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蘅之

我知这生命旅程艰难,仍想它张扬盛大,与爱同行。

【苏靖】你是我的药之神秘暗恋者(下)

6、

吃饭的时候,萧景琰默不作声地把剁椒鱼头从梅长苏面前挪开,又将那盘花蛤蒸蛋推到他面前。

“你不能吃辣。”萧景琰脱口而出。

梅长苏疑惑地看着萧景琰。

“咳……我是说你胃不好,最好少吃辣椒。”萧景琰被梅长苏看得有点窘迫,欲盖弥彰地加了句:“……我是听蔺医生说的。”

听蔺医生说的?谁信哪!你明明关注了我那么久,还用得着听蔺晨说吗?梅长苏心里像淌了蜜,甜滋滋地,蛋羹也顾不上吃了,只一边盯着萧景琰看一边笑,压着声音叫他的名字。

“景琰……”

萧景琰面上表情十分淡然,握着筷子的手却一直轻轻颤抖,只好将筷子放下,把手放在大腿上蹭了蹭汗。

他就像只傻鸵鸟,以前连买通保洁大婶偷偷给梅长苏送早餐都敢,等那双眼睛满含柔情地印着他的身影的时候,他又只想躲,还一边想躲还一边舍不得。

胆小鬼。萧景琰面无表情地掐了自己大腿一下,然后拦住路过他身边的服务员。

“麻烦你……给我来一杯白酒。”

 

萧景琰一口就将小玻璃杯里的白酒喝掉大半杯,然后又面不改色地吃了口鱼肉,笑着说:“剁椒鱼头配白酒,味道挺好的。”

梅长苏有点担心,“景琰你没喝醉吧?头晕不晕?”

“没事,我又不是一杯倒。”萧景琰又笑了笑,手快地将剩下的酒也喝了。

梅长苏哭笑不得地看着萧景琰,他发现萧景琰喝了酒以后特别爱笑。除了眼角有点发红,眼神仍旧清澈有神。

这样看,应该是没醉吧?

 ———————————————————————————

吃过饭后,两人去江堤边散步,慢悠悠地晃到了空无一人的江心亭里。江边夜色如景,晚风惬意,萧景琰被那风吹得酒劲上涌,一时间竟不知此时何时、此地何地。

好,勇气来了。他在心里握了握拳,突然一把将梅长苏推到亭子的柱子上靠着,梅长苏愕然,继而一笑。

“梅长苏,我告诉你,那些粥就是我送的。”萧景琰双手揪着梅长苏的衣领,瞪大双眼,说”知道我为什么送粥给你吗?因为我喜欢你。”

“我知道是你送的。”梅长苏心里温情脉脉得简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情意都快从心里流到了眼里,他用眼神代替指尖轻抚过萧景琰那双大而圆润的眼睛,声音低哑魅惑:“然后呢?”

“然后什么?”萧景琰皱皱眉,不解地问。

梅长苏轻笑一声,左手压在萧景琰的后脑勺上,右手揽着他劲瘦的腰往自己怀里扣,凑上去吻住那双泛着酒香的嘴唇。

 

“好辣!”梅长苏抱怨了一句,却不肯放开,贴着萧景琰的嘴唇迷恋地舔吻厮磨。

“呵呵呵呵呵呵呵……我吃了剁椒鱼头。”

 

7、

电梯门上贴着一张纸,纸上几个大字:电梯维修,暂停使用!

萧景琰问:“怎么办?”

之前散完步他正准备回家,梅长苏的胃病不知怎么的又开始犯了,他家里有蔺晨开的胃药,萧景琰只好先陪他一起回来。

梅长苏叹了口气,说:“走楼梯吧。”

 

萧景琰有点担心地看着脸色有些发白的梅长苏,试探地问:“你家在五楼?要不我背你上去?”

梅长苏眯起眼睛,冷笑了一声,对于萧景琰小看自己感到十分不满,径自走到了楼梯入口。

大概是太久没人走过,楼梯间里面的灯光时亮时暗,不停闪烁。并排走在一起的两人时不时蹭到手背,蹭了两三次后,梅长苏便直接伸手过来握住了萧景琰的手,将自己的手指挤进他的指缝,与他十指紧扣。

“萧队长,麻烦你牵着我。”

萧景琰笑了笑,也扣住梅长苏的手指。

 

走到四楼的时候,萧景琰摸到梅长苏手心的汗,转头去看便看到梅长苏在蹙着眉,有些难忍的模样。

萧景琰拉着梅长苏站定,然后放开扣在一起的手,突然弯理腰一手托着梅长苏的背,一把穿过他膝盖弯,将梅长苏抱了起来。

“你不肯背,那这样吧,这样快一点。”

……

反了!我还没来得及公主抱你,你竟然敢公主抱我。梅长苏简直要气昏过去了,心里也跟着胃一起抽痛。

萧景琰不去看梅长苏的脸色,只憋着一口气将梅长苏抱到了家门口才放下。梅长苏黑着脸拿钥匙开口,萧景琰靠在墙壁上轻喘,揉着发酸的手臂,怎么说梅长苏也是一个成年男人,重量可不轻。


进屋后,萧景琰让梅长苏去床上躺着,自己找了个带盖子的饮料瓶灌了些热水,用干毛巾包着后递给梅长苏,让他放在胃上面捂着:“这样会舒服一点。”

“嗯。”梅长苏应了声,说:”你也来床上躺一会儿。“

萧景琰摇头,经过刚刚走楼梯的一番运动,脑子里的那点酒精早挥发了,现在想起来从饭店出来后自己做的一系列事情,心里都快烧起来了。

现在想反悔?门都没有。梅长苏看着萧景琰发红的耳朵尖,心里乐开了花。

“药在哪里?”萧景琰问了句,”我去帮你拿药。“

“在客厅电视柜下面的抽屉里。”

萧景琰找到药,又倒了一杯水放在床边的柜子上。

“那你吃了药好好睡一觉吧。我就先回去了。”

梅长苏手一伸,将萧景琰拉得坐倒在床边上,“今天电梯坏了,你先在这里凑和一晚吧,明天再走。”

“不行。”萧景琰一口拒绝,“我一个保安队长,怎么能在总裁家里过夜?如果被其他同事知道了,像什么话!”

梅长苏心思玲珑,看萧景琰态度坚硬,立马假装不悦,冷哼一声,“亲也亲了,抱了抱了,怎么的?萧队长不想负这个责任了?”

萧景琰被他说得面色发热,盯着床脚看了半天终于妥协,咳了一声假装淡定,“那客房借我睡一晚吧。”

梅长苏的霸道总裁症又开始跑出来作妖,睁着眼睛说瞎话:“家里就一间房,没有客房。”

萧景琰疑惑的眼神瞟过外面几间关着门的房间。

“客房里没有床。”

“那我还是回去吧。”萧景琰说完,起身要走。

梅长苏捂着胃,痛苦地倒回床上。

“你没事吧?”萧景琰听见动静立马回身,着急地来扶梅长苏。

梅长苏突然使力翻身,将毫无防备的萧景琰压在身下,重重地吻着萧景琰,舌头不断在他萧景琰双唇上轻憩游移,想要邀他的舌头共舞。

萧景琰像一尾被人抓住的鱼,不断扭着腰挣动,可惜他一到了床上根本就不是梅长苏的对手,只好紧闭着双唇,不让梅长苏得逞。

梅长苏轻笑一声,伸手在他腰间轻轻挠了挠,萧景琰张着嘴一声轻喘,梅长苏的舌头便趁机伸到了他口中,勾着他的舌头轻轻吮着,将萧景琰的嘴巴里里外外亲了个过瘾才停。

“唔……你别闹了,快把药吃了。”萧景琰被亲得手软脚软,漆黑如墨的瞳仁上像是蒙着薄薄的一层水雾,动人万分。

梅长苏的嘴唇又极尽温柔地吻上他的眼睛,声音里含着温柔的笑意,“你就是我的药。

萧景琰缓慢地眨了眨眼睛。

梅长苏将萧景琰压在自己的怀抱里,与他四目相对,表情认真:“萧队长,现在正式通知你,以后你不仅是保安队长,还必须身兼总裁的家属一职,请问你愿意吗?”

萧景琰心跳如擂鼓。梅长苏的双眼亮得摄人,深沉的爱意夹杂着渴望在里面翻腾,牢牢吸引住萧景琰的视线。

萧景琰毫不犹豫地抬起头,嘴巴朝梅长苏的撞过去。

嘴唇磕到牙齿上,痛得两人同时闷哼了一声。梅长苏眼神一黯,压根不去管自己磕破的嘴唇,伸手一拉被子,将两人同时罩了进去。

——————————以下省略三千字————————————

咳……亲爱的小伙伴们,完了!酥胸保佑,我终于把这个坑填上了。


评论(11)
热度(108)

© 吕蘅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