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蘅之

我知这生命旅程艰难,仍想它张扬盛大,与爱同行。

【苏靖】身边有人

情节无趣散乱预警!

我心心念念要看到他们相偕白头。

1、

萧景琰在午睡。

梅长苏倒好一杯开水,看了看时间,起身去卧室叫醒午睡的萧景琰。他们的卧室不大,却很整洁。旧式的木窗半开着,蓝色薄纱窗帘被拉到一边,阳光就从窗户那边跳了进来,整个卧室明亮又通透。

萧景琰侧卧在床上,整个人蜷得像只虾儿,鼻息沉稳,睡得好梦正酣。

梅长苏蹲下身,目光代替指尖轻柔地描摹着萧景琰的脸庞。额头长皱纹了,不过还是很饱满,眼角也长皱纹了,但只要他一睁开眼睛,便能让人沉醉在他的眼神里,头发也白了大半,不过,再怎么看还是最好看。

“景琰,醒醒。午睡时间过了。”梅长苏凑近萧景琰的耳朵叫到。

萧景琰睡眠被打断,困难地睁开眼睛,又忍不住闭上,贪恋地用下巴蹭了蹭温暖的被子,央求道:“小殊,我再睡五分钟,就五分钟……”

“不能再睡了。”梅长苏捏了捏萧景琰的鼻子,把人拉起来,将那杯准备好的温开水塞到他手里,说,“睡过头了晚上又要睡不着。你一睡不着就要折腾我。”

迷迷糊糊喝着水的萧景琰呛了一口,咳嗽几声后彻底清醒,气恼地瞪着梅长苏,“说什么?谁折腾你了?”

“哦,不是你。”梅长苏坐下,伸手替萧景琰拍了拍背,故意板着脸道:“那昨天晚上缠着我说‘小殊,我睡不着,你再给我讲个故事吧。小殊,我想听你唱歌’的人是谁?今天打死我我都不给你讲故事了。”

萧景琰握着杯子假装喝水,有些委屈地拿眼角余光去瞥梅长苏,却撞进梅长苏满是戏谑和温柔的眼神中。

“老不正经。”他弯腰穿好拖鞋,转身出卧室,耳朵却慢慢红成一片。

梅长苏坐在床边老不正经地笑着。

2、

小园那里本来是块空地,萧景琰闲来无事时便在角落里种了几棵梅长苏喜爱的梅树,后来他想养睡莲,梅长苏便替他找了个旧式的大水缸,养了几棵子午莲,还在下面放了两条小锦鲤,再后来又在角落里搭了架子种上了葡萄。

萧景琰年轻时性格耿直强硬,从不爱吟风弄月养花侍草之类的事,没想到老来反而喜爱打量这些花草,梅长苏曾经取笑说他是“老来雅。”

“老来雅是什么意思?”萧景琰给睡莲下的锦鲤喂食,“你别胡编乱造词语。”

“哪是我胡编乱造的?”梅长苏有理有据地胡说八道,边说边笑,“不是有个词叫‘老来俏’吗?两个意思差不多。”

萧景琰瞪着梅长苏,瞪了半晌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算了,他从来说不过他。

3、

梅长苏帮萧景琰洗头。

院子里放着两张凳子,一高一低,高的上面放着水盆,萧景琰坐在低凳子上,微微低着头。

梅长苏将洗发膏倒在掌心,然后双手在那一头花白的短发间来回摩挲抓揉。

 “景琰,闭好眼睛。”梅长苏边舀水冲着萧景琰头发上洗发膏的泡沫,边问,“水烫不烫?”

“不烫。”萧景琰闭着眼睛。

梅长苏笑了笑,将萧景琰头发上的最后一点泡沫冲干净,拿起搭在葡萄架上的毛巾仔细地替他擦掉耳朵上沾到的水。

“小殊。”

“嗯?”梅长苏转到萧景琰身后,让对方的头轻轻靠在自己身上。

萧景琰不爱用电吹风,每次都要等头发自己干。梅长苏怕他受凉,总要拿着干毛巾替他慢慢擦。以前任性,变成了老头还这么任性,梅长苏心里叹气。

“我头上还能看到黑头发吗?是不是和你一样已经全白了?”萧景琰捶了捶腰,抬着头问梅长苏。

“胡说,头发黑着呢。”梅长苏将萧景琰掉落的头发偷偷藏进口袋里。

萧景琰看到了梅长苏的小动作,也不揭穿他,只笑着说:“那你惨了,现在我看起来肯定比你显年轻。”

“我看看……”梅长苏眨了眨被阳光晃得酸痛无比的眼睛,双手捧起萧景琰的脸,仔仔细细地看了遍,笑道:“果然是个帅老头,萧老头,你怎么那么帅?”

说罢,脸也直接凑了过去,在萧景琰的嘴巴上重重地亲了下。


 “瓜瓜,这里有妖精打架……你快来看。”

隔壁有个六岁的小姑娘糯糯,一推开门就正巧看到这一幕,尖叫一声,立马呼唤她的小狗。

小狗瓜瓜听到叫声,兴奋地迈着小短腿奔来,和小主人一起挤在门后边将脑袋探出来看热闹。

萧景琰急忙伸手将梅长苏推开,脸色通红地往屋里走。

梅长苏神色淡然,他素来喜欢小孩子,于是笑着走到篱笆那里逗人家小娃娃,“小姑娘,谁告诉你这叫妖精打架的?”

小姑娘的声音脆生生地,回道:“我妈妈说的,她说两个人亲在一起就是妖精打架。”

“这可不是妖精打架,妖精打架是要……”

 “胡说什么,你别教坏了人家孩子。”

萧景琰在屋里听他越说越离谱,急忙过来将他拉回了屋。

4、

葡萄架下。

萧景琰捧着一本旧小说在看。

梅长苏说: “书里写的什么?念给我听听。”

“花瓣会飘落,然后长出绿叶,绿叶上又会呈现秋色,然后飘落,但是,没多久又到春天,花朵又会盛开……”萧景琰念了一段,声音低沉悦耳。

梅长苏不知怎的竟泛起困来,索性闭上眼睛靠在萧景琰的肩上。

 “小殊,你说这书里写的是不是真的啊?花草树木啊,真的会有精灵式神之类的东西吗?”萧景琰边说,边将好奇地目光投向院子里的各种植物花草。

“如果真有的话,那咱们家的葡萄啊梅树啊说不定也有,那倒挺有意思的。”萧景琰笑了笑。

梅长苏却一直没回应。

“小殊?小殊?”

萧景琰连叫了好几声梅长苏的名字,梅长苏都像是没听见。萧景琰声音越来越抖,心里一慌,侧过头去看靠在他肩上的梅长苏。

梅长苏闭着眼睛,无知无觉,只神色眉眼间残存着一点痛苦挣扎的痕迹。

“啪嗒”一声,书从萧景琰的手中掉落。他颤抖着伸手想去贴梅长苏的脸,手却抖得不成样子。所有的镇定自若皆到了九霄云外,他慌得手脚发软,想哭想喊,想吵醒那仿若睡着的人,却怕吵醒那人。

“你明明应承过的。”他的声音低得接近自言自若,不断喃喃:“你应承过我的,不会再抛下我一个人的。”

你应承过,不会比我先离开这个世界的啊,怎么能再次食言?

滚烫的眼泪划过他苍老的脸庞,心也跟着无声死去。


“这是怎么了?”梅长苏突然咳了一声,自混沌的睡梦中醒来,疑惑道:“看个小说也能哭成这样?有这么感人吗?”

萧景琰全身僵住,只怕身在梦中,直到那熟悉的手指摸在脸上替自己擦去不断滚落的眼泪,这才敢将梅长苏死死抱住,将眼泪落进他的怀抱里。

梅长苏也似乎明白了什么,不断轻抚着萧景琰的背,道:”景琰,别怕,我答应过你的。”


5、

傍晚,两人一起去小菜市买菜。

萧景琰照旧在麻花辫小姑娘那里选好了苦瓜和红椒,看到小姑娘脱了线的小皮鞋,又忍不住再买了一些她的茄子。

小姑娘秤好秤,将东西递给萧景琰,轻声说了句“谢谢爷爷”。

萧景琰笑着轻揉了下她的脑袋,转身走向在不远处等着他的梅长苏。

两人提着菜往回走,梅长苏看了看萧景琰手里拎着的鱼,随口问了一句:“怎么不在第一家买?那里卖的鱼好像比这个新鲜。”

萧景琰像是没听到,只顾拎着东西往家走。

梅长苏疑惑地抬头看了萧景琰一眼。萧景琰这才有些不高兴地说了句:“那家卖鱼的老太太总是对你笑,我不爱去她那里买鱼。”

说完,似乎自己也觉着怪不好意思地扭过脸。

梅长苏笑得眼角的细纹像是水波一样荡开,他将菜换到左手拎着,右手抓着萧景琰空着的左手,道:“那个老太太笑没笑我不知道,我只想每天看到你笑。”

“牵着手走路像什么样子!”

萧景琰甩开梅长苏的手,绷着脸快走几步,将慢幽幽踱着步子的梅长苏丢在身后,走着走着,到最后还是忍不住笑着停了下来,等着身后的人。

他的脊背挺拔一如从前,等候的样子从未改变。

梅长苏看着萧景琰等在前方的背影,心底眼里皆温柔一片,他已为某些事耗尽大半生,从前种种锥心泣血惊心动魄都已模糊淡去,此刻心里惟有一愿:愿余生都与景琰一起,晨曦中醒来,暮色中归家。

6、

吃过晚饭后两人去散步消食,绕着花园小径走几圈,走累了便在长椅上坐着休息。此时正是野栀子的花期,白色的花朵开得一朵挨着一朵,清幽的花香在夜晚的空气里弥漫。

“年经大了果真有些不中用,”萧景琰捏捏膝盖,“还没走几步就腿酸。”

“买了钙片你也不吃。”梅长苏责怪地说了一句,却还是把对方的腿拉过来,指尖用力替他捏了捏。

萧景琰笑了笑没说话,坦然地接受梅长苏的服务。

几个孩子大笑着从远处跑来,你追我赶地从他们面前跑过,最后的胖豆丁跑得太慢,左脚拌右脚,一屁股摔得坐倒在地,看着别的小朋友越跑越远,心急之下哭得惊天动地。

“宝宝别哭了,”萧景琰心疼小孩,赶紧上前将人抱起来放好,轻轻地拍了拍衣服的灰尘,掏出一块榛子糖来塞到小豆丁手里,哄道:“爷爷请你吃糖。”

被哄乖了的小豆丁抓着萧景琰给的糖迈着小短腿追着别的小朋友去了。

萧景琰欣慰地笑了笑,正想跟梅长苏说话,一回头看到梅长苏正也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想到刚刚的那块榛子糖,心里便知要糟了。

“萧景琰,你行啊,竟然还敢藏着榛子酥。“梅长苏冷下脸,“医生说的话你都抛到脑后去了是吧?”

说完,冷哼一声,直接起身回家了。

看样子是真的生气了,萧景琰慌了神,急急忙忙追回去。


梅长苏坐在家里的沙发上自顾自地翻着他的书。

“小殊喝水吗?”萧景琰倒好一杯水,递到梅长苏手边。

梅长苏接过水放在一旁,没作声。

萧景琰坐到梅长苏身边,理亏地对着梅长苏笑,“小殊,我真的没吃,刚刚那块糖还是以前放在身上的,我保证再也没有第二块了。”

 “上次的事……”

“上次是我不小心,我保证再也没有下次了。”萧景琰急忙保证。

想起上次萧景琰因为血糖过高昏迷倒在地上的情形,梅长苏心中仍旧惊痛无比,他看着萧景琰,道:“景琰,我真的无法承受再一次看着你倒在我面前。”

萧景琰心痛地看着梅长苏脸上的脆弱神情,突然一把抽掉梅长苏手中的书本,将梅长苏扑倒在沙发上,凑上去与对方鼻尖抵着鼻尖,嘴唇贴着嘴唇,希望用亲吻驱除掉对方的不安。

梅长苏愣了愣被萧景琰压着亲吻,片刻后化被动为主动,双手紧紧抱着萧景琰,用唇舌裹着对方的唇舌轻咬舔啃,温柔地目光逡巡过对方不复年轻的容颜。

我的景琰,连长皱纹了仍旧还是这么好看。

直到萧景琰快喘不过气使劲推了推,梅长苏才放开他。两人抵着额头轻轻喘息,梅长苏声音低哑,“你别以为用一个吻就能打发我。”

“那怎么办?”萧景琰苦着脸。

梅长苏沉吟片刻,道:“至少要妖精打一架。”

说完,突然伸手将萧景琰横抱起来。

萧景琰吃了一惊,不敢胡乱挣扎,慌忙伸手揽着梅长苏的脖子叫道:“快放我下来,小心压断了你的老胳膊老腿。”

梅长苏不服气地扬了扬眉,将萧景琰抱到了卧室,压倒在床上:

“哼,接下来就看看到底谁才是老胳膊老腿。”

 ————————————END————————————

我只发现一件事,我那么多污污污吻吻吻都白看了,现在连写个亲吻都那么弱鸡!唾弃自己一万次,真的。


评论(13)
热度(142)

© 吕蘅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