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蘅之

我知这生命旅程艰难,仍想它张扬盛大,与爱同行。

【苏靖】杀手榜最后一名萧景琰的爱恋始末

本意是写江湖情仇甜蜜虐心兼有的正经文,不知怎的脑海歪到了天际,好像越来越傻白甜了怎么办,大家快拯救我。自己挖的坑流着泪也要把它填上55555~

章一

章二

梅长苏将亲自泡的茶斟好,递到萧景琰面前:道:“萧公子请喝茶。之前多有怠慢,请你不要见怪。”

萧景琰没接茶杯,只气呼呼地瞪着梅长苏,大声质问道:“你堂堂江左盟宗主竟然说话不算数吗?”

梅长苏未曾反驳,只举着那杯茶皱着眉道:“我亲手泡的茶,萧公子竟连尝一口都不愿意吗?”

他一直举着那杯茶,脸上似有受伤的神情一闪而过,萧景琰不知怎的有些尴尬,只好一把抢过茶杯,将茶直接倒进了嘴里。

倒完了见梅长苏殷切地盯着他看,大有再来一杯的架势,他连忙道:“我平时……不怎么喝茶,还是水更好喝一些。”

梅长苏从善如流地倒了一杯水递给他。

“我之前答应过,只要你回答三个问题便让你离开。你虽然只回答了两个,我却按照约定让你离开了地牢,怎么你反而说我说话不算数呢?”

“你……你说的离开只是指离开地牢?”萧景琰不可置信,一脸上当受骗的表情。

“是啊。”梅长苏喝了一口茶,诚挚地看着萧景琰,“我说话算数了,萧公子能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了吗?”

“……你那算什么破问题?我根本回答不出来!”

感觉自己好像被人耍了,心中气愤难平的萧景琰朝着梅长苏吼了一句,直接甩手回了自己住着的屋子,关上门和窗后把被子一掀,把自己团了进去。

他蒙着头在被子里磨着后槽牙,整个人快被后悔的情绪淹没了,心中发酸眼眶发红,满脑子胡思乱想:这次真的是栽了,自己堂堂一个杀手,既打不过那个叫飞流的,也说不过那个叫梅长苏的,看来要沦为江左盟的俘虏了。枕云阁会以为自己死了吗?上次去刺杀那个贪官的工钱还没拿到呢……

 

晚膳时黎纲来敲门请人,没有得到半点回应,一个时辰后再来,门内仍无半点动静。

“宗主,这……”黎纲满脸忧色,欲言又止。

此前他一直以为梅长苏是在铤而走险使用怀柔政策,直到从甑平那得到了真相。看着和梅长苏的房间相对着的萧景琰的房间,他不停地叮嘱飞流:“飞流,你一定要片刻不离宗主知道吗?知道吗?睡觉的时候也不能离开宗主的身边。”

飞流嘴里含着糕点,没法出声只能不停点头。

梅长苏站在窗前,看了一会儿月色下更显幽美绝伦的梅花,思绪又突然从梅花转到那双难忘的眼眸上,他看了眼对面不远处紧闭的那一扇房门,道:“告诉吉婶准备些清淡的粥点备着吧。”

黎纲再次暗示性地看了飞流几眼,才出门传话去了。

章三

已经困在江左盟七天了,萧景琰心中十分绝望,再不能离开这里估计他就要永远被杀手榜除名了吧。

梅长苏倚在榻上看书,萧景琰盯着他的侧脸看,面无表情地拿起第三块榛子酥吃掉。

梅长苏抬头看他,见他似乎对榛子酥很感兴趣,便将榛子酥推到他面前,“吉婶的手艺不错,飞流也很喜欢吃这榛子酥,是吧,飞流?”

坐在一旁的飞流配合地点头。

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萧景琰本想装作若无其事地将榛子酥放回去,但看了看手中已经咬了一半的的榛子酥,还是费劲地将嘴巴里的那一大口咽了下去。

梅长苏将书卷放下,倒了一杯水递给他,温和道:“慢慢吃,别噎着。”

 

萧景琰被他充满关心意味的眼神注视着,像是突然靠近了明亮的烛火一般,脸上竟感到有些灼热,他极不自然地咳了一声,“我……榛子酥很好吃,我以前在枕云阁没吃过。多谢!”

梅长苏笑了笑,假装没看见萧景琰有些发红的耳朵尖。

萧景琰还想说些什么,飞流忽然皱着鼻子嗅了嗅,然后极快地窜到了自己的身后躲了起来。

门外传来一人说话的声音:“长苏,飞流在吗?快让他出来陪了玩玩。”

“讨厌。”

萧景琰听到飞流小声嘟囔。

梅长苏笑着向萧景琰解释道:“是蔺晨来了,他总是捉弄飞流,飞流最怕见到他了。”

“说什么呢梅长苏?”门外的蔺晨大踏步走进来,“我那是捉弄他吗?别瞎在外人面前毁我名誉。”

萧景琰只看到一人直奔自己身后的飞流而来,那人一身白色衣衫,长发披散,手中一把折扇,意态潇洒,姿态高雅,身形微有些富态,脸上笑容和煦,整个人看上去十分可亲。

“小飞流,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躲藏的时候不能只藏头不藏尾。”

“咦?”蔺晨本来直扑着飞流而去,却又突然停在了萧景琰的面前,十分惊讶地盯着他的脸瞧了一阵,问道:“这位少侠,能把给你戴上这人皮面具的高手引荐给我认识认识吗?”

不明所以的飞流从萧景琰身后探出头来左看右看。

梅长苏诧异地看向萧景琰。

“……”

没想到在地牢里撒的谎突然被揭穿了的萧景琰这回真的是红了脸。


评论(32)
热度(231)

© 吕蘅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