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蘅之

我知这生命旅程艰难,仍想它张扬盛大,与爱同行。

【苏靖】杀手榜最后一名萧景琰的爱恋始末

本以为两千来字就能完结,放心地拖到假期末再来更,结果现实证明我还是太天真了,竟然更了六千多才完结。

这次不放前情了,大家有要看的自己去文章里戳吧。

章十一

一群归巢的鸟飞过天空,梅长苏沉默地望着墙外的天空。寒冬已过,天渐回暖,他只穿了件青色的长衫,显得背影愈发消瘦。

梅长苏一直不开口,站在他背后的宫羽面上虽淡然依旧,心里却有些忐忑不安。正想开口,梅长苏却又先一步说话了。

“宫羽,你到江左盟有十多年了吧?”

“十二年了。”宫羽恭谨回到。

“十二年……原来已经这么久了。”梅长苏略低了低头,仍未转身,“我虽从未说起过,但你和黎纲甄平他们在我心里并不仅仅只是下属,你能理解吗?”

“宫羽明白。”

梅长苏轻轻地叹息了一声,道:“你到廊州已有一段时日了,陈州分舵那边不能没人,明日你就启程回去吧。”

宫羽听了脸色变得惨白,看着梅长苏的背影祈求道:“宗主……”

梅长苏始终未曾回头。

“是因为萧公子吗?”

宫羽看着梅长苏毫不动摇的背影,便明白这次眼前的这个人说出口的话不可能再收回,她眼中流露出一丝委屈,咬着嘴唇,有些不甘心。

“他不过是个末流杀手而已,还是个男人,到底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值得宗主如此?”

梅长苏似是轻轻笑了下,片刻后才道:“我的心认了他,他便成了独一无二。” 

寂静无声,唯有花瓣不解人意地从枝头飘落,落在梅长苏肩上,梅长苏一动不动。

“……属下告退。”

宫羽看着从始至终都没转过身,连侧脸都不肯让她再看一眼的梅长苏,终于流着泪绝望地退下了。

 

飞流从墙外跳进来,将刚捉到的鸽子递给梅长苏。

梅长苏取下鸽子脚上的纸条展下看了看,道:“飞流,咱们明天去越州玩好不好?”

飞流双眼发亮地使劲点头。

“让黎纲叫上蔺晨一起。”梅长苏将鸽子还给飞流。

飞流立马瘪着嘴离开,手上的鸽子被他捏得双脚乱蹬。

梅长苏失笑。


“宗主实在太辛劳了,身体刚好一点就要舟车劳顿地出行。”

突然被告知要启程去越州的黎纲十分不解,边收拾行李边在那里嘀咕,“只是越州分舵一向太平,无甚大事,宗主为何突然要亲自去越州?”

“枕云阁离越州分舵最近。”甄平实在看不下去黎纲的嘀嘀咕咕,道:“而萧公子回了枕云阁。”

“……”悟然大悟的黎纲无力地在心中默道:“宗主您要去找萧公子就直说啊!”

章十二

枕云阁众人近来日子十分不好过,平日里隐藏极深的暗线竟接二连三地被人挖出,对方手法十分干净利落人又狡猾,他们探查了多日却连对手是谁都不曾查出。阁主吩咐暂时不接任何刺杀任务,全部人都只好隐匿踪迹,整日闲在阁中无事生非干瞪眼,闲了没几日,又被发生在阁中的另一件大事搅得叫苦不迭。

阁主的至宝九曲玉蓉丸失窃,而盗走它的人正是萧景琰和列战英,二人带着九曲玉蓉丸离开了枕云阁,渺无踪迹。

老阁主一怒之下将桌子拍得直接裂成了两半,一副要杀人的表情。

“阁主,可以试试用夜玉鸟去找他们。”柳五尖着嗓子出主意。

“你可拉倒吧你。”戚猛朝柳五翻了个白眼,大着嗓门唱反调,“那小玩意儿除了战英谁都不认,它还能听你使唤?”

“不过是扁毛畜生而已,我还奈何不了它?”

“闭嘴。”老阁主冰冷的眼神扫过争吵的两人。

众人顿时噤若寒蝉,就连一向大咧咧的戚猛也不敢顶着老阁主的盛怒为萧景琰和列战英两人说话。

老阁主阴沉着脸,道:“将所有能动的暗探都派出去,一有消息立刻回禀,一定要将萧景琰这个逆子和我的九曲玉蓉丸带回来,还有列战英这个帮凶,找到了也一并带回处置。”

众人应声散去,戚猛为难地边走边挠着下巴。


江左盟越州分舵内。

越州分舵的管事人一年难得看到自家宗主一回,这一次逮着机会拉着梅长苏将越州分舵之事事无巨细地讲了一遍,连下属中谁谁谁前段日子里生了个大胖小子、谁谁谁的老母卧病在床这种事都说得极富感情。

梅长苏耐性极佳,一直面带轻笑听着对方说话。

分舵的人还是太嫩了,根本不懂宗主的心思。随侍在一旁被迫跟着从早听到晚的黎纲不禁在心里感叹。

“宗主。”甄平从外面进来,面色有些不佳,径自走到梅长苏身旁对他轻声耳语了几句。

分舵管事人好奇地支着耳朵,可惜一句也没听见。

“消息确切吗?”梅长苏听了皱着眉,手指不自觉地摩挲着衣袖,问甄平道:“枕云阁到底丢失了什么?”

“具体是什么不清楚,不过属下猜测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东西,枕云阁派出了很多人在找他们。”

“他们离开后往哪个方向走的?”

“暂时还不清楚他们的去向。”

梅长苏脸上也不禁现出一丝忧虑来,语气凝重道:“甄平,你派人去查探清楚景琰的去向,无论如何一定要保证他们的安全。”

甄平点了点头,正想走,梅长苏又叫住了他。

“等等……”梅长苏思虑片刻,提笔在纸上写了几行字递给甄平。

甄平看完后疑惑地望向梅长苏,梅长苏眼神坚定地朝他点了点头,甄平应了声便急忙离开了。

 

廊州郊外小道上的一家小酒铺里,几个大汉边喝酒边闲聊着。

“喂你们听说了吗?”

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人咕噜灌了一口烧酒,看着同桌的伙伴都好奇地看着他,压着嗓音故弄玄虚地道:“听说江左盟的梅宗主在越州被人刺杀了。”

背对着他们坐在角落那桌的一人动作一僵,手中的酒杯滑落在地,碎成几片。

那位汉子的同伙切了一声,道:“你他妈的少在这瞎咧咧,梅宗主身边高手那么多,怎么会被人刺杀?”

“就是……”其余几人也一脸不信的表情。

“嘿……”那人见自己被质疑,将酒碗重重地搁在桌上,叫道:“你们还别不信,听说是越州那边的分舵出了叛徒,梅宗主和身边的人一时不察,才被叛徒钻了空子的……”

那人话还未说完,突然脖子边一阵寒意,侧目去看,顿时吓得说不出话来了,他的同伴也一脸惊慌见鬼的表情。

一柄利剑贴在他颈边,执剑的黑衣年轻人沉着脸看着他,沉声问道:“你刚才所说是真是假?”

那人被吓得哆哆嗦嗦,结结巴巴道:“真……真的,我一位表兄就在江左盟的越州分舵里跑腿,这……这些都是我从他那里听说的。”

据那人表兄所说,叛徒所用的刀上喂了毒,梅长苏现今不仅身受重伤还身中剧毒,江左盟的大夫全都汇聚到了越州,但就连号称医术天下无双的琅琊少阁主蔺晨都对那种毒束手无策,如今整个江左盟都一片愁云惨雾。

黑衣人沉默地听完,将剑撤回入鞘,有些担忧地看向自己那位坐在角落里一直没出声的同伴。

那几位大汉连忙扶起被吓得脚软的络腮胡汉子跑出了酒铺。

黑衣人便是列战英,而他的那位同伴自然便是萧景琰。两人离开枕云阁后,刻意打扮普通行为低调,竟一路顺利地跑到了廊州而没被任何枕云阁的暗探发现。

萧景琰自从听到刚才那个消息后便未曾开口,眼里担忧的神情却根本瞒不过列战英,列战英有些不安地道:“景琰……我们说好了将玉蓉丹送到廊州便离开的。”

“战英。”萧景琰不安地看向列战英,声音有些颤抖,道:“长苏他现在……”

列战英打断他,“景琰,刚刚那人所说不过是江湖传言,并不可尽信,梅宗主身边能人异士颇多,我想他不会有事的。”

“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去亲眼看看他没事才安心。”萧景琰眼神坚定地看着列战英。

列战英沉默不语。越州离枕云阁极近,如果此刻他们调头往越州的方向走,极有可能会碰上枕云阁的暗探。理智告诉他应该阻止萧景琰,按原定计划将九曲玉蓉丸送到廊州江左盟,这一切很快就结束了,然而他看到萧景琰红红的眼眶和眼里极力掩饰的担忧惊慌,拒绝的话在喉间上上下下,却始终无法出口。

“好吧。”列战英在心里叹息一声,道:“我们去越州。”

萧景琰感激地朝列战英笑了笑。

章十三

江左盟越州分舵内。

房内灯火通透,梅长苏在床上半躺半靠着,右手搭在床边,露出的手臂上一条狭长的伤口正不断渗着血。蔺晨正慢悠悠地替他包扎着。

“快点,苏哥哥流血了。”飞流敲了一下蔺晨的肩膀。

“小兔崽子……你心里就只有你的苏哥哥是吧?”蔺晨气愤地抱怨。

“哎,这种小伤口竟也要劳动我这个天下无双的堂堂医术国手来包扎,真是大才小用。”蔺晨忍了半天还是忍不住,嗤笑一声道:“你确定这招有用?万一人萧景琰根本不在意你死活呢?”

梅长苏自动忽略蔺晨的前半句话,眯着眼道:“我相信自己,更相信景琰。”

蔺晨听了正想说话,忽然听到房顶上一声极其细微的声响,他忙朝梅长苏使了个眼色,以口型对梅长苏说了两个字。

“来了。”

 

萧景琰和列战英悄无声息地潜入江左盟越州分舵内。

整座宅院唯有中间的一间房内亮着烛火,里面传出轻微不可辨的话语声。列战英心下觉得有些怪异,然而还未等到他出声,萧景琰便一纵身跃上了那间房屋的屋顶。

“好了的一切听我安排呢?”列战英有些无奈,也只好跟着轻轻一跃落在了萧景琰身边。

他俩蹲下将屋顶瓦片移开一片,看向屋内。

屋内只有三人,梅长苏躺着,蔺晨坐着,飞流站着。

蔺晨将手指搭在梅长苏手腕间把着脉,面色凝重,半晌没说话。

梅长苏轻轻咳了一声,道:“蔺晨,算了吧。也许是命中早已注定,我只能走到这里。”

蔺晨挑眉看着梅长苏。

梅长苏毫不在意地笑了笑,看了看一直站在边上的飞流,目光变得有些伤痛。他转回目光,看着蔺晨道:“只是飞流还太小,又是孩子心性,等我不在了,你把他带回琅琊阁吧。”

之前就被嘱咐过不管外面来了什么人也不要出去的飞流呆呆站在旁边,他听不明白梅长苏到底是什么意思,只知道梅长苏此刻一脸虚弱地躺在床上,像是生了严重的病,在他的心里一直坚信地觉得不管生了什么病,只要找蔺晨就可以。

他急得在原地转了两个圈,不断使劲敲着蔺晨的肩膀,叫道:“你快治好苏哥哥,我不要跟你走,你快帮他治病。”

蔺晨被敲得在心内咬牙切齿,偏偏什么也不能说,他将梅长苏的手丢开,自个儿往椅子上一摊,拿出他的折扇摇了摇,对飞流道:“完了,没救了。你苏哥哥就快要死了。”

飞流愣在原地。

此刻躲在屋顶萧景琰听了蔺晨的话也心内惨痛,六神无主,身子一晃,眼看就要弄出声响,列战英连忙伸手扶住他,将一直贴身带着的装有九曲玉蓉丸的小瓷瓶塞到萧景琰手里,轻轻在他耳边道:“景琰,别担心,只要有玉蓉丸,梅宗主不会死的。”

萧景琰定了定心神。

列战英道:“景琰,我们说好将药送到就离开的。”

萧景琰沉默片刻,缓缓地点了点头。

列战英心内松了口气,正想怎么才能将药悄无声息地送到梅长苏手上,只是还没等他想出来办法,就看见萧景琰从衣袖里掏了一段长长的丝线来,绑在装有九曲玉蓉丸的小瓷瓶的瓶口上,然后拉着线缓缓地将小瓶子从被他们掀开的瓦片的位置垂进了房内。

……

房内的梅长苏蔺晨他们一脸惊愕地看着垂到他们面前的小瓶子,一脸黑线。

“谁?”正不知道找什么时机将他们抓下来的蔺晨心内忍不住笑,好奇地将那小瓶子抓在手中,然后故意大叫一声,幸灾乐祸地对飞流叫道:“飞流,去打开门,将屋顶上的客人请进来。”

景琰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列战英头痛地看了萧景琰一眼,听着飞流开门的声音,知道不可能躲过去了,只能拉着萧景琰跳下了屋顶,落在了飞流面前。

飞流将二人带进了房内。

整整两个月没见面的萧景琰和梅长苏互相看着对方,萧景琰看到梅长苏手臂上虽包扎好却仍旧不断渗着血的伤口,眼眶一红,再看他惨白一片的脸色,心如刀绞。

列战英也在打量着梅长苏,蔺晨却在打量着萧景琰。

“两个月不见,景琰好像胖了点。”蔺晨摸着下巴,同情地看了梅长苏一眼,道:“看来只有可怜的梅宗主一人相思成疾,想某人想得整日茶饭不思,日渐消瘦了。”

众人目光又都落在萧景琰身上。萧景琰有些歉疚地看着梅长苏,道:“我……上次回到枕云阁后,战英见我心情郁结,天天给我做很多好吃的……”

梅长苏毫不在意地笑了笑,对列战英道:“多谢你照顾景琰。”

“这是我的事,梅宗主用不着道谢。”列战英回了一句。

梅长苏此刻看起来身体虚弱,看向列战英的眼神却气势十足,列战英也不甘示弱,两人眼神间火药味十足,蔺晨在一旁看着好戏。

萧景琰担忧地看着梅长苏的伤,突然想起九曲玉蓉丸,连忙从蔺晨手里将小瓷瓶拿过来,从其中倒了一颗药丸递给梅长苏,急道:“长苏,快吃下去。”

梅长苏接过来,只看了一眼,什么也没问就吞了下去。

列战英看他毫不犹豫地吞下了那颗药丸,问道:“你为何都不问问自己吃的是什么?“

梅长苏没说话,只接过飞流递过来的水喝了一口。

蔺晨挑眉看向列战英,不经意道:“难不成是毒药?反正他现在毒性已深入心脉,正好以毒攻毒了。”

“是九曲玉蓉丸。”萧景琰将小瓷瓶放在梅长苏手中。

“什么?”蔺晨惊讶地怪叫一声,跳过来将小瓷瓶一把抢在手里,有些不可置信地道:“九曲玉蓉丸?就是江湖中传说能解百毒,只要病人还有一口气就能将人救回来的九曲玉蓉丸吗?”

萧景琰点点头,道:“的确是九曲玉蓉丸,只不过没你说的那么夸张,这种药丸要一日一颗连服九日才有奇效,因此故名九曲玉蓉。”

蔺晨将药丸倒出一颗,放在鼻尖仔细嗅了嗅,双眼隐隐发亮,问道:“这九曲玉蓉丸怎么会在你们手上?”

萧景琰尴尬地和列战英对视一眼,没说话。

”这便是枕云阁丢失的至宝?“梅长苏看着萧景琰,问道:“你们从枕云阁带出来的就是这个?”

萧景琰点点头。

“胡闹。”梅长苏冷厉地瞪了萧景琰一眼,道:“就为了这个,惹得枕云阁的人到处追踪你们,知不知道你们有多危险?如果你们被抓住了怎么办?”

“这不是没被抓住吗?”萧景琰不服气地回瞪一眼。

列战英见被训了的萧景琰有些委屈,忿忿然地替他解释道:““景琰是为你才将它盗出来的,我们本想将它送到廊州给你的,哪知刚到廊州便听说你在越州这边出了事,这又急忙赶到越州来。”

梅长苏听了有些心疼地看着萧景琰。

“这里面一共有多少颗药丸?”蔺晨感兴趣地拿着小瓷瓶晃了晃。

“十八颗。”萧景琰回到。

“诶,我说……”蔺晨朝萧景琰眨了眨眼睛,道:“长苏只需要服用九颗,那剩下的能不能借我带回琅琊阁去研究研究?”

“不行。”列战英一口回绝。

“怎么就不行了?这东西是你的吗?你就不行了?”蔺晨不服地瞪着列战英。

“战英说不行就是不行。”萧景琰将小瓷瓶一把抢回来,看着蔺晨道:“你别欺负战英。”

蔺晨被噎得直想跳脚,偏偏梅长苏还讥讽地笑看了他一眼,气得他一甩手出了门,临走还把呆在一旁的飞流拎了出去。

房间里一时静了下来。

“你们赶了这么久的路,一定也累了。今夜先好好休息,有什么事咱们明日再说吧。”

梅长苏见萧景琰和列战英皆面有倦色,唤来黎纲,叫他带二人下去休息。

“我现在不累。”萧景琰看向梅长苏,”我想留在这里和你说话。“

战英有些忧伤看了萧景琰一眼,便随着黎纲走了。

章十四

“景琰,过来躺着休息一下。”梅长苏往里挪了挪,招呼萧景琰过来。

萧景琰毫不客气地躺下,侧身对着梅长苏。

“那个叛徒抓到没有?你怎么会这么不小心,甄平他们怎么不在你身边护着你?”萧景琰手指轻轻抚过梅长苏包扎着的手臂。

“已经没事了。”梅长苏在他鼻尖轻轻拧了一下,道:“下次你若再敢不打招呼就离开,我便将你捉回来永远关在江左盟。”

“我打过招呼了。”萧景琰疑惑地皱眉道:“我留了信的,你没看到吗?”

“那也叫打过招呼?”想到那封只写着“长苏,我走了”五个大字的信,梅长苏有些想笑。

“我知道你是听了宫羽说的话才离开的。”梅长苏认真地注视着萧景琰,道:“我们之间何需他人来质疑呢?难道你就这么不信任我吗?”

“不是。”萧景琰看着梅长苏有些受伤有些黯然的神情,急忙想起身解释清楚,“我只是很久没回枕云阁,想回去看一下而已,顺便回去给你取九曲玉蓉丸的。”

梅长苏将萧景琰按回床上躺着,俯身靠近他,将额头轻轻抵在萧景琰额上,眼睛发热。

这个傻瓜……

梅长苏伸手盖住萧景琰双眼,动容地轻声道:“景琰,无论发生什么,你只要相信我就好了。好好睡一觉吧。”

“嗯。”萧景琰应了一声,眼睫轻轻刮过梅长苏的掌心,顺从地阖上眼睛,沉沉睡去。

梅长苏目光眷恋缱绻地在萧景琰脸上流连片刻,等确认萧景琰睡沉了,仔细地替他盖好被子,这才轻轻起身走了出去。

列战英沉默地站在院中。

梅长苏道:“列公子是睡不着吗?”

“梅宗主,”列战英看着梅长苏,道:“事情的经过我已经听黎总管说过了,感谢你救了我和景琰。”

“我并不是为你。”梅长苏直言道。

“我知道你是为了景琰。”列战英认真地直视着梅长苏,“但我仍希望你能将事情告诉景琰,别让他蒙在鼓里,他一直以为你真的受了重伤中了毒,心里非常担心。”

“我会的。”梅长苏点头,道:“等找到合适的机会我一定会将事情告诉景琰,往后也不会欺骗他任何一件事。”

“本来之前我和景琰讲好,药一送到你手上就带离开的。但现在,我想,景琰他心里并不想离开你,而且现在枕云阁的人到处在找我们,也许只有在你身边,景琰才能安然无恙。”

梅长苏看着列战英,皱眉道:“你想一个人回枕云阁?”

列战英摇摇头,道:“我不会傻到自投罗网,只是这些年一直呆在枕云阁,现在我想在江湖上到处走走看看,算是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游历一番吧,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梅长苏点了点头。

“告辞。”列战英向梅长苏抱了抱拳,道:“请梅宗主好好照顾景琰。”

“现在就走?”梅长苏看着列战英的背影,道:“明早景琰醒来知道你不告而别了一定会很伤心。”

列战英往外走的背影顿了顿,最终还是不曾回头地大踏步走了。

“如果我当面向他告别,他一定会难得地红着眼眶,到时我就走不了了。”他轻声道,仿佛说给自己听。

 

最终章

萧景琰最终还是红了眼眶,他黯然地坐在马背上,由着马慢悠悠地驮着他跟着江左盟众人回廊州。

梅长苏不顾众人反对坚持要骑马,他驱马靠近萧景琰,伸手握住萧景琰的手,

正想说话,身后却传来一阵马蹄声。

众人回头去看,只见一人正策马狂奔而来。

萧景琰地看着那人,惊喜地握紧梅长苏的手叫道:“是战英。”

列战英奔到众人面前,先是对着萧景琰笑一笑,这才转头看着梅长苏道:“梅宗主,我仔细想了想,还是决定跟着你们一起走,你不介意江左盟当我这么一个闲人吧?”

梅长苏紧紧握着萧景琰的手,笑道:“当然、不介意。”

“那太好了。”列战英策马跑到前头,道:“多谢梅宗主。”

萧景琰也笑着催促梅长苏,道:“那快走,快回廊州,好久没吃到吉婶做的榛子酥了。”

同为吉婶厨艺崇拜者的蔺少阁主在一旁笑得意深深长,心中十分期待回到江左盟后的好戏。

——————————————完————————————————

后记:之前一直特别怕耐性不够没办法完结,现在顺利完结了心里又有一种不舍的感觉,接近两万三千的字数,算是我近期来写得最长最有耐性毅力更新的一篇了。

真的十分感谢一路从头看到尾的诸位,我自己回头看了下,剧情不够严谨,人物设定不够好,这些我自己都看出来了啊,真的要多谢诸位不嫌弃,还能给予我动力。鞠躬。

顺便问一句,不知道大家想不想看”家长梅长苏和学生萧景琰“的现代文,可能接下来准备挖这样一个坑呢,强强噢!!




评论(25)
热度(240)

© 吕蘅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