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蘅之

我知这生命旅程艰难,仍想它张扬盛大,与爱同行。

【苏靖】杀手榜最后一名萧景琰的爱恋始末

最近有点忙,估计接下来更得会慢了,所以先把这一章甜蜜的填上。

下面是完全打翻了糖罐子的一章,关于“你压我我压你”的争夺战hhhh,可能无文笔和质量可言,请大家见谅(鞠躬)。

前文请戳

章五

萧景琰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大雁。

他和其他的大雁一起,排着人字形往北飞,梅长苏背着弓箭,孤单单的站在下面抬头看着他。

“你走吧,我要和同伴一起回去了。”萧景琰朝他喊着,可梅长苏就是不肯离开。

 “景琰,飞快一点,不然要掉队了。”飞在他前面长得跟战英一样的一只大雁不断回地头来催促他。

萧景琰回头去看,梅长苏仍旧站在那里执拗地抬头望着他,酸涩而又柔软的感觉不断在他心里翻涌。

“战英,你先飞吧,我不回北方了,我想留在这里陪着他。”

萧景琰朝着战英挥了两下翅膀,忽然调转头往回飞,飞向梅长苏在的那个方向。

大雁战英诧异地伸过头来想用嘴巴“拽”住他却没有成功,急得也调过头来追赶他。就在他快飞到梅长苏面前的时候,梅长苏竟然张弓搭箭,一箭朝追在他身后的战英射了过来。

 

“……醒醒,景琰,景琰。”

萧景琰睁开眼睛,神情还有些茫然。

外面日光正盛,蔺晨和飞流打闹的声音时远时近,萧景琰眨了眨眼,看着坐他床边的梅长苏,再三确认他根本不可能背着弓箭,自己的手也不可能会变成翅膀,这才轻轻地呼了口气。

真是个怪到极点的梦。

梅长苏见他那样子,笑着问道:“刚刚梦见什么了?”

梦里那奇怪的情绪似乎仍遗留在心底,现在面对着梅长苏,萧景琰心里有些说不出来的别扭和不好意思,他动作利索地从爬起来,装作毫不在意地摇了摇头,“没什么。”

 

“对了,这个是我的房间,你怎么会在这儿?”萧景琰穿衣服穿到一半,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这个问题。

梅长苏笑着不说话,他平日里不笑的时候整个人显得有些冷漠锐利,嘴角含笑的时候气质却截然不同,温润如玉又挺秀如竹。

萧景琰也不知道自己今日是怎么了,看到梅长苏便觉得心跳格外地快,好像自己的心变成了一口井,有人不断地往里面丢着小石头,扑通扑通扑通,一声快过一声。

他急忙站得离梅长苏远一些,转过身背对着他,低下头专注地绑着自己衣衫上的系带。

梅长苏慢悠悠地走到萧景琰身后,凑近他耳边,故意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见的嗓音道:“你刚刚睡着的时候一直在喊着‘长苏’,是梦见我了吗?”

萧景琰面无表情,手中的衣衫带子却被他不小心系成了死结,怎么解也解不开。

看着萧景琰紧张窘迫到连手指尖都不听使唤的可爱模样,梅长苏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萧景琰气极,索性放弃与衣带的斗争,转身朝梅长苏身上一扑,将梅长苏扑倒在了身后的床上。

萧景琰整个人压在梅长苏的身上,腿压着腿,左手横在梅长苏的胸前制住他的两只胳膊,伸着右手手指伸劲儿在梅长苏的肋间戳着,威胁道:“笑,继续笑,哼……我看你还敢笑吗?”

 

梅长苏没想到萧景琰会突然来这一手,感觉肋骨间被他手指戳到的地方又痛又痒,连忙笑着认错求饶。

萧景琰示威地继续戳了几下,还不解气,哼了哼,心里想着:“梅长苏实在太可恶,幸好以前跟战英学了这招,不然根本奈何不了他。”

梅长苏笑得有些喘,喘得急了又突然咳了起来,在萧景琰手下轻轻挣了一下。

萧景琰见他越咳越急,咳得脸都有些泛红,急忙卸了劲,有些担心地问:“怎么了?没事吧?”

哪知他刚松手,梅长苏忽然伸出双手在他背后紧紧一搂,腿使劲一缠,抱着他翻了个身,竟然又把他压在了身下。

“傻瓜,我骗你的。”梅长苏狡黠地眨了眨眼睛。

萧景琰刚刚一气一忧,转眼间又变得受制于人,气得眼圈都红了,梗着脖子不服气地瞪着梅长苏。

梅长苏嘴角含笑,眼里的狡黠早已化去,只温柔地注视着那双他最爱的眼睛,慢慢地靠近。

漆黑的眉,温柔的眼,带笑的嘴角……萧景琰看着梅长苏越来越近的脸,忽然又觉得自己是变成了一条鱼,被一张看不见的网兜上了岸,变得干渴、炽热。

 

“喂,梅长苏,到底好了没有?景琰还没醒酒吗?下午的集市你们还去不去了?你们不去我带着飞流去了。”

蔺晨的破锣嗓突然传了过来,萧景琰心下一惊,慌忙伸手将身上的梅长苏一推,整个人犹如受惊的小鹿一样蹦下了床,正好在蔺晨推开门的一瞬间站稳在地。

 ——————————————TBC——————————————

掉进了苏靖的坑里爬不出来的我时常在反省,可能写得有些太散漫,情节也不够严谨,故事结构也不够完整,又怕人物性格不够明显,忧桑中~下一更让战英小天使出场,怎么样?


评论(20)
热度(199)

© 吕蘅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