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蘅之

我知这生命旅程艰难,仍想它张扬盛大,与爱同行。

【苏靖】同生

感觉最近圈子里有些小冷清呢,于是我又来为咱苏靖圈添砖加瓦了嘿嘿嘿,不过结果总是脑洞太多速度太慢,糟心。

原先计划好好的现代文不知道怎么又被我弄成了片断式,逻辑构架方面似乎毫无进步,我感觉我药丸!

文案设定介绍什么的我真的是无能为力,每次都痛苦地憋出一点介绍来,比写文还难受。

是这样:在医院当护士的林静遇上当时已有家室的萧选,但并未被萧家接纳,生下景琰后没多久便大病一场后去世,留下不足一岁的景琰。同样不被萧家接纳的景琰被送入孤儿院,在孤儿院成长到六岁,直到被梅长苏带回家。

梅长苏父亲与林静为故交,梅长苏回国后到处打听景琰的消息,终于找到了景琰。

两人年龄设定相差十九岁,暂设定景琰称呼梅长苏为“叔叔”。有雷这个的亲请慎看,求留言求评论!


下面是文:

楔子

四月的清晨,刚下过雨,空气中仍旧满是寒意,梅长苏照着纸上的地址兜兜转转地开了快两个小时才到目的地——幸福孤儿院。

他看了眼孤儿院的大门,朝着来客登记处走去。

等到所有的手续和材料都齐全了,院长带着梅长苏去孩童休息室,然而还没走进门就尴尬地停住了脚步。

一个小男孩独自站在休息室外的屋檐下,他身上只裹了件单薄的长袖T恤,努力地贴着墙站直身体,然而雨水仍旧不断从屋檐上滴下来,溅在他本就毫无保暖功能的衣服上。

那小男孩听见脚步声,转头朝梅长苏这边看了过来。

梅长苏看了院长一眼,目光里寒意一闪而过。院长脸上神情有些尴尬,正想说话,梅长苏已经朝着那小男孩走了过去,她嘴巴嗫嚅了下,朝着梅长苏的背影喊了句:“苏先生……”

梅长苏没理会院长,只蹲下身将那小男孩一把抱起,将他冻得瑟瑟发抖的小身板裹进自己的长风衣里。

小男孩被这突如其来的温暖惊得颤抖了一下,反应过来后使劲地挣扎着。

“放开……放开我。”

梅长苏将他抱紧,轻柔地拍了拍他的背,安抚地叫着他的名字:“景琰……景琰,别怕。”

听到自己名字的萧景琰停了挣动,双手扒在梅长苏肩上,有些好奇地看着梅长苏。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他睁大双眼,眼里有些微弱的期盼,突然凑近梅长苏的耳朵旁,用软软糯糯的嗓音小声地问到:“你是我爸爸吗?”

梅长苏揽着萧景琰的手臂一紧,摇了摇头。

萧景琰清亮圆润的双眼立马黯了下来,在梅长苏怀里扑腾了几下,梅长苏动作轻柔地将他放下,然后自己也蹲下,看着萧景琰的眼睛。

“但是,我想接景琰回家,景琰愿意以后陪我一起生活吗?”

萧景琰眨了眨眼,好一会儿没说话。梅长苏一直温和地看着他,不起身也不出声催促,最后终于看到萧景琰轻轻点了点头。


休息室里值班的年轻女老师陈曼听到外面的声响,一打开门出来就看到站在外面的院长。

“院长……”

“小陆老师,这怎么回事?”院长脸色有些难看,“景琰为什么站在外面?”

陆曼看了看萧景琰,对着院长解释:“景琰和别的小朋友打架,把人家鼻子都打流血了还不承认,所以……”

“所以,你就让他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在这么冷的雨天站在外面罚站吗?”梅长苏站起身,将萧景琰冰凉的小手整个包在自己的掌心里,冷着脸看着陈曼。

“我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

陆曼才二十来岁,在孤儿院工作三年,从没被人这样冷着脸诘问过,心里觉得有些委屈,不禁眼眶泛红。

萧景琰将自己的手从梅长苏掌心抽出来,然后紧紧牵住梅长苏的两根手指头,抬起头对着陆曼说道:“我没有打人,小若的鼻子是自己撞到桌子才流血的。”

陆曼听了脸色一变。

“陈院长,如果手续没什么问题的话我就先带景琰回家了,有事请再联系我吧。”

院长点了点头。

梅长苏让萧景琰跟院长和陆曼老师一一说过再见,这才牵着他的手走向停在大门外的车。

陈院长目送着那一大一小的身影走出孤儿院的大门,心里默默祝福道:“景琰,希望你能从此开始一个全新的人生。”

 

梅长苏一上车就打开了暖气,拿出来之前就准备好的衣服帮萧景琰换下了身上半湿的T-恤。

新衣服是霓凰买的,一套巧克力色的兔子套装,尾巴上还有一个圆球小尾巴,肤色白皙的孩子穿起来特别可爱。

然而……萧景琰撅了撅嘴,手伸到屁股那里使劲一揪,将衣服上的小尾巴直接揪了下来,然后放进了上衣的口袋里。

梅长苏瞥到这一幕,嘴角微微抽搐,“这是霓凰阿姨替你准备的衣服,不喜欢吗?”

萧景琰摇头。

“那等到家了就换掉。”梅长苏笑着轻揉了下萧景琰的头发,在心里替霓凰点了根蜡。

“嗯。”

1、夜晚睡眠时间

怕萧景琰不习惯新环境,梅长苏搬着自己的枕头睡到了萧景琰天蓝色的房间里。

时间早已过了萧景琰平日里的睡觉时间,然而,他眼睛一合上便又不安地睁开,等看到睡在边上的梅长苏时又闭上,不到片刻又惊醒般地睁开,如此反复,漆黑浓密的睫毛像是脆弱的蝶翅,不断乱颤。梅长苏动作轻柔地将他揽入自己的怀里。

“叔叔,把灯关掉吧。”萧景琰的声音里满是困意,粘粘糯糯,“孤儿院里睡觉的时候不能开灯的。”

“你现在已经是在家里了。”梅长苏将壁灯调成淡淡的橘黄色,书上说这种光有助于孩子入眠。

“叔叔,”萧景琰突然翻了个身,睁大眼睛看着梅长苏,问道:“你为什么要带我回家?也是因为我长得好看吗?”

“为什么这么问?以前有人因为你长得好看带你回家吗?”

“嗯。可是我不爱笑,他们又把我送回院长那里了。””萧景琰说着,突然整个人钻进被子里。

梅长苏的心像是被刺狠狠地扎了一下,他把被子拉开,将萧景琰的小脑袋露出来,声音低缓,说:“那我要谢谢他们把你送了回来,不然我就见不到这么好的景琰了。”

被夸奖了的萧景琰有些不好意思,他将头埋在梅长苏宽大的怀抱里,抿着嘴巴笑了笑,说:“叔叔,其实我很厉害的,孤儿院里欺负我的人都被我打哭了。”

梅长苏听着他孩子气的言语,忍不住笑,伸手在他背上轻轻拍着,说:“那你呢?你哭了没有?”

 “我也哭了。”

萧景琰含糊不清地嘟囔了一句,终于在梅长苏的拍抚下睡着了。睡着了的萧景琰微微张着嘴巴,扯着孩童式的小呼噜。

梅长苏这一刻只觉得心底柔软至极,他动作小心地伸手关掉壁灯,于黑暗上闭上双眼,对命运的眷顾真挚地道了声感谢。

2、过生日

2007的立秋,萧景琰六岁了。

穆霓凰送的仍旧是一套毛茸茸的衣服,只不过这次换成了米白色的奶牛套装。她将衣服塞到萧景琰手里,并且眨着星星眼请求萧景琰立马换上给她看看。

换好了衣服的萧景琰手刚碰到身后碍事的尾巴就被穆霓凰眼疾手快地拍掉,然后将他抓到手里好一顿揉捏。

“霓凰阿姨,我已经长大了,现在已经不是小朋友了。”萧景琰不高兴地甩了甩裤子上的小尾巴,示意穆霓凰。

“哈哈哈哈……”穆霓凰大笑的声音一点都不像个女人。

萧景琰赶紧挣脱她的魔掌,跑到梅长苏腿后面躲着。

黎纲和甄平送的分别是一套童话书和一个变形金刚模型。

飞流送的是一只自己雕的木头小鹰,萧景琰十分喜欢,一直抓在手里左看右看,兴奋地抬起头对着飞流笑,“谢谢飞流哥哥。”

飞流突然指着萧景琰的嘴巴大叫一声,“牙……牙没了!”

萧景琰立马惊慌地伸手捂着自己的嘴巴不出声。

被飞流的话吓了一跳的梅长苏将萧景琰拉到自己面前,说道:“景琰,乖,把手放下来,张开嘴我看看。”

穆霓凰黎纲和甄平他们也都被吸引了注意力,围了过来。

萧景琰迟疑地眨了眨眼睛,见梅长苏的神情有点着急,这才慢慢将手放下,张开嘴巴将两排细细小小的牙齿露出来。

“景琰你开始换牙了?”穆霓凰看着萧景琰缺了一颗的大门牙,忍不住想笑。

怪不得最近都没见他大笑过,总是抿着嘴,梅长苏问:“什么时候掉的?”

“前天。”

萧景琰跑进房间,把装着那颗自己掉下来的牙齿的小盒子拿出来给梅长苏看,有些害怕地问道:“我是不是生病了?能不能不要看医生?”

穆霓凰等人这下真的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可不是生病。”梅长苏也勾着嘴角笑了笑,说:“不过明天还是要带你去牙医那里检查一下。”

萧景琰听了有些不高兴。

“我也掉过,以前,不痛的。”飞流安慰萧景琰。


梅长苏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榛子味的蛋糕,切好后放在碟子里,由萧景琰一一分给大家。穆霓凰怕长胖,只吃了两小口就不吃,梅长苏对榛子过敏不能吃,其他几人毫无顾忌,竟将份量不少的一块大蛋糕分着吃完了。

萧景琰仔细地舔干净嘴巴上的榛子蛋糕,这才靠近在沙发上坐着的梅长苏,凑到他耳朵说道:“叔叔,下次别买榛子味道的蛋糕了。”

“为什么?”梅长苏挑眉看着他,疑惑地问道:“榛子味道的不好吃吗?”

“好吃。可是我想和叔叔一起吃。

 

 



评论(43)
热度(182)

© 吕蘅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