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蘅之

我知这生命旅程艰难,仍想它张扬盛大,与爱同行。

【苏靖】杀手榜最后一名萧景琰的爱恋始末

下次要避免晚上挖土填坑了,不然睡觉的时候也一直想着情节实在是闹心啊泪目!有一位亲说要看苏,我真的怕接下来这一章会苏破天际,感觉不能再好好按照原先的设定更文了怎么办?真的怕要苏破天际啊我要嫌弃自己了。

这一章好像太长了哈哈哈,当两次更新行吗?哈哈哈

章一、二、三

章四

“这人皮面具做得精妙,一般不懂易容的人根本看不出来。”蔺晨潇洒地撑开折扇,自豪地笑道:“不过碰上我,再精妙的人皮面具也没用了。”

不懂易容的梅宗主觉得有些胸闷,凉凉道:“大冷天的,你用得着扇扇子吗?”

“……潇洒!我乐意!”

蔺晨派人回琅琊阁拿来了一堆自己配制的奇怪药水,然后以独门密技谢绝旁人参观为由拉着萧景琰单独进了内室,非要一展才华替萧景琰恢复原貌。

萧景琰窘迫地看着梅长苏,梅长苏只平静地回看着他,也不出声阻止,萧景琰只好硬着头皮跟着蔺晨走了。

“在我出来之前千万不要来打扰,不然真的很容易毁容啊,哈哈哈……”蔺晨十分潇洒地摇着折扇。

梅长苏只觉得蔺晨的笑声分外刺耳。

 

半个时辰内,梅长苏已经换了好几本书卷了。

飞流眨着眼睛蹲在梅长苏身边。

梅长苏心不在焉地伸手揉着飞流的头顶,把飞流的头揉成了鸟窝一般。

又过了半个多时辰,梅长苏都感觉自己快到坐不住了,蔺晨终于出来了。

蔺晨一看到飞流的鸟窝头,立马奔过来将人逮住一顿揉搓,飞流挣脱不开,向他的苏哥哥伸手求救,苏哥哥的眼神却粘在了蔺晨后面走出来的真正的萧景琰脸上,根本没看到飞流被蔺晨捏红的小脸蛋。

肤如玉色,鬓如刀裁,眉如墨画,双眼大而清亮,鼻子又直又挺,容姿俊雅又英气内敛。

萧景琰对自己的样子没什么感觉,出来之前只不过想着之前梅长苏耍了自己一次,自己也骗了梅长苏一次,如今算是两讫了,人皮面具不戴就不戴了,便大大方方地走出来站在那里。

只是他走出来后见梅长苏仍旧一直盯着他不放,心想着:“梅长苏难道心里还在生气自己骗他?这江左盟的梅大宗主气量也实在太小了些。”

他局促地狠瞪了梅长苏一眼。

梅长苏被那波光潋艳,仿若含着秋日波光的双眸一瞪,笑得欢喜而不自知。

蔺晨在一旁将二人神态尽收眼底,勾着嘴角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被他勒在怀里的飞流见他狐狸一样的嘴角,心里直抖。

 

蔺晨留在江左盟用晚膳,梅长苏竟难得地让黎纲挖了一坛桑落酒出来,让蔺晨大感受宠若惊。要知道陈年的桑落美酒天下难寻,江左盟也只贮藏了三坛而已,蔺晨垂涎已久了。

“嘿嘿嘿,哈……我吉婶的手艺那真是举世无双,天下美味。吉婶儿,我明天带你回琅琊阁怎么样?我让你当琅琊阁阁主夫人!”

蔺晨爱美酒,酒量和酒品却实在不怎么样,一喝多就爱语不惊人死不休,使劲搂着小飞流朝着厨房的方向边走边吼,吉婶忙拦着拿着菜刀要和蔺晨拼命的吉伯。

走得好!不走实在碍眼!梅长苏心里赞到,不管厨房那边的纷乱,连忙趁着菜被蔺晨回来糟蹋之前给萧景琰夹到了碗里。

“多吃点。”

萧景琰也喝了几杯桑落,此刻酒意蒸腾上脸,感觉脑袋里有些混沌的他生怕失了礼数,坐在那里不敢乱动,神情严肃地道:“多谢梅宗主。”

梅长苏见他脸红扑扑的,却始终神情严谨,愈发觉得他可爱撩人,伸手替他再倒上一杯酒,道:“我与你初见之时便觉缘分非浅,一直视你为义气相投的好友,哪有好友之间称呼还要加上姓的呢?”

萧景琰想了一下觉得有道理,便问道:“那我该怎么称呼你?”

梅长苏沉吟片刻,道:“不如这样……你叫我长苏,我也叫你景琰,如何?”

萧景琰点头称好,觉得很公平,将面前的酒一饮而尽,又伸手替自己再倒了一杯。

梅长苏见他此时已有些醉意,怕他喝多了头疼难受,连忙拦着,“景琰,少喝一点。”

“没事。”萧景琰避开梅长苏想要抢酒杯的手,将面前的几个空杯子统统倒上了酒,摆在自己的面前,“这酒好喝,还有上次的榛子酥也是,枕云阁可没有这么好的东西。”

梅长苏见他憨态可爱,便也只苦笑一声由他了,问了一个自己很想知道的问题。

“景琰,你之前为什么要戴着人皮面具呢?”

正端着酒杯往嘴边送的萧景琰手顿了顿,思忖了片刻道:“其实,这个任务本来轮不到我的,任务本是阁里一位姓戚的前辈的。”

梅长苏疑惑不解地看着萧景琰。

萧景琰放下酒杯,有些尴尬道:“你可能不知道,我那个……在杀手榜的排名暂时有些靠后。”

梅长苏心里道:“早知道了,何止是靠后,应该是最后吧,何其幸运我还能遇见活着的你。”

“戚前辈接了这个……来刺杀你的任务,哪知就在来的前一天他突然被仇家下了毒,无法成行,他不想失信于人,便拜托平日里关系还算好的我来替他执行任务。我一直想在枕云阁出人头地,就同意来了,没想到最后还是没成功。”

梅长苏心里叹道,“幸好没成功,你这样的身手来刺杀我能成功那真是要笑死全江左盟的人。”

“戚前辈曾经说过:杀手长得好看有个屁用,不努力,永远是杀手榜最后一名。伤疤才是男人最光荣的印记!”

“咳,咳咳……”

梅长苏被酒水呛到,边咳边在心里嗤笑,“傻瓜,他绝对是嫉妒你长得好看。”

“后来,战英便请人替我做了这个人皮面具。听战英说这个人皮面具还花光了他所有的积蓄,我回头要记得找蔺少阁主要回来收着……”

梅长苏突然打断他,问道:“战英是谁?”

不知道梅长苏为什么突然语气变得有些不高兴,萧景琰犹豫了一下,才答道:““战……战英是我的好友同伴,他在枕云阁的排名在我之前一名,我们关系很好。”

好,很好!杀手榜倒数第二名!梅长苏不动声色地在心里记下了。他低沉着脸不说话,双手撑在桌子上,把脸凑到萧景琰的面前来,眼神锐利到令人心惊,嘴唇闭合间带有酒香的炙热气息将萧景琰白嫩的耳朵尖熏染得绯红。

“你们关系很好?”

萧景琰与梅长苏深邃慑人的双眸四目相对,不禁也呆愣地睁大了眼睛,“是……是啊,这有什么问题吗?”

梅长苏静静地看了萧景琰片刻,突然伸出一只冰凉的手捂住了萧景琰的双眼,凑过去含住了萧景琰透着酒香的嘴唇。

“……以后不许你再用这样的眼神看着除我以外的任何人!知道吗?”

 

太长了对不对?





评论(50)
热度(252)
  1. 花开半夏吕蘅之 转载了此文字

© 吕蘅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