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蘅之

我知这生命旅程艰难,仍想它张扬盛大,与爱同行。

【苏靖/殊琰】所有不以分手为目的的争吵都是秀恩爱。

我真的是想认真写强强的啊,结果又把景琰写软萌了,拍自己一掌,吐血~再次发现我是取名废物,请忽略我的文章名。

一、

争吵来得莫名其妙。

下午的课结束后萧景琰跟着同学一起从教学楼回到宿舍,走在旁边的一位女同学不小心踩到小石子,惊慌地尖叫一声,幸好及时拽住了萧景琰的胳膊缓了一下,才避免了摔得五体投地的惨况,萧景琰被她一拽,脚踝往旁边的水泥花坛上重重地磕了一下,痛得他一瞬间眼泪都快飚出来了。

萧景琰不自然地扭了扭脚踝,忍着痛扶了那位摔得一个踉跄的系花同学一把。

“同学,你没事吗?”

“我没事,谢谢你,萧同学。”

系花同学抬起头,眼泪汪汪的,红了脸道了句谢后就像受惊的小动物一样跑走了。

萧景琰不明就里地看了她的背影一眼,在周围众多男同学艳羡的目光中回了宿舍。

二、

下午比萧景琰多一节课的林殊还没出教学楼就听说这起“英雄救美”事件,只是经过了众人的添油加醋和传讲,事情传到林殊耳朵里时已经完全变了样。

听说萧景琰和系花同学在回宿舍的路上偶遇,两人互相凝视,就在系花同学不小心踩到石头要摔倒的当口,萧景琰挺身而出,及时扑过去将系花同学揽入了怀中,护着她倒在了花坛边的草坪上,萧景琰不仅没摔伤,还享受了一把与系花同学罗曼蒂克的深情相拥。

林殊听完当即眯着眼瞪了那位一脸羡慕嫉妒恨的述说者一眼,冷着脸冲回了宿舍。

“喂,你要是羡慕嫉妒恨心里不爽的话你找萧景琰算账去啊,瞪我管鸟用?”那位一脸痘痘的述说者朝林殊的背影了竖个了中指。

林殊推开宿舍门的时候萧景琰正拿着书在背着单词。

“小殊你回来了?”萧景琰头都没抬,随口问了一句。

“嗯。”

林殊关上门,放下东西后先到卫生间用冷水洗了把脸,洗好脸后他搬了把椅子坐到萧景琰旁边,也不说话,就那么看着萧景琰。

萧景琰疑惑地从单词本上抬起头。

“小殊你怎么了?”

“景琰,”林殊盯着萧景琰的脸,正处在变声期的嗓音带着些低哑,“你亲我一下。”

他刚洗脸时撩到头发上的水珠正顺着额头滴下,一路从侧脸滑到下巴,眼神专注而认真。

萧景琰觉得自己的脸变成了夏日清晨阳光下的树叶,微微地发热。他假装镇定地将视线转回单词上,一本正经地拒绝了林殊。

“不行。你别闹了,我还要专心背单词呢。”

林殊气哄哄地站起来,根本没注意到萧景琰被头发遮住的发红的耳朵尖。

“你现在不愿意亲我,刚刚回来的路上却愿意抱那位丑女。”林殊觉得自己的心简直碎成了片,“你喜欢她不喜欢我?”

“你在胡说什么?”萧景琰不解地看着突然就闹起了别扭的林殊。

“要我提醒你吗?萧、同、学……”林殊咬牙切齿,“刚刚、路上、你和那位系花!”

“我只不过是扶了人家一下。难道看着别人摔倒不应该扶一下吗?”终于听明白了的萧景琰皱着眉头,“还有,你怎么能称呼人家女同学是丑女?如果被人听见了多不好。”

“我说错了吗?本来就丑,还动不动就对着你脸红。还有上次,你竟然还将我给你买的外套借给她穿。”

林殊这边心里气得要发狂,偏偏萧景琰还一副无关痛痒的样子。

“那次是她被雨淋湿了衬衣找我借我才给她的。”萧景琰见林殊越说越来劲,心里也生起气来,站起来将单词本甩到一边,“我上次已经告诉过你了。你现在这样简直就是无理取闹、不讲道理!”

“我无理取闹、不讲道理?”林殊他瞪着萧景琰,像是被激怒了的小兽,火都从心里烧到了眼睛里,“萧景琰,你再说一遍!”

“哼,说就说。”萧景琰也不甘示弱地瞪着林殊,“就是你,林殊,你无理取闹,不讲道理。”

“萧景琰,你,你……”林殊被气到极致反而词穷了,他冷笑一声,叫道:“好你个萧景琰,大水牛。”

说完,将脚边的椅子一脚踢开,打开门跑了出去。

萧景琰眨了眨有些发酸的眼睛,也不去管倒在地上的椅子和敞开的宿舍门,愤然地往床上一倒。

“我要是大水牛,你就是火药桶,不仅体质像火,性格也像火。”萧景琰心里委屈地想,并且打定主意这次绝不再主动低头。

三、

林殊一怒之下跑出宿舍楼,一时间也不知道要去哪里,他冷着脸晃到运动场边上,看到隔壁班的蔺晨和几个人正在踢球。

那位痘痘男也在其中,急需发泄的林殊眯着眼加入了战局。

一小时后,蔺晨被众人推举为代表前来将林殊“请”出战场。

蔺晨苦着脸看着将球踩在脚下,一脸“尔等愚民皆该流放”表情的林殊,祈求道:“大侠,万岁,请您放过我和我的球!”

林殊哼了一声,将球踢回给蔺晨,终于好心地放过了他们。他从运动场又一路晃到校门口的小吃一条街,瞟到人家店里的钟,时间正好下午五点半,突然想起萧景琰最爱吃的那个卖鸡蛋卷饼的小摊还有半个小时就要收摊,他急冲冲地朝那个小摊所在的地方跑去。

他心里仍生着气,却怕同样也生着气的萧景琰饿着肚子。

 四、

脚踝传来一阵阵钝痛,萧景琰将盖着眼睛的枕头拿开,抬起脚来查看,脚踝那里之前被花坛磕到的地方又青又肿,肚子也饿了,但想到和之前和林殊的争吵,萧景琰根本吃不下饭。

外面不知什么时候时候起了风,挂在阳台上的衣服被吹得飘来荡去,萧景琰懒得去收,泄气地倒回床上,还没躺到五分钟,外面竟然突然下起了雨。

小殊生气跑出去了,外面下雨了,小殊没带伞!萧景琰猛地又从床上坐了起来,皱眉着着外面越来越大的雨,急忙找出宿舍里唯一的一把伞,跑出去找林殊去了。

时节已入秋,挟着水气的风吹得萧景琰全身发冷,他裹紧外套,打着伞站在雨里茫然四顾。

小殊会在哪里?

雨越下越大,肩膀被雨打湿大半,萧景琰丝毫不顾,边找边思索着林殊可能会在的地方,直到绕了大半个校园,才在东门那边看见在雨中跑着的林殊。

“景琰,萧景琰……”林殊只穿着件短袖,外套抱在怀里朝萧景琰跑过来。

萧景琰连忙将伞举到林殊头上,隔绝了不断淋在林殊身上的雨水。林殊打开外套试了一下里面的温度,放心地道:“还好没有淋湿,还热着。”

外套里面包着的是萧景琰最爱吃的鸡蛋卷饼和包得严严实实的皮蛋瘦肉粥。萧景琰看到瞬间红了眼睛。

他责怪地看着湿透全身的林殊,道:“怎么也不知道找个地方躲躲雨。”

“躲起来避雨了就碰不到你了。”林殊不以为意。

“我会找到你的。”萧景琰语气坚定。

 

林殊听了笑得十分灿烂,他一手揽着外套,一手揽着萧景琰的肩膀,和萧景琰挤在一把伞下回到宿舍。

“你眼睛那么红,刚刚哭了?”林殊有点心疼地看了眼萧景琰的眼睛。

“没有,雨溅到眼睛里了。”

林殊没有再说话,只是将萧景琰往自己身边揽得更紧了些。

五、

……

萧景琰毫无预兆地从梦里醒了过来,他缓了好一会儿才看清楚自己身处何处,才分清楚梦境和现实。

空旷、黑暗的房间里只有他自己,既没有小殊,也没有下雨,一丝光从没拉紧的窗帘缝里透了进来。

萧景琰将旁边的枕头盖在眼睛上,使劲吸了一口气,然后抱着那个枕头翻了个身。

 

正在书房处理文件的梅长苏忽然听见卧房那边传来“咚”地一声,他急忙跑到卧房拧开门,开灯一看,萧景琰正赤着脚站在床边,睁圆了一双眼睛看着他。

六、

梅长苏揽着萧景琰睡回床上,暖热了手心,替萧景琰揉着额头,看着萧景琰额头上被磕起来的大包,有些哭笑不得,又有些心疼。

“睡得好好的,怎么就突然从床上掉下来了呢?”

萧景琰不说话,只抱紧梅长苏,将头搁在他颈窝里,听见自己的心跳叠着梅长苏的心跳,这才终于安心,嘴里嘟囔了一句话,又在周遭熟悉的气息中闭着眼睛昏昏欲睡起来。

“小殊,长苏,都是我的。不准走。“

梅长苏将唇珍而重之地印在了萧景琰的额头上。

完。

后记:这一篇小短文的灵感来源于@某咘大大的那张画,以及评论里说到的执念的事情,感谢。


评论(19)
热度(225)

© 吕蘅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