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蘅之

我知这生命旅程艰难,仍想它张扬盛大,与爱同行。

题目不重要,重要的是肉

大家都说想看肉,于是——就这样那样了,祝大家端午节愉快,咳~

以下是文:

明台在心里发誓,他最开始真的是来给阿诚哥送樱桃的。然而他进来的时候,看到熟睡的明诚露在被子外面的那一截脚腕,立马将樱桃丢在一边的床头柜上。

 

明诚是被人舔醒的,他从睡梦中睁开双眼,便看到明台蹲在床边,正将他的脚握在手里,低头在脚腕那里亲了又亲。

 

“阿……阿诚哥。”明台见他醒了,朝他傻笑。

“明台?你喝酒了?”明诚闻到明台身上淡淡的酒气,将脚抽了回来,掀开被子从床上起来。

“喝了一点点。”明台顺势放开他的脚站起身,竟开始脱起衣服来,片刻便赤条条光裸裸了。

这样子怎么看也不像只喝了一点点吧?明诚头疼,道:“你要干嘛?既然喝了酒,竟赶紧回自己的房间去睡觉吧。”

“我不要睡觉。”明台看着他,就像看到猎物的狼,差点就双眼闪光了,“我要睡你。”

说完,一个饿狼扑羊的标准姿势,竟朝站在床边的明诚扑了过来。明诚下意识身体一闪,明立马扑了个空,没扑到人,下巴反而直接在床边磕了一下。

 “……”明台痛苦地嘶一声,牙齿咬到了舌头。

 “阿诚哥,”明台眼泪都快飙出来了,哭丧道:“好痛啊,你快过来帮我看看流血了没有。”

活该!明诚心里哼道,然而还是忍不住心疼了一下,走过来叹了口气,道:“伸出来我看看。”

明台依言将舌头伸了出来。

“破皮了。”明诚在破皮的地方轻轻吹了吹。

“……”被这一口气吹得像全身过了电一样,明台快狠准地捞过明诚的脑袋就亲,强硬地将明诚扯上了床。

醉鬼的力气简直离谱,明台的两只臂膀像是铁铸的一样,紧紧将挣扎的明诚禁锢在自己怀里。

“阿诚哥,”明台将舌头强硬地挤进明诚的嘴巴,勾着他的舌头不断吸吮,声音含含糊糊,“阿诚哥,你再帮我看看我下面是不是发烧了。”

+++

算了,还是放链接吧,估计这里会被屏蔽~

袖底

评论(10)
热度(123)

© 吕蘅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