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蘅之

我知这生命旅程艰难,仍想它张扬盛大,与爱同行。

有狐(三)

六、

“景琰。”

梅长苏轻轻敲了敲树。

睡梦中的萧景琰乍然听到梅长苏的声音,还以为自己尚在梦中,迷糊地睁开眼睛跳出树屋。

“苏先生。”萧景琰惊喜地叫了一声,想朝梅长苏扑去,想到自己现在已经不是小小狐狸了,顿时又停住脚步,只站在那里双眼晶亮地看着梅长苏笑。

“你收到我的信了吗?”

“收到了。”梅长苏点头,道:“你在信里说想念我,我便来看你了。”

王长兄说的办法果然有用。萧景琰心里高兴地很,连忙去拿自己早就准备好要送给梅长苏的礼物出来。

 “这是月见草的花精石。”萧景琰将手中那颗发着幽幽淡光的小石头递到梅长苏面前,“我找了好久才找到的。”

梅长苏接过来,指尖反复摩娑着那块小小的石头,神情悲喜难辨。

萧景琰见他不说话,有些失落地问:“你不喜欢这个吗?”

“喜欢。”梅长苏将花精石握在手心,双眼里满是温柔笑意,“这是我收到过最好的礼物了。”

萧景琰高兴得两只大眼睛都弯成了桥,带着梅长苏满青崖山地转悠。

落日余晖罩住整座青崖山,萧景琰与梅长苏并肩坐在一处断崖上,看眼前灿烂云霞。

萧景琰嘴里含着一颗野果子,酸得眼睛都快眯起来了还舍不得吐出来,鼓着腮帮子问梅长苏: “苏先生,天上是什么样的?你住的地方好吗?有青崖山漂亮吗?”

“不好,那里又大又空,既看不到落日也没有月光,无趣得很。“梅长苏说。

“那你干脆留在青崖山好了。”

“我又没有树屋。”梅长苏笑着逗他,“留下来要住在哪里?”

萧景琰转过头看梅长苏,眼神真挚动人,“我可以将树屋分给你住。”

梅长苏摇了摇头,目光幽幽地看着萧景琰。他的眼神里有一种痛楚,看得萧景琰心里也跟着一痛。

萧景琰不懂、也不想看见梅长苏这样的眼神,他慢慢靠近梅长苏,直到自己的脸代替痛楚出现那双如夜空一样深邃的眼睛里,他才满意。

“苏先生,我马上要历劫了,等我过了三次天劫便可成仙,到时候我可以陪着你。”

梅长苏心底一直苦苦压抑的某些东西轰然决堤。

我认输了,他听见自己的心这样说,眼睛像染上了火光,亮得慑人,眼神从萧景琰漆黑如墨的瞳仁一路划下,最后落在那红润的嘴唇上。

他伸手在萧景琰脑后轻轻一按,凑过去含住了那双柔软唇瓣,吮吸舔吻,不知停歇。

萧景琰脑袋里好像钻进了蜜蜂,嗡嗡嗡响成一片。他面色涨红,一双粉嫩嫩的狐狸耳朵“噌”地一声冒了出来,仿佛害怕一般立在头上轻轻颤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萧景琰天劫将至,萧景禹每日一处理完族中事务便到青崖山指导监督他修习。

萧景琰坐在树下,手指无意识地抠了半天树皮,眼睛转来转去不知道在想什么,这是今夜修炼里第三次走神了。

萧景禹以为他是在担心天劫一事,有些心痛地过来安慰他:“景琰,天劫虽然可怕,但有哥哥在,你也不用担心,哥哥定然不会让你有事的。”

苏先生亲我了,苏先生亲我了。萧景琰心里只能想到这一件事,也没听见王长兄到底在说些什么,胡乱地点了点头。

两狐各怀心事,牛头不对马嘴。

七、

萧景琰的第一次天劫并未按照狐族长老掐算的日子准时降临,守了好几日的萧景禹心内大感疑惑,急匆匆要赶去和长老们商量。

萧景琰自己倒不大在意,天劫来了要受着,天劫不来就等着它来。萧景禹走后,他就又躺到树屋里进行他的每日拆孔雀活动。

拆开的纸上面有些画着画,有些写着字。

“唔,苏先生画的画真漂亮。字也好看,比王长兄写得还好。”萧景琰一张张翻看,看过瘾了又小心翼翼地沿着纸上原先的折痕将它们折还成孔雀的样子。

他特别爱做这件事,边折边在心底想像苏先生用手指捏着这些纸翻折的样子,想得太入迷,最后竟直接搂着那些纸孔雀睡了过去。

偏偏众人久候不至的天劫之雷这时候来了,外面本晴空万里的天突然变暗,正与狐族众长老商议的萧景禹脸色一变,话都来不及多说,又急匆匆往树屋这边赶。

然而已经迟了。

夹带着电光的天劫之雷力透万钧,在他眼前直直地朝着树屋那边劈下,昏暗的天地间乍然惨白一片。

抚仙殿里只能透过水云镜守着萧景琰渡劫的梅长苏脸色也变得惨白一片。

正跑着的萧景禹只听得到“轰隆”一声大响,炸得他连自己的心跳声都听不见。

景琰……希望景琰记得平时时修习的那些,能安全无虞地渡过这次天劫。

 

萧景琰是被那道天雷劈醒的。

他正梦见苏先生,美梦极甜,他高兴得尾巴都冒了出来……梦里的他搂着苏先生翻了个身,然后,那道本直直朝着他身体而来的天怒之雷就偏了方向,擦过他的尾巴尖,将整个树屋劈得散成一堆碎片。

被抛落在地的萧景琰彻底吓清醒了,他抓起自己的尾巴看了看,尾巴尖尖的地方被劈秃了一小块,正一抽一抽地疼,心也一抽一抽地疼,他的那些宝贝纸孔雀都被劈成了碎纸片,风一吹,四处飘散。

火急火燎的萧景禹一赶到便看见这样一副景象:萧景琰一只手抓着自己尾巴,另一只手努力地去够空中飘飞的纸片。

万幸,还能蹦就没事。萧景禹跳到嗓子口的心终于悠悠地落了回去,正想开口说话,便被几张扑面飞来的破纸遮住了脸。

他拿下纸细细一看,每张破纸上面都只堪堪看到一半的字。

景琰,我特别想……

景琰……亲吻你

……你答应过

萧景禹认得这字迹——苏哲的字。

恐慌、焦急和看到弟弟安然无事后的欣慰等各种复杂情绪糅在一起,被这几张纸上的字裹成了一团火,从萧景禹的眼里直接烧到了心里。

“苏哲,你给我等着!”

——————————————————————————————

第一次天劫竟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过了?抚仙殿里的梅长苏心底深处隐隐有丝不祥的预感闪过,然而此刻他也顾不上深思,只恨不能立即将萧景琰抱在怀里,好好地替他吹一吹那受伤的尾巴尖。


更新的尾巴附上小书签一张,表达下我对咱们这个西皮热烈的爱(有点渣,拍照技术也渣,跪求大家别撕我2333,我爱大家!)





 


评论(39)
热度(168)

© 吕蘅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