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蘅之

我知这生命旅程艰难,仍想它张扬盛大,与爱同行。

太傅府记事薄06

对不住各位等文看的姑娘,更晚了!

9、

萧景琰一醒来就感觉自己嘴巴那里有点异样,好像嘴角豁了个小口子,用手轻轻一按就又麻又痛。

怎么回事?

萧景琰躺在被子里细细回想昨夜情形,苏先生好像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然后一气之下咬了他。

该不会苏先生以为自己是故意耍弄他吧?

不会的吧?之前就算是扮成劈柴的下人,自己也是十分真诚的,是苏先生没认出他来,并不能怪他欺瞒。

那,眼下苏先生已经知道了,要不要直接提出带他回东海?

这种事,该怎么开口?

萧景琰胡乱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想出个结果,等肚子都咕咕咕叫了第二遍,这才赶紧起来洗漱了一下,往平日里用膳的偏厅去。

走了没几步,就看到黎纲迎面走过来。

“黎……”

萧景琰嘴唇动了动,想打个招呼,哪成想黎纲只看了他一眼就涨红了脸,急忙抬手以袖遮面,就要匆匆而过。

“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萧景琰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不明所以。

+++

这会儿早已过了平日里用早饭的时辰,萧景琰以为偏厅不会有人在,谁知一进到偏厅里,就看见苏哲独坐在桌前,面前放着一碗还冒着热气的粥和两碟小菜。

他似乎早就料到萧景琰这会儿会来一样,一看到萧景琰,便对他微微一笑,那笑容映着晨光,竟显分外温柔。

萧景琰轻咳一声,掩去面上的尴尬之色,在苏哲对面坐下。

“饿了吧?先喝碗粥吧。”苏哲将粥碗和小菜推到萧景琰面前,眼神落在他嘴角那可疑的口子上,随即变得幽深无比,有笑意在其中一闪而过。

粥是鸡丝粥,香气诱人。

“你吃过了?”萧景琰喝了几口,问苏哲道。

“我早吃过了。”苏哲目不转睛地看着萧景琰喝粥,道,“这粥是特意为你留的。”

萧景琰心口微微发热,脸也有些发红,然而他此刻竟又有了十足的勇气,几口喝完了粥,便也直直看着苏哲,绷着一张俊脸,问道:“你知道了?“

“知道什么?”苏哲挑眉轻笑一声,不紧不慢地回问道。

萧景琰喉口一堵,憋了片刻,终是忍不过苏哲,“嚯”地站起身,脸红脖子粗地低声叫道:“别装,你明明已经知道了,我不是人!”

苏哲见萧景琰真的急了,也不敢继续逗下去了,这才点头,答道:“我的确已经知道了,是你亲口告诉我的。”

苏哲从怀里拿出那片龙鳞放在桌上,“你昨夜说这是你的龙鳞。”

“嗯。”

 “你……为何一直不告诉我你的身份?”苏哲又将那龙鳞拿回手中,用指尖摩挲了几下便紧紧将其握在手中,“这么久,我一直在找你!”

他声音有些低哑,似乎心绪极为不稳,抬头看了萧景琰一眼,就极快地撇开头。

萧景琰愣住。

他心底也翻腾过千万种心绪,然而要怎么说呢?他一向不擅表达,嘴巴张了又张,看着苏哲有些发红的眼眶,竟冒出一句:“你……你们让我劈柴的啊。”

苏哲大概没想到他会突然说这个,看着他半晌,边话都接不下去了,他本还想先发制人的。

话一出口,萧景琰都想给自己来一下。多么好的机会,怎么现在不直接说要带他回东海,扯说什么劈柴!

他咬了自己舌尖一下,话还没出口又被苏哲打断了。

苏哲也站起来,目光恳切而真诚,道:“是,都是我不好。”

这下,萧景琰的回东海之语反而怎么也说不出口了,他几乎有些怕苏哲那直接而热烈的目光,只好暂时岔开这个话题,问道:“你今日怎么没去陪那个太子?”

“我已派人去向太子告假,”苏哲仍旧看着他,情意在温柔明亮的双眸里闪动,“今日我想陪你去外面逛逛,可好?”

逛什么逛?还不如我带你去东海逛逛呢。萧景琰心内轻叹一声,道:“好,逛逛就逛逛吧。”

10、

太傅府门口,左边再拐过去便是南大街,与南大街相邻的便是西柳街,西柳街一侧商铺酒楼林立,另一侧则靠着条护城河,河边立有石栏杆,植有一排垂柳,许多小贩就将摊位摆在垂柳之下,兜售下新奇小玩意儿。

萧景琰之前也跟黎纲、列战英他们来过这里,只不过这回的感受却又十分不同。

轻风微拂,他和苏哲在垂柳下并肩而行,惬意非常。二人边走边聊些闲话。

只是,这份惬意到了西柳街尽头便嘎然而止。

西柳街尽头,许多人围在一处。

萧景琰和苏哲还未走近,但听到一趾高气昂的声音从那里传来。

“小妹妹,本少爷只听说过卖身求财的,没听过卖艺的。不如你就把自己卖给本少爷吧!”

苏哲与萧景琰走近那里。

只见一穿着花哨的少爷并几位凶神恶煞的随从拦在一位姑娘身前,那姑娘向左,他们便也挪向左,那姑娘向右,他们便也挪向右。

那姑娘年轻尚轻,手里抓着支竹笛,神色憔悴,满脸惊惧地看着拦住她去向的一群人。

苏哲皱眉一看,那少爷竟是朝廷里工部尚书李坤仪的独子李思远。他向身边一位大叔打听了一下,原来是那姑娘的老父生了重病,那姑娘无奈之下便到市集来卖艺吹笛,想筹些银钱为父亲治病,谁知被那恶霸李思远瞧上,非到强拉她回府。

围观的百姓也不知道是识得那李公子的尚书之子身份还是惧怕那些凶神恶煞的随从,虽皆面露不忍之色,却无一人敢上前阻止这等下流行径。

那李思远少爷长得也不算丑,奈何那身打扮配上那满脸淫笑,实在令人倒足胃口。

那姑娘面色惨白,剪水双瞳里泪光闪动。

“哥哥我就爱小妹妹这么我见犹怜的模样。”李思远好生得意,见那姑娘不断后退,竟直接一伸手按在了那姑娘的腰上。

那姑娘气极又惧极,全身不断颤抖,眼看就要晕过去。

忽然从人群中飞来一物,打开那李思远的手腕上,疼得那李思远大叫一声,终于将手从那姑娘腰上收了回来。

那打中李思远的东西落在地上,滴溜溜直转,竟是一颗小小石子。

“再不放开就剁了你的手。”

苏哲和萧景琰上前,将那姑娘护到身后。李思远的那些随从皆站过来,瞪着苏哲和萧景琰二人。

“你们好大的胆子,胆敢坏本少爷的好事。”那李公子捂着手腕,恶狠狠地瞪着萧景琰和苏哲,嚷道:“还不快点滚开?否则别怪本少爷让你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萧景琰面色铁青,忍无可忍,直接将那李思远提溜过来,揍得鼻青眼肿,直躺在地上哀哀叫唤。

冲上来的随从也被萧景琰一脚一个,踢得躺在李思远边上不断嚎叫。

那姑娘躲在苏哲身后瑟瑟发抖。

苏哲往前走了几点,蹲在李思远面前,眼神如冰似霜,凑近李思远的耳边冷冷道:“李思远李公子,若以后再让我知道你欺负这位姑娘,你左手碰了她,便剁掉你双手,左眼看了她,便挖掉你双眼,左脚拦了他,便砍掉你双脚。”

李思远仿佛被他冰冷的目光和话语吓住,呆怔了片刻后连忙招呼随从扶起自己,飞也似地逃了。

围观的百姓纷纷鼓掌叫好。

苏哲含笑走回萧景琰身边。

“景琰,揍得好。”

“嗯。”萧景琰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苏哲转身,掏出身上所有的碎银给了那位姑娘。

“就这些吗?”萧景琰凑头过去看了一眼,问道:“你身上还有没有银子?”

苏哲摇头。

萧景琰略一思索,问苏哲道:“我给你的那颗珠子,你有没有带着?”

苏哲愣了愣,知道了萧景琰的意思,依言将那颗珠子也拿了出来,给了那姑娘,温言道:“姑娘将这珠子拿去当铺当些银钱吧。”

那姑娘双目含泪,感激收下。

苏哲和萧景琰转身离开。

那姑娘握着那颗珠子,朝着二人走远的背景盈盈一拜。

+++

苏哲交出那颗珠子时眼里似乎有些不舍之意,萧景琰心里默默想了下,凑到苏哲耳边道:“等我再去东海给你找颗更大更亮的。”

苏哲转头,目光幽幽地看着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TBC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更得罗嗦了些,就让太傅和景琰谈谈情说说爱吧!


评论(41)
热度(190)

© 吕蘅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