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蘅之

我知这生命旅程艰难,仍想它张扬盛大,与爱同行。

【苏靖联文】【现代】游车河(二)

前文

萧景琰进了卧室,灯也不开就直接扑倒躺在床上,盯着空荡的天花板发呆。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自从那天见过梅长苏之后便思绪纷杂,做什么都集中不了精神,那人的身影总在眼前晃,烦得他恨不得真的用手去挥,还有那张从前一样温和带笑的脸,不断地从心底冒出来。

萧景琰心里几乎要咬牙切齿,骂梅长苏是幽灵属性,扰得他不得安生,待转个念头,又觉得梅长苏实在无辜,明明是自己可恶可恨,像中了邪一样陷在过往中爬不出来。

 过往之所以称作过往,就是已经发生了、再没办法改变的啊!

你怎么死活不懂呢?萧景琰翻了个身,自虐般地将脸埋进柔软的枕头,憋着气,憋得眼睛发涨。

-------

有梅长苏牵线,蔺氏医院那边的事基本上确定了下来。萧远在几位子女的软磨硬泡下终于同意就在蔺氏做手术,等交接好了工作就去做术前检查,确定做手术的日期。

做术前检查的那天萧景琰也跟了去,他似乎有些感冒,脑袋总是一跳一跳地痛,萧景禹便压着他一起去医院,要他陪父亲检查完自己顺便也开点药吃,结果在通取药窗口那里遇到了蔺晨。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蔺晨穿医生的制服,与以前流里流气的模样的确大不相同。

这边萧景琰还是想着怎么开口打招呼才好,那边蔺晨已经看见他,本来要朝病房去的脚步立马朝他这边拐了来,一手撑墙,整个人拦在萧景琰面前,不停地用眼睛上下扫视他,嘴角挂着促狭的笑。

“萧大美男,好久不见了。”

“啧啧啧,身体还是这么火辣有料,怪不得梅长苏那混蛋非要我来,电话打得像催命一样。”

“哈……我就知道你们肯定余情未了,很快就要死灰复燃了。”

果然不能让他先开口,萧景琰感觉脑袋疼得更厉害了,最近几日心头苦苦压抑的火像是碰着了油,嗤得一声就烧起来了,他想也没想,一拳打在了蔺晨的嘴角上,刚好盖住那里令人生厌的调笑弧度。

周围有护士尖叫一声,路人纷纷侧目,有人不嫌事大的站着围观。

蔺晨被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才稳住,看着萧景琰的样子就像在看一个神经病。

“我靠……你还是和以前一个模样,说不过就动手。这么多年,梅长苏怎么没好好调教调……”

萧景琰的眼睛里像是结了冰,蔺晨大概怕自己嘴贱再惹祸,生怕萧景琰再动手,顿时闭上嘴。

世界顿时清静了许多。

“蔺医生,您没事吧?”刚才尖叫的护士跑过来扶着蔺晨,使劲瞪着萧景琰,“你这人怎么回来?怎么随便动手打人?”

小护士大概是年轻英俊的蔺医生的众多粉丝之一,看蔺晨嘴角都被打青了一块,心疼得眼神都快掉下来了。

萧景琰一脸平静地抬着头,好像打人的根本不是他一样。

蔺晨平日里就爱享受美女的关怀,此刻有美女在场,也不好再和萧景琰这个只有梅长苏能病的神经病计较,急忙摆摆手,示意她自己没事。小护士见被打的蔺医生都不追究,只好再瞪一瞪行凶的萧景琰,然后扶着蔺晨去敷冰块去了。

站在拐角处目睹了全过程的萧景禹看着将蔺医生打了一顿的自家幼弟,忧心忡忡。

----------

幸好蔺晨没被那一拳打得心怀怨恨,公报私仇,萧远的手术日期很快定了下来,萧景禹收拾好东西第一个要去医院陪护,临走的时候拍了拍萧景琰的肩,道:“有空的话,还是打个电话向他道声谢吧。”

萧景琰知道“他”指的谁,手机拿在手里开了关关了开,半小时过后,那串号码都可以背下来了,电话还是没拔出去。

自己明明不是这样优柔寡断的性格,为什么一遇上梅长苏的事就这么反常?萧景琰烦躁地几乎想把手机丢出去,只是还没等行动,那串还没存下名字的号码突然打了进来。

大脑还在考虑要不要接,手指却自作主张地按了下去。

“……喂?”

“景琰?”梅长苏的声音像水流,莫名地抚平了他心里的焦躁,“你声音怎么了?”

“没什么,有点感冒。”

“严重吗?吃药了吗?”

“嗯。”

“……”

“明天晚上有空吗?”

“嗯?”

“我请你吃饭,多谢你这次帮忙联系蔺晨。”

“……那好啊。”梅长苏极快地应了一声,“不过我不想出去吃,你来我家做怎么样?我还住在以前的那幢房子,你知道地址的。”

“……”

“对了,不用带菜,我会准备好的。”

似乎是怕萧景琰反悔,梅长苏一说完自己要说的,立马挂了电话。萧景琰愣愣地坐在沙发上。

……

他只是随口一说要请吃饭,没准备真的请啊!说是要道谢,总不能只干巴巴地说声感谢,反正梅长苏大概也不会真的要让他请客吃饭。

梅长苏也是个神经病,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还要去他家里做!谁要去他家里做饭给他吃啊?!

萧景琰十分愤怒地将手机抛到一边,眼不见心不烦。

---------

 不敢压过琳琅的字数啊,怕下一位 @Eleven 大大(加油)要打我的。


 

 



评论(26)
热度(89)

© 吕蘅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