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蘅之

我知这生命旅程艰难,仍想它张扬盛大,与爱同行。

太傅府记事簿02

(时间来不及,更个一小段。大家食用愉快。)

苏哲往萧景琰这边看了一眼,视线毫无波澜。

他果真不记得我。萧景琰想起兄长说过的关于人类善忘的话,心里多少有些失望。不过自己已经来到了他面前,多见几次,总能想起来的吧。

这么想着的萧景琰坦然地成为了太傅府的一位下人。

睡前挑水,早起劈柴。

3、

东海龙王萧选崇尚强者,对自己几位龙子也一向要求严格,自小磨炼,就连最受宠爱的萧景琰也摔打得十分筋骨强健,劈柴一点都难不倒他。

然而……

“说了多少遍手臂用劲手臂用劲,你咋听不懂呢?”胡夹子在萧景琰旁边跳着脚咋呼:“你看看你劈的,不是碎成木屑就是一块细一块粗的。以前当下人的时候没劈过柴是吧?”

”看着,要这样将柴劈成同样大小的两半,懂了吗?“

不是同样大小的难道烧不着吗?萧景琰心内不服,却又怕顶了嘴后被赶出太傅府,只好沉默地劈着柴。

 

劈了两天柴,萧景琰才又再一次见着苏哲。苏哲没瞧见他,与一位姑娘在庭院的老桃树下谈笑风生。那姑娘长相秀丽,眉宇间又自有一种英气,手里拎着把剑,身体轻盈跃起,挽了几个剑花,脚尖在桃树上一踏,翩翩然落地。

苏哲说了句什么,然后笑着替那姑娘将乌黑的发间沾到的花瓣摘下。

“啧啧,看到了吧?自古英雄爱美人,美人爱书生,就连大梁第一女战神—霓凰郡主都对咱苏先生另眼相看。郡主长得可真他娘的带劲。”胡夹子蹲在萧景琰边上道。

“苏先生很厉害吗?”萧景琰握着斧头,呆呆地看着苏哲那边。

“那可不,苏先生可是太子和皇上面前的红人,是全大梁第一聪明的人,不然怎么能做太子太傅呢?”

“他记性不好。”萧景琰轻声说了句。

“什么?”

“没什么。”萧景琰闷闷摇头,神情有些低落地劈着柴。

没一会儿,天上突然卷来几片乌云,萧景琰疑惑抬头一看,就见萧景宣化作龙形在天上正摇头摆尾朝他打招呼。

萧景琰一惊,斧头都差点掉了,幸好胡夹子正看着苏哲他们那边,没注意到他。

”快走。“萧景琰以唇语对萧景宣道。

来人间施云布雨的萧景宣本是受众兄弟所托前来探望探望萧景琰,哪成想一来就见到萧景琰一身下人打扮,正吭哧吭哧地在劈柴,再一看苏哲,正与一貌美姑娘说说笑笑,好不快活,一时间气得龙目暴张,长须摆动,故意朝着苏哲那边吹了口气,吹得满地砂土乱飞,打了苏哲和那姑娘一身。

霓凰被突如其来的怪风吹得一个踉跄,惊呼一声,苏哲扶住她,正要抬起袖子替她遮住脸,那风又立即停了。

“哪里吹的怪风?”霓凰皱眉抖了抖衣裙。

苏哲抬头往风吹来的方向看了看,却什么也没看出来,也皱了皱眉。

萧景琰怕兄长一怒之下伤了苏哲,心里着急,也顾不上会不会被人听见,压着声音吐出一声又短又急的龙吟,催促着天上的萧景宣快点离开。

萧景宣看他急了眼,也只好一转庞大的龙躯,隐在云层中走了,准备回东海告状去了。

“什么声音?”胡夹子一个激灵,转过头来问道:“你刚才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声音?”

萧景琰镇定地摇摇头,手中的斧头落在一根立好的干柴上,干柴应声裂成两半,“可能是我劈柴的声音。”

胡夹子狐疑地盯着他看了又看。

————————————————————————————

好不容易劈完了柴,等萧景琰再挑好水都已经半夜了,房间里熄了烛火,只剩一点透进来的月光。萧景琰摸到床边上坐下,有些愣怔,脑子里不断回想起苏哲那陌生的眼神,不知怎的,心里反而更坚定了要留在苏哲身边的想法。

“原来当下人这么辛苦,等我以后带着苏先生回东海的时候,一定要对海夜叉、虾小兵和蟹将军他们好一点。”萧景琰按了按自己手心里的血泡。

“喂,”住在同一间房的胡夹子还没睡着,突然出声道:“你那包袱里装的什么啊?怎么还会发光呢?“

萧景琰回头一看,包袱里那些东海明珠在黑夜里发着温润的光。

”没什么,只是一些老家的特产罢了。“

”啥特产?“胡夹子有些怀疑,阴阳怪气道:”该不会是你藏了啥宝贝吧?“

萧景琰没回答,翻身躺下,不大愿意理会胡夹子。

胡夹子被他气得直磨牙。

————————————————————————————

第二天,柴还没劈完,萧景琰就被黎纲带到了苏哲面前。

他是不是终于想起来了?萧景琰抑止住怦怦直跳的心脏,睁着一双圆而亮的眼睛直视着苏哲。

苏哲看着他,露出一个有些朦胧的笑容来,眼睛里却无丝毫笑意。

”有人来向我举报,说亲耳听见你用暗号和同党联络,还说你在包袱里藏着某样东西,怀疑你根本不是下人,而是有心混入我们太傅府,你有何要辩解的吗?“

萧景琰僵立当场。


评论(37)
热度(186)

© 吕蘅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