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蘅之

我知这生命旅程艰难,仍想它张扬盛大,与爱同行。

太傅府记事薄08

戳前文

12、

苏哲心里闷着一股气,想走远一些又莫名不舍,只好一直在房间外绕来绕去,心里几乎纠成结。

今日太傅府里黎纲是起得最早的一个,看到他后,惊奇地过来问:“大人,您今日怎么也起得这般早?”

苏哲轻叹了叹气,只看着紧闭的房门,什么也没说。黎纲见他脸色憔悴,眼下有些乌青,试探着问:“晚上没睡好?”

“黎纲……”苏哲伸手揉了揉额角。

“大人有何吩咐?”

“能否借你的房间休息片刻?”

黎纲以为自己听错了,却看见苏哲神色间毫无玩笑痕迹,心里疑之又疑,但也不敢在此时多嘴一问,只连忙答好,将苏哲引到自己的房间,然后带上门出去了。

然后他片刻不停地赶到了甄平的房间,将还在睡梦中的甄平拉起,不顾甄平黑脸,将太傅大人的怪异之处一一讲了来。

“这也值得你如此大惊小怪?”甄平简直想拔剑往他身上戳几个洞,无奈道:“萧景琰也住在大人房里,大人不肯回房,那说不定……是与萧景琰闹不愉快了。”

“可……”

“可……可什么?”

“可……那是萧景琰啊,大人与谁有不愉快都不应该与他有不愉快啊?”

“有人的地方就有摩擦,有摩擦就有不愉快。萧景琰难道不是人?“

黎纲一屁股坐在甄平的床板上。

++++++

到了用膳的时候,平日里总要坐在相邻位置的苏哲和萧景琰两人,一反常态地一个坐在最头一个坐在最尾巴,中间隔了长长一段距离,相互都冷着脸,谁也不看谁了。

苏哲心情不好,整个太傅府都要愁云惨雾。

黎纲想要缓和氛围,战战兢兢地提话头,“吉婶今天煮的粥不错,大家多喝两碗!”

“是……是啊。”

结果只有列战英干巴巴地附和。

甄平心大,自顾自喝粥吃菜,闹了不愉快的那两个依然不愉快。

++++++

白日里还好,有心避开,谁也碍不着谁,难受的是晚上。

睡觉的时候谁也不跟谁说话,两人背对着,一个侧身朝里脸对着墙,一个侧身朝外脸冲着门,中间隔的位置还能再躺下一个人,头发丝都要捋捋顺,生怕粘在了一起。

结果第二天萧景琰还是在苏哲的怀里醒过来的,苏哲还未醒,仍在原来的位置,萧景琰便知是自己从墙边挪过来的。

他憋了一口气,轻手轻脚地退回自己那一边,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心里却在暗暗唾弃自己。

自制力呢?龙族的尊严呢?统统被狗吃了吗?

++++++

第一次尚可原谅,第二次更惨,还没睁眼就感觉到了独属于苏哲的温度,萧景琰想故计重施,哪知一抬头就对上了一双清亮的双眸。

苏哲这次醒得比他早。

刚睡醒的脑子还有些迷糊,待清醒过来后,萧景琰急急忙从人怀里滚出来,挪回里侧,面皮发烫。

苏哲看到萧景琰绷得僵直的背直想笑,其实他心里闷的那股气早就散得差不多了,只是打定主意要给随意离家的萧景琰一个教训,这才憋着不跟他说话。

只是,这一想法也被当醒来时看到的那一幕给轰得一丝不剩了。

萧景琰窝在他怀里,睡得眉目舒展,模样乖觉,醒来才记得要横眉冷目,以背相对。

触手可及的鲜活 ,温热。

苏哲想笑,又怕惹怒萧景琰,只好也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背地里压抑不住 地勾着嘴角,又不肯出声。

萧景琰僵着身体躺了片刻,终于忍受不了这诡异的氛围,翻身跨过苏哲爬下床,穿好外衣就出了门。

+++++

又是用膳时分。

苏哲时不时转头看萧景琰,萧景琰虽冷脸不作回应,却也明显是感受到那炙热的视线了,因为他从耳根一直红到了脖子。

”冷战终于要结束了。“黎纲心里作出结论,松了一口气。

13、

落日余晖将世界劈成两半,身前是光,身后是影。萧景琰身姿如剑,立在太傅府门前。

苏哲由远及近。

“景琰?”苏哲老远就看到了他,回来的脚步比平时急了几分,“怎么站在家门口?”

人在远处的时候要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到了面前反而想转过头看墙,萧景琰心思几转,终还是直言。

“在等你!”

他想明白了,他从遥遥东海追寻到此,又送珍珠又挨抽的,可不是为了和苏哲闹别扭。

礼物没拿到怕什么,还有一腔深情和自己。

”我请你去吃面。“萧景琰看着苏哲。

”请我吃面?”苏哲眼里立马漫上笑意,“好啊,我想吃猪肝面。“

+++++

临河边的那家面摊总要夜里才开始做生意,苏哲竟也不怕等,非要吃那里的猪肝面。

”这里的面味道最好,“苏哲夹了鲜嫩的猪肝往萧景琰面前送,”我总想让你也尝尝。“

萧景琰伸了筷子去接,苏哲不肯放,偏要往他嘴边递,萧景琰也只好就着他的手吃掉,然后卷起碗中最后一筷子面吸溜掉。

“我听说人间过生辰就要吃面,还要许愿,那我愿你岁岁平安,时时如意。”

苏哲再也忍不住笑,”是我要许愿,不是景琰你。“

面摊的老板听了也呵呵呵呵呵直笑。

萧景琰被笑得有点窘迫,放下筷子,掏出铜板来付了账。拉着苏哲的胳膊就走。

两人走走停停,慢慢竟远离人群,越走越偏。

"我还有一样礼物要送你。”

苏哲也不管要被带去哪里,伸手去握萧景琰的手腕,握住后又往下滑,手指挤进对方的指缝里,与之十指相扣。

萧景琰笑笑,反扣住苏哲的手指,将他带至郊外一片山坡。

月已上中天,月色幽幽,虫子在草丛里面鸣叫。

“难道景琰把礼物藏在了这里?”苏哲四处看看,笑着问。

萧景琰放开他的手,凑近他面前道:“你把眼睛闭上,站在这里不要动。”

月光下,萧景琰脸庞盈白,双眼也像敛进了月光,苏哲被他看上一眼,心就像是被羽毛撩拨了一样,又酥又麻。

他依言闭上双眼,静立在那一动不动。眼睛看不见,耳朵偏分外敏锐,他能听到草丛里悉悉索索地传来的声响,还有时强时弱的虫鸣声,又过了一小会,虫鸣声便彻底听不见了,苏哲仍然不急不躁,心底猜测着景琰说的礼物。

直到听到一声清越的龙吟。

苏哲心里一震,不由自主地睁开双眼。

一条巨大无比的黑色巨龙盘卧在他面前。

鳞似暗夜琉璃,眸似天上朗月,枝角遒劲,龙须舞动,神秘而又华贵,举世无双,不可逼视。

苏哲呆呆看着,神为之夺,目为之转,仿佛身在梦境,脚步发虚,声音也发虚。

“景琰……是你吗?”

这肯定是景琰吧?凑近了闻还有猪肝面的味道。

黑色巨龙回应般地眨了眨眼睛,尾巴甩过来亲昵地在苏哲身上蹭了下,然后将他圈了起来。

苏哲的手从那光滑的鳞片上划过,想重一点,又想轻一点,要实实在在地感受这一刻的真实,又生怕惊扰了这一如梦似幻的场景。

“景琰。”

“景琰。”

“景琰……”

他将额头贴在巨大的龙首上,嘴里只会喊这两个字,心里也只想喊这两个字。

呼吸里带香,月光里淌蜜。

——————————————————————————

哈哈哈哈哈,能打END了吗?

素素说我更新不积极,我表示不服气,哼哼!(不过我真的很话唠,而且每次更新更是晚睡夜,只能怪我自己作死,更到一半跑去吃烧烤……)



评论(26)
热度(162)

© 吕蘅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