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蘅之

我知这生命旅程艰难,仍想它张扬盛大,与爱同行。

太傅府记事薄05

我都有一种不知道自己写到哪了的错觉~罪过!

7、

冰冷的海水从四周涌过来,压迫着他的全身。他想挣扎,四肢却像坠了铁块一样沉,无法呼吸让胸膛一阵钝痛,渐渐觉得疲惫万分,他阖上双眼,任由海水裹着自己往深处沉去。

……

苏哲从梦中惊醒,觉得又冷又累。

萧景琰的一只胳膊紧紧勒在苏哲的脖子上,整个身体都侧向他这边,一条腿也搭在了他身上。

被子早被蹬到了床尾,怪不得这么冷。

苏哲将缠在身上的手脚轻轻挪开,萧景琰顺着他的力翻了个身。苏哲舒了一口气,将被子拉上来抖开盖住两人,谁知刚盖上去又被萧景琰一脚踢开,手脚又往苏哲身上缠过来。

实在没有办法,苏哲只得将萧景琰的手拉开,用胳膊将萧景琰的胳膊压住,又用自己的腿将他的腿压住。只是这么一来,他也不得不侧过身,几乎成了将熟睡的萧景琰半搂在怀里的姿势。

他们身高相仿,两人脸庞相对,鼻尖几乎贴着鼻尖,萧景琰呼吸时的鼻息都轻轻柔柔地打在了了苏哲脸上,他觉得些许尴尬,想稍稍往后一退,然而后背已经碰到了床沿,再退就要掉下去了。

这个人睡着前明明笔直地躺在被子里一动不动,看上去睡相好得很,怎么这会儿变成了这样?他自己知不知道啊?

苏哲被折腾的没了睡意,又回想起了刚刚那个梦。

就在他完全失去意识的前一刻,似乎看到有一个黑乌乌的影子朝他游过来。等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在岸上了,手里死死握着一样东西。

他以为救他的是海边的渔民,派人去多方打听,却一所获。后来他又找了许多能人异士,让他们帮忙看他那时候抓着的东西,却没人认识,只有一个疯疯癫癫的老道士,抓着那东西又嗅又看,蓦地哈哈大笑道:“真的鳞……真的是,原来世间真的有这东西存在。”

笑完后,将东西还给苏哲后,不发一言就走了。苏哲不解其意,经常夜里摩娑着那东西沉思,又翻阅了许多古藉,心里便有了一个猜想。

只是那猜想太过匪夷所思,饶是博闻多识的他也不敢相信。

萧景琰也看到过那东西,他似乎认得那东西,只是他为什么不肯说?苏哲将目光移向萧景琰,睡梦中的他似乎甚是安心,平时有显得有些冷俊的眉眼完全舒展开,竟分外的让人挪不开目光。

苏哲放缓呼吸,看着他随着呼吸轻轻颤动的乌黑眼睫,轻声问道:“是你吗?”

萧景琰当然听不见,他只嘟囔了句模糊不清的梦话,被压着的腿轻轻挣了挣,从苏哲腿下抽出来,反搭在了上面。

苏哲哭笑不得,最后也闭上眼睛,缓缓睡去。

8、

怪事年年多,今年特别多。

太傅府的守卫将那只不知道谁放在门口的漆花食盒拿起来看了看,上面压着一张纸,纸上写着:烦请将此食盒交给萧景琰。

苏哲进宫未回,萧景琰与黎纲甄平等人呆在一处讨论剑术。

“这是谁送来的?”黎纲问道。

守卫回道:“没看到人,只有这张纸。”

说着,将那张纸递给萧景琰。

萧景琰看了眼,心中一惊,纸上的字竟然是萧景桓的笔迹,他将食盒打开,里面装的竟满满都是各式点心。

那些点心造型精致,放得整整齐齐,还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好香。”黎纲甄平等人惊奇地看着食盒内的点心。

萧景琰拿起一块太师糕尝了尝,道:“这是我母亲做的。”

五哥怎么会突然给他送点心来?难道自己那天梦见点心的事被他知道了?

萧景琰心内颇为感动,他离开家已经有一段时日了,想着东海的亲人,蓦地有些眼眶发红,他连忙垂下头,将食盒内点心拿出来分给大家。

“令堂手艺不错。”甄平吃了一块,真心夸赞道。

萧景琰自豪地笑着点头。

 

苏哲从宫中出来,在离太傅府不远的拐角处被人拦住。

拦住他的是位只有七八岁年纪的小童。

“请问你是苏太傅吗?”小童扯着他的衣角,仰头问道。

“是的。”苏哲点头,打量了那小童两眼,问:“你认识我?”

“我不认识呀,”那小童笑嘻嘻地摇头,递给苏哲一封书信样的东西,道:“有位姓萧的大哥哥让我把这个给你,他说要等你回家后才能看。”

那小童一说完,便蹦跳着跑开了。

姓萧?苏哲皱眉看了看,书信并未封口,他思索片刻,也没打开,捏着它往家走。

 

今日的太傅府似乎有些怪异。

大门还是苏哲熟悉的红漆木门,门口的守卫却不见人影。

院子里也不见人。苏哲满心疑惑,转了一圈,这才看见守卫和黎纲等人都围在平日用膳的偏厅里,萧景琰也在。

众人皆张嘴瞪眼,用一副惊讶的神情看着萧景琰。

萧景琰一眼便看见了苏哲,径自走到苏哲面前,拉起他的一只手,将一样东西放在他掌心,道:“这颗最大的送给你。”

苏哲低头一看,竟是颗跟鸽子蛋一样大的珍珠。

“大人,萧景琰疯了啊。”站在苏哲边上的胡夹子突然激动地喊道。

“胡说什么。”甄平朝胡夹子呵斥了一声。

胡夹子被甄平锐利的眼神一扫,整个人哆嗦了一下,便不敢再说了。

苏哲目光四下一转,这才看到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颗珍珠。他疑惑地看着萧景琰,这才觉出异常来。

萧景琰眼神迷蒙,脸上有些奇怪的潮红,苏哲皱着眉,用手贴在他的额头上想试试有没有发热,萧景琰却抓着他的手不放,轻轻地用额头在他掌心蹭了蹭。

“……”

“怎么回事?”苏哲的眼神陡然锐利起来,转向黎纲,问道:“你们给他喝酒了?”

萧景琰的样子就像醉酒了一样。

“没有。”黎纲摇头,指着桌上的一碟点心道:”我们只吃了这个点心,然后……他就这样了。“

”哪来的点心?“

”萧景琰说点心是他母亲做的,他五哥将食盒放在了府门口,不过我们并没有看到。“

甄平将先前和食盒一起送来的纸递给苏哲看。苏哲看完,突然想起那小童给自己的那封信,连忙将信封打开,抽出里面的信来看。

信上只有一句话:点心里掺了醉龙木之果实,人食之无恙,龙食之辄醉。

 ……

苏哲心里仿佛惊雷一闪,捏着信纸的手都在不停颤抖,好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们也吃了这点心?“

黎纲点头。甄平见苏哲脸色一会儿白一会儿红的,急忙问道:”大人,那点心是不是有什么不妥?“

可他们都吃了点心,除了萧景琰外其他人并无异样啊。甄平皱眉看了眼碟子里的点心。

”无事,你们下去吧,他大概是有些过敏,我带他下去休息。“

苏哲说完,也不顾众人不解的眼神,领着萧景琰往后院住房走去。

胡夹子看了眼自己手里的珠子,又看了眼苏哲和萧景琰的背影,喃喃道:”不得了,萧景琰这绝对是得了失心疯啊,竟然当所有的珍珠都分给别人了。“

守卫甲啐了他一口,骂道:”你懂个球,人景琰这叫仗义疏财。“

守卫乙什么也没说,喜滋滋地将那颗萧景琰给的珠子塞进了怀里。

 

萧景琰躺在床上,眨了眨双眼,无比困顿的模样。

苏哲坐在床边,拿着那片鳞在萧景琰面前晃了晃,然后直勾勾地盯着他,问道:“你认识这个吗?”

萧景琰笑了笑,伸手去抓,”这是我的。“

“什么是你的?东西是你的?还是鳞片是你的?”苏哲继续问。

”都是我的,这是我的珠子,这是我的龙鳞。“醉了的萧景琰有问必答,眯着眼睛看着苏哲手里的东西。

刹那间,苏哲心脏狂跳,像是有人拿了一面锣在他心里不断地敲,虽然自己心里早已有猜测,但此刻的震惊还是让他神晕目眩,声音都哑了,”那时候,是你将我送上岸的?“

”哈哈,你被水呛晕了,我用我的头将你顶上岸的。“萧景琰仔细想了想,道。

苏哲听了,猛地凑近萧景琰,双手撑在他耳朵两边,脸对着脸。萧景琰不知道苏哲要做什么,睁大双眼,漆黑如墨的瞳仁深处像是撒了层被揉碎的星光。

”别这样看着我。“苏哲哑着声音,伸手遮住萧景琰的双眼。

————————————————————————

这一周过得真是无比糟心,刚买没多久的手机被我手抖掉进水里报废了,也没办法刷LOF,现在才来更,更得也不太好,大家凑合看,等时间比较充裕了看能不能炖锅肉来补偿亲们。




评论(48)
热度(237)

© 吕蘅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