道:“不过看昨天那些人手段身法,不像是出自普通帮派,倒像是传闻中的杀手组织——枕云阁。”

“枕云阁?这倒有点意思。”梅长苏手指捻着狐裘披风的边沿,低下头有点意思深长地笑了笑,“竟有这么多人想要我的这条命,真是受宠若惊。”

梅长苏语气平淡,黎纲却面色凝重,此前宗主病发,眼下正需休养最忌劳神伤心,却三番两次遭到一些暗处宵小势力的刺杀,盟内一些小帮派又被人存心教唆,摩擦不断,真是多事之秋。

“那人呢?”

“在地牢,甑平还在下面。”

“我去看看。”梅长苏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如果再不开口,也没必要留着了。”

 

地牢内潮湿闷热,甄平看到宗主来了,有些不悦地瞪着跟在梅长苏身后的黎纲一眼。黎纲委屈地回瞪一眼,表示他根本拦不住。

那来自传说中的枕云阁杀手被绑在木架上,浑身血痕,奄奄一息地低着头。甄平下手一向很有分寸,那些伤虽不至于让人活活痛死却也不会让人好过。

梅长苏坐在角落的木凳上,漫不经心道:“听说,你们枕云阁的要价非常高,是真的吗?”

那人仍旧低着头,一声不吭。

梅长苏也不在意,他站起来走近那人,道:“不知道我梅长苏的命在你们枕云阁值多少银两?”

他话音方落,那人猛地抬起头,瞪大双眼,直视着站在他面前的梅长苏。

凌乱的发丝从他脸上垂落,露出一张平凡的脸来,脸上像是曾经受过伤,一道疤从右脸上直划到嘴角,将那张脸衬得有些狰狞,他的双眼却十分好看,眼珠子又黑又亮,像是夜幕下的寒星,眼睛里像含着秋水湖光。

他直视着梅长苏,叫猝不及防间与那样的眼眸四目相对的梅长苏竟难得地呆愣了片刻。

“你就是梅长苏?”

一直未曾开口的人终于出了声。

梅长苏却没有应声,他疑惑地盯着那个人的脸看了看,突然伸手在那人的脸侧和耳背后轻轻地摩挲了几下。

那人警惕地瞪着梅长苏:“你要干什么?”

梅长苏盯着那人的眼睛,“你……是不是戴了人皮面具?”

“没有。”

梅长苏有些失望地收回手指。

黎纲和甄平面面相觑。

梅长苏对那人道:“回答我三个问题,我就放你离开这里,如何?”

“宗主……”

甄平的话还未说完便被梅长苏的眼神制止。他实在不知道梅长苏到底有何用意,只得无奈地看向黎纲,黎纲却回了一个淡然的眼神,表示无条件支持宗主的任何话语和决定。

“我不知道幕后人是谁,就算知道我也不会说。”那人瞪着梅长苏。

梅长苏丝毫不在意地道:“幕后人是谁我现在一点都不想知道。就算之后想知道,我江左盟难道还查不出来吗?”

那人沉默片刻,道:“你问吧。”

 “第一,我想知道的是为什么你的同伴任务失败后全都咬毒自尽了,而你却没有?”

甄平精神一振,觉得宗主这个问题问得很巧妙。

那人盯着梅长苏看了片刻后低下头,回答道:“我……我不知道任务失败后要咬毒自尽,没人告诉我,来之前我嘴里也没藏毒药。”

那人回答的声音有些低,像是有些赧然。

梅长苏听了他的回答,忍不住笑了笑。黎纲和甄平再次面面相觑。

 “第二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

“我姓萧,名景琰。”

“萧、景、琰。”梅长苏轻声地、极慢地叫了一声这个名字。

他声音清朗悦耳,这平凡的三个字竟被他念得十分动听,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名字这么好听的萧景琰不禁抬头看着梅长苏。

梅长苏也看着他,道:“最后一个问题:你总是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别人吗?”

“什么?”萧景琰疑惑地眨了眨眼。

 

 

评论(54)
热度(286)

© 吕蘅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