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蘅之

我知这生命旅程艰难,仍想它张扬盛大,与爱同行。

【苏靖】同生

来更!

放文:

3、奶粉

最开始几年,梅长苏看着小豆丁似的萧景琰,时常担忧他会营养不够,三天两头跑超市去买儿童奶粉。

梅长苏一手推着推车,另一只手牵着萧景琰,本想绕过饼干点心区直奔放儿童奶粉的货柜,可萧景琰站在放饼干点心的那儿,就是不肯挪动他的小短腿。

他昂着脑袋,眨着圆润的双眼对梅长苏笑,说道:“叔叔,买点榛子酥吧?”

他现在两颗门牙都掉了,一说话就漏风,平时怕人看见,都不愿意张大嘴巴说话,在梅长苏面前的时候却不管这些。

梅长苏被他乖巧讨好的模样戳中心窝,然而想了想牙医的话还是残忍拒绝了,“不行,你正在换牙,医生说过不能吃太多榛子酥。”

萧景琰要求被拒,甩开梅长苏的手指,自己踮着脚伸手去够装着榛子酥的盒子,但他人小胳膊短,无论怎么努力也不可能够到。

梅长苏只站在一边看着,丝毫没有妥协帮忙的意思。萧景琰气恼里背过身,用屁股对着梅长苏。

梅长苏心里哀叹一声,一把将萧景琰抱起往儿童营养产品区走去。

“是谁说自己不是小朋友了?嗯?”梅长苏逗他,“怎么现在又耍小孩子脾气?”

萧景琰双手抱着梅长苏的脖子,为自己辩驳,“只有刚出生的小宝宝才要喝奶粉,我已经七岁了,不用再喝奶粉了。”

“可你还没有人家五岁的小朋友高。”

想起这个,萧景琰也有些不开心,每次霓凰阿姨都要拿这个来笑话他,还说飞流哥哥像他这么大的时候多高多高。他将脸贴在梅长苏的脖颈处,情绪有些低落,“我只是现在有点短。”

梅长苏被他孩子气的话逗得忍俊不禁。

“你不是一直说想长得和飞流哥哥一样高吗?那坚持喝三天奶粉就能吃一次榛子酥,怎么样?”

想着榛子酥和身高,萧景琰最终点头同意了。

 

4、被嘲笑的小肚子

喝奶粉,喝奶粉……

每天都坚持喝奶粉,就这样坚持了好几年,然而……

刚从国外回来的穆霓凰抱着萧景琰不肯撒开,爱不释手地捏着他小肚子上的胖胖肉。

“景琰,你肚子上的肉软软的,好可爱!”

萧景琰扭着小肚子躲开穆霓凰的手,说:“阿姨,我现在十岁了,你不要再抱我了。”

“是吗?你已经十岁了?”穆霓凰故作吃惊地打量他,伸手比了比他的身高,“可你还和我走的时候一样高啊,你不说我都不知道你已经十岁了呢。”

萧景琰被她说得愣愣地呆在那里。

梅长苏一看他表情,便知要糟。果然,反应过来后的萧景琰不高兴地跑到自己的房间里关上门,躲着不肯再出来和穆霓凰说话。

“这是怎么了?”穆霓凰吃惊地问梅长苏,“你又不肯给吃榛子酥了?”

梅长苏苦笑道:“大小姐,你非得揭我们家小祖宗的痛处不可吗?”

穆霓凰不解,梅长苏只好将萧景琰喝奶粉后变得白白胖胖和身高的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萧景琰喝了这么久奶粉,身高一直没明显变化,反而是肉越长越多,同桌的小美经常说他现在变得有些胖乎乎,还总是伸手指戳他的小肚子。

梅长苏觉得小孩子胖一点没什么不好的,反而很可爱,可不管他怎么说,萧景琰再也不肯碰奶粉了。
“哈哈哈哈……原来景琰和我一样也怕胖。”穆霓凰留下一盒榛子酥和她标志性的笑声,惹完了事就跑,留下梅长苏善后。

 

梅长苏敲敲门,“景琰……”

没人应答,梅长苏只好自己扭开门。萧景琰趴在床上,用脑袋使劲顶着床头,脚后跟蹬着被子。

这是什么造型?

梅长苏皱眉走近将萧景琰翻过来,伸手揉了揉萧景琰泛着红印的脑门,问:“你是水牛吗?是不是脑门上很痒,让我摸摸长角了没有。”

“我是大水牛。”萧景琰用额头在梅长苏的掌心蹭了蹭。

“你顶多算只小水牛。”梅长苏伸手挠了挠萧景琰的痒痒肉,萧景琰咯咯咯直笑,笑完了双担心地问了一句,“叔叔,我会不会一直这么胖、这么短?”

“怎么可能?”梅长苏捏了捏萧景琰的鼻子,坚定地道:“景琰以后肯定能长得比飞流哥哥还高。”

只要是梅长苏说的话,萧景琰从不怀疑,他听梅长苏说的那么肯定,这回终于放心了。

 

再一次被同桌小美戳了肚子后,萧景琰决定要减肥。他惟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跑步和少吃饭,梅长苏怕他睡眠不足影响身体,不肯他早上早起跑步,更严禁他节食,他只好每天晚上去小区的公园里跑步,他脸皮薄,还总要等到公园里溜夜的人都散了以后才去。

几只飞蛾在昏黄的路灯光晕里飞着打转,虫子在草丛深处不知疲倦地叫。

梅长苏拿着毛巾和水坐在花坛的边沿上,看着萧景琰艰难地迈着小短腿跑着经过他眼前,一圈又一圈,累得气喘吁吁,满额头都是汗。

萧景琰踩到小石子摔了一跤,梅长苏的心好像也跟着在地上摔了一下,看到萧景琰绷着脸爬起来的认真模样,想喊他停下别跑的话语在喉咙口滚了几圈最终还是没说出来。

这一刻,梅长苏突然想起林静,想到萧景琰和林静的相似之处,心里竟生出一丝隐秘的惶恐,惶恐于萧景琰小小年纪便体现出来、与软糯外表一点不符合的倔强,他明明只希望萧景琰能快乐地长大,哪怕性格软一点也没关系,所有的风雨自有自己挡开。

 

终于跑完了预定的圈数,萧景琰喘得气低头看自己的小肚子。梅长苏替他擦掉汗,看他的脸色有些泛白,再一摸他的小腿,果然也正不停地轻颤。

他将水递给萧景琰,让靠在自己身上休息,轻轻叹了口气道:“景琰,我去跟小美说让她以后不要再戳你的小肚子了,你也不用再减肥了好不好?”

“不行。”萧景琰一口反对,休息好了之后收拾东西拉着梅长苏走回家,“叔叔,你工作那么 忙,以后我自己来跑就行,你不用再来陪我了。”

“不行!”梅长苏立马想到新闻里报道的那些可爱儿童失踪事件,也一口拒绝了萧景琰。

 

5、身高的痛

除了跑步,萧景琰还经常跟着飞流去踢球,终于在小学快毕业的时候告别了团子的形象,再也摸不到自己小肚子上的软肉了,更他高兴的还有另外一件事。

“叔叔,我是不是长高很多了?”

他每天都要在梅长苏面前蹦一蹦,连看到一向惟恐避之不及的穆霓凰都要兴奋地围着她转几圈,嚷着“阿姨,你看,我长高了呀。”

穆霓凰笑道:“嗯,‘终于’长高了啊……”

嚼着那股兴奋劲过了几天,梅长苏发现在萧景琰睡都比平时睡得久,早上竟然三番几次睡过头。

他敲开门,把睡意朦胧的萧景琰叫醒,看他揉了半天眼睛才艰难地从床上爬了起来,就连吃早餐时都闭着眼睛,像小鸡啄米般脑袋一点一点。

“景琰,”梅长苏用手托着他的脸转向自己,问:“怎么困成这样?晚上没睡好吗?”

“骨头痛。”萧景琰嘴巴包着一块面包,边努力吞咽边回答。

“什么骨头汤?”梅长苏没听懂。

萧景琰直接拉着梅长苏的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这里面痛。”

终于听明白了的梅长苏伸手捏了下萧景琰的膝盖,担忧地问:“怎么会骨头痛?”

萧景琰也不知道。

 

“长太快了。”医生检查完,说:“还有点缺钙,要多喝点筒骨汤。”

梅长苏于是将公司食堂的吉婶请到家里来天天变着花样地熬骨头汤,可萧景琰喝了还是没多大作用,每天睡觉时骨头里面都又酸又痛,难过得他躺在床上不停地翻来翻去。

蜷着腿睡、过一会儿伸直腿睡、再过一会儿又要将双腿搭在被子上面睡……

梅长苏心疼地将他的双腿搁到自己身上。

“叔叔,你回自己房间休息吧,这样你也没法睡觉了。”

“没事。”

萧景琰困倦地闭上眼睛,刚要睡着时腿又一抽。

“叔叔,”萧景琰眼里包着两泡眼泪,看起来十分难受,“要不你在天花板上吊两根绳子吧。我试试把腿吊起来会不会好一点。”

……

梅长苏着急地打电话给某相熟的医生。

“没办法!”某医生被梅长苏的电话吵醒,十分恼火,“忍着!”

“要实在难受,替他按摩下小腿和膝盖试试。”医生打了个哈欠开始抱怨,“我说梅长苏,我不是骨科医生好不……”

梅长苏直接按了挂机键,将手机丢开,指尖用力地替萧景琰揉着膝盖。

萧景琰靠着他昏昏欲睡,轻轻地蹬了几下腿后,终于睡着了。

养孩子真的比当初成立公司的时候还要累,梅长苏心里叹息,然而现在的这份累他更舍不得不受。

不能陪着萧景琰长大?他根本不愿想像这种可能。

————————————————正文隔断线————————————————

骨头痛是我小时候的亲身感受,不过我是缺钙并不是长太快哟。千万别觉得景琰矫情,那种骨头缝里又酸又痛的感觉真的真的不好受,不过景琰‘矫情”一点更好,这样酥胸才会着急上火呢。

评论(27)
热度(155)

© 吕蘅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