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蘅之

我知这生命旅程艰难,仍想它张扬盛大,与爱同行。

【苏靖】杀手榜最后一名萧景琰的爱恋始末

对不起大家,这次隔了这么久才来更新,这一更更得我肠子都纠在一起了。(最近听多了《流光飞舞》,脑海里一直跳歌词:跟有情人 做快乐事 别问是劫是缘)被洗脑了。

前文

章八

萧景琰沉沉昏睡着。

梅长苏坐在床边替他轻轻理了理鬓角的发丝,见他唇色发白,眉间轻轻皱着,心里也跟着难受得很。

“晏大夫,景琰他好像很难受,是不是伤口很痛?”梅长苏伸手在萧景琰眉头抚了抚,问:“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缓解?”

“胸口被刺一剑,是个人都得疼。”被从睡梦中拉起来又是止血又是拔剑地折腾了一宿的晏大夫没好气地丢开擦手的布巾,见梅长苏眼下都有些发青,眼神片刻不离萧景琰,又有些不忍,叹了叹气,道:“幸好这一剑没有伤及心脉,他年轻底子也好,休养一段时日便会无碍。倒是你熬了这么久,该去休息一下了。”

梅长苏只胡乱应付地点了点头。

晏大夫见他那样,险些气得胡子都要炸起来。他干脆眼不见为净,留下一句“两个时辰以后再来换药”,气呼呼地走了。

梅长苏就那样在萧景琰的床边坐到天色大亮,晏大夫来换过药,甄平也办完他交待的事情前来禀告,萧景琰才醒了过来。

直到再次看到那双黑而清亮的眼睛睁开,梅长苏的心才完全落下。

萧景琰眨了好几下眼睛,才从迷蒙中彻底清醒过来。

醒来后在晏大夫的允许下喝了点温水,得知得知梅长苏并没有真的将战英和戚猛抓到江左盟的地牢里,萧景琰才再次安心地陷入了沉睡。

 

如晏大夫所说,萧景琰年轻身体底子好,伤口复原得也很快,不过他还是被梅长苏勒令躺在床上休养了十多天,并且严禁他养伤期间再碰出云剑。

“我的出云剑呢?”萧景琰躺得浑身发僵,无聊至极,时刻惦念着他的那把宝剑,“什么时候还给我?”

梅长苏斜睨他一眼,哼道:“等你能确定不会再把自己身上刺个血口子的时候。”

萧景琰与梅长苏对峙半晌无果,冷着脸翻身朝里,用背对着他。

梅长苏哑然失笑,心里感叹:景琰的性情有时候比飞流还像孩子。

“景琰,你睡过去一些,让我躺躺。”梅长苏声音有些沙哑,咳了几声,道:“好累。”

“外面那么多空房间,梅大宗主难道还要跟一个伤者抢房间休息吗?”

萧景琰气愤地转过头,却在看到对方透出些许倦色的面容时噤了声,默然地往里挪了挪,让出一半位置来。

梅长苏翻身躺了上去,手搭在萧景琰腰间,将人往自己这边带了带,含笑轻声道:“外面是有很多房间,可是只有这间房间才有景琰啊。”

萧景琰听了这话心砰砰直跳,他慌忙往边上挪了挪身体。

“景琰,你心跳得好快。”梅长苏声音低沉,睡着前还忍不住要迂挪萧景琰一番。

萧景琰脸色红得快要烧起来,气愤地想开口和梅长苏争辩两句,又怕吵到他难得放松的休息,干脆装着没听见,也闭起眼睛。

不知道是不是疲倦也会传染,听着梅长苏有节奏的心跳声,连原本以为自己不会睡着的萧景琰也睡着了。

房间里静谧安宁,唯有两人浅浅的呼吸声。

章九

两天后,经晏大夫检查确认萧景琰的伤口终于痊愈,梅长苏才点头让甄平把剑还给了萧景琰。

萧景琰心里高兴,立马拉着精通剑术的甄平请求他指教自己用剑,他在养伤的时候仔细想过了,这次自己受伤的主要原因就是自己武功不够高,剑术不够精。

左边的自家宗主面容冷峻,目光冰冷,右边的萧景琰满脸请求,眼神真挚,甄平为难地咳了一声,最终被萧景琰拉到了院子中间的空地上,顶着巨大的压力指导萧景琰的剑术。

“甄平,好好教,如果下次景琰再被自己的剑伤到,就唯你是问!”梅长苏淡笑片刻,轻描淡写地留下这么一句话出了院子。

甄平手一抖,剑都差点没拿稳。

 

教了一两天,甄平也不得不承认萧景琰于剑术方面极有悟性,很多招式并不需他讲得太透彻,唯一的缺点就是用剑太少,与剑磨合不够,剑式虽精巧,剑意却差强人意。

剑乃是剑客的心,剑客的手,很多时候都是比生命更加重要的存在。

 

“你的剑术是谁教的?”甄平倚在树边看萧景琰演示自己学过的剑招。

“战英。”

就是那天晚上闯入的年轻人?甄平挑眉,他虽然没见过那个战英出手,却突然在心里起了一丝兴趣,有机会一定要见识一下。

萧景琰突然停下,看着外面前厅的方向问甄平道:“那位姑娘是谁?”

梅长苏跪坐在前厅的茶几旁,一位穿着白衣的年轻姑娘跪坐在旁边的位置上,身子侧对着萧景琰他们这边,隔着远远的距离看不清面容。黎纲也坐在边上。

“那是宫羽。”甄平顺着萧景琰的视线看了一眼。

“怎么以前从没见过她?”

萧景琰在江左盟的这段时间甚少见到陌生姑娘,心里颇有些好奇。

“宫羽一向负责江左盟各地分舵的情报收集,平时甚少回廊州,我也很久没见到过她了。”甄平猜测道:“这次也许是有什么急事要向宗主禀报吧。”

萧景琰点点头,正想撤回目光,那姑娘却像是极敏锐地感觉到了这边的注视,转头朝这边看了过来。

极冷漠、极冰冷的一瞥,瞬间就收了回去。

萧景琰一怔,手里握着剑竟忘了接下来该出哪一招。甄平以为他累了,连忙提议散伙休息。萧景琰道过谢,也提着剑回房去了。

隔天,宫羽再次来求见梅长苏,萧景琰这才算是正式与这位宫姑娘打了照面。

宫羽面容端庄清丽,气质冷傲,如霜如兰,面无表情地向在场诸人见了礼。

大家对于宫羽的冷淡性情都已习惯,只有萧景琰有些别扭,他总觉得宫羽看着他的眼神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让他忍不住在心里仔细思量,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哪里得罪过这个明明只见过一次的姑娘。

 

这日梅长苏带着甄平和飞流出门办事,萧景琰独自提了剑在院中练习从甄平那里学来的剑法,只是还把等他将那套剑法练完,就感觉突然有人出现在了身后,他极快地回身将剑架了来人的脖颈边上。

来的人却是宫羽。

 “宫姑娘。”萧景琰没料到来人是她,急忙将剑移开,道:“不知道来的人是姑娘,失礼了。”

宫羽眼神冷漠地看着萧景琰,道:“来的若是别人,萧公子便可将剑如此架在别人的脖子上吗?果然不愧为杀手本色。”

萧景琰皱了皱眉,心下不解宫羽何出此言,只当是自己刚刚的行为冒犯了宫羽,只好再次诚恳向她表示歉意。

宫羽眼神掠过萧景琰手里的剑,神色几不可察地一变,她拿起石桌上出云剑的剑鞘,指尖划过剑鞘上的花纹,有些出神,过了片刻才道:“出云剑……看来宗主为了让你开心,花了不少心思。”

 萧景琰也看着出云剑,坦诚地一笑,道:“我的确很喜欢这把剑,心里也很感激长苏的心思。”

 

听到萧景琰对梅长苏的称呼,宫羽有些讽刺地笑了笑,道:“听说公子最喜欢吃的点心是榛子酥,可是我们宗主偏偏只对一种点心过敏,就是榛子酥。”

宫羽直视着萧景琰:“榛子酥再美味诱人也好,他连碰也不能碰。”

萧景琰沉默半晌,心里终于明白了宫羽的来意。

宫羽见萧景琰不说话,也不再说什么,将剑鞘放回到石桌上,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转身走了。

萧景琰朝着宫羽的背影坚定地道:“我可以以后都不吃榛子酥。”

 

宫羽回过身来,大概是没想到自己会听到这样一句回答,清丽的脸上满是诧异。她又走回来,拧着眉头,看着萧景琰道:“萧公子是真的没听明白宫羽的意思吗?”

“我所说的并不仅仅是榛子酥,而是你和我们宗主之间的事,你根本就不能和他在一起。”

萧景琰也直视着宫羽,质问道:“为何不能?”

“你身为枕云阁的杀手前来刺杀宗主,虽然没成功,却已经是我们江左盟的敌人了,前几日你们枕云阁的两位又闯入我们江左盟,视盟内众人如无物。”宫羽目光冰冷,道:“就因为你们,害得我们当晚值守的弟兄全部被罚到分舵,不满一年不得返回廊州,就因为你们,他们就要与各自的家人妻儿分开一年。”

萧景琰默然不语。

“如今盟内流言四起,说宗主偏袒帮私,因一己私情对弟兄不公,就连远在分舵的我都有所耳闻。我这次也是因为这件事才回到廊州求见宗主。“

“宗主可以不在乎,我却不能让宗主名声受辱。”

萧景琰看了看宫羽,突然问道:”“你喜欢他?”

宫羽听了脸色一变,仿佛被人戳破了心底的秘密。

“我从十岁起便入了江左盟,跟在宗主身边快十二年了。”

她咬着唇,努力平息心中翻涌的思绪,片刻后又恢复了一贯清冷的模样,转身离开前最后看了一眼萧景琰,道:“萧公子就当是成全宫羽一个自私的心愿吧,请萧公子离开我们江左盟,离开宗主。”

 

宫羽走后,萧景琰独自站在院中,他将剑鞘拿起,紧紧握在手里,直到指尖发白,掌心都被鞘上的花纹压得生疼。

他坐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水,那壶中的水早已冷透,萧景琰却恍若未觉,那杯冷水喝了下去。

他恍然在院子里独坐了半晌。

一只小小的、满身翠绿色的小雀鸟从梅树的枝桠上飞下来,绕着萧景琰盘旋了几圈,见他只呆坐着一动不动,竟停在了他肩膀上,休闲地用喙梳理起了自己的羽毛。

萧景琰脸色发白转头看着那只小雀鸟。

 

章十

两日后,等梅长苏回到廊州的时候萧景琰早已经出了江左的地界了。

黎纲将萧景琰留下的书信递给梅长苏。

梅长苏冷着脸,接过一看,信上面只写着五个字。

长苏,我走了。

梅长苏本就面无表情的脸更加得冷若冰霜。

“没想到萧公子是个这么绝情的人。“不小心看到信上五个字的黎纲愤愤然,替自家宗主抱不平。

甄平在心里替踩到宗主痛处而不自知的黎纲掬了一把同情泪。

梅长苏冷冷看了黎纲一眼,什么也没说,捏着那封信回了房。

而些时的萧景琰,带着他的出云剑跟着那只翠色小雀鸟,刚离开江左没多远,便看到了守候在此的战英。

战英没等到萧景琰到来时心急如焚,坐卧不安,此刻终于又看到了全须全尾、能走会动的萧景琰,又满心激动鼓噪,话都说不利索了,苦苦压抑制止住自己想要抱住他的冲动,声音微微有些哽咽地道:“景琰,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战英,我早就没事了,你千万不要再责怪自己了。”萧景琰拍着战英的肩膀。

战英低着头,不想让萧景琰看到自己红了的眼睛,待激动的心绪稍稍平息,这才敢抬头看着萧景琰。

“战英,你怎么会在这里?要不是你的夜玉鸟带路,我还找不到你呢。”萧景琰看着停在战英肩上的小雀鸟问。

“我……我根本没回枕云阁。我担心你的伤,便让戚大哥一个人回去了,自己等到这里打探你的消息。我怕给你带来麻烦,不敢轻易再闯入江左盟,只好让夜玉鸟去找你,上次也是它带着我找到你的。”

萧景琰听见江左盟,又忍不住 想到此刻应该已经回到江左盟里的梅长苏,不知道他此刻会是什么心情。景琰黯然片刻,转头看着战英熟悉亲切的面容,压下心头的酸涩,努力笑了笑道:“战英……我想回枕云阁了,我们一起回去吧。”

本就一直想着该如何劝说萧景琰回枕云阁的战英喜出望外,他激动地握萧景琰的手,欣慰笑道:“好,我们一起回去。”

————————————TBC————————————————

本来想就这样更到完结呢,不过想想结局还是要再斟酌一下,所以还是等下一更完结吧。


 

 

 

 


评论(31)
热度(191)

© 吕蘅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