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蘅之

我知这生命旅程艰难,仍想它张扬盛大,与爱同行。

《太傅府记事薄》番外——《发情记》

因在从宫中回府的路上淋了一场雨,苏哲刚进府没多久就发热了。

晏大夫过来扎了针,又给他灌下了一碗苦死人的药后,嘱咐了几句就走了,萧景琰没怎么见过苏哲生病,虽未说出担忧之言,心里关怀情绪却从眼里透了出来。

苏哲喝了药后一直昏昏沉沉地睡着。萧景琰发觉自己好像也发了热,整个身体里都像是有暗火流窜,惹得他莫名焦躁,他既不想扎针,也不想喝药,等所有人都离开后,立马除掉鞋子外衣后翻身上床,挤进苏哲的被子里,手紧紧地抱着苏哲的腰,整个人都贴在了苏哲身上。睡梦中的苏哲手微微用力,将萧景琰往自己怀里揽了揽。

两具躯体因不同原因都热烘烘的,贴合在一起并不舒服,然后萧景琰越难受越不肯放手,最后竟也偎在苏哲怀里睡着了。

 

苏哲是在夜里被摇醒的,他身体热度已退去,整个人却仍有些高热后的软绵无力,感受到不断手臂上不断传来的摇晃力度,急忙睁开了眼睛。

“景琰?”

萧景琰半个身子趴在苏哲胸膛上,眼睛里像是蒙了层水波,湿润明亮,他定定地注视着苏哲,看到他有些担忧的眼神,将自己的额头抵上苏哲的额头。

 “景琰?”苏哲被萧景琰额头上和身体的热度惊得心下一跳,急忙揽着萧景琰要起身,刚坐起来又被萧景琰一用力扑倒在了床上。

“景琰,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身上怎么这么烫?”

萧景琰朝他眨了眨眼睛,声音有些压抑后的沙哑,“我……发情了。”

苏哲大概是还没彻底从睡梦中清醒,有些迷茫地看着萧景琰,“发情了?!那怎么办?严重吗?”

萧景琰心内像有火苗在呼啦啦地在撩,他忍得辛苦,眼睫毛都被濡湿,哪有余力去考虑发情了到底严不严重,眼里只映得出苏哲一人。

龙是世上最高贵好看的生灵,萧景琰以前一直是这样认为的,利爪、鳞片、能遨游长空及深海的身姿皆是上天最完美的杰作。可苏哲什么都没有,苏哲还是最好看。

“发情……就代表着成年了,我母后以前说,龙发情了就代表有权力选择自己一生的伴侣!”。

萧景琰忍着身体里一波波涌上的情潮,双唇胡乱地在苏哲的脸上颈上亲吻着,下身也在苏哲腿间轻轻蹭着。苏哲瞬间清醒,眼眸陡然变深,吐息都变得粗重起来。

萧景琰抬起头,眼角都忍得有些发红,一双圆润的眼睛里闪着渴望,只映出苏哲的脸。他把唇移动苏哲的上面,四片唇瓣相触,声音在唇缝间漏出,极坦荡、极直白,“我们交配吧。”

苏哲轻吸一口气,然后张嘴含住萧景琰的唇珠,轻咬了一口后又舔了一下,笑声引得胸膛里微微震动,“傻子,那不叫交配,叫成亲洞房!”

++++

前戏

这边这边!

第二日,好梦正酣的苏哲又被腿上怪异的搔刮感叫醒。他眼睛还未睁开,笑意与爱意已漫上眼角眉梢,”景琰,这么早就醒了?要不要再睡一会儿?“

没人回应,苏哲睁开眼,被子里鼓起一个大包,萧景琰整个人都缩在被子里。苏哲失笑,还以为萧景琰是在为昨夜之事害羞,怕他缩在里面闷到自己,忙将被子住下拉。

可等他看清被子里的萧景琰的模样后,立马惊得从床上一坐而起。原先的萧景琰不见了,睡在被子里的竟是个五六岁模样的孩童。

“唔……”那孩童被苏哲的动作惊醒,粉嫩的小手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从床上爬起来,在看到一边呆看着他的苏哲时也是一惊一愣,屁股后面的龙尾巴左右摆了摆。

“咦?你是谁?”那孩童疑惑地看了眼苏哲。

”你……你是景琰?“苏哲感觉自己声音都在抖动。眼前这个孩童有着萧景琰一样的圆润大眼睛,一样的粉嫩嘴唇,一样光着身子,白嫩嫩的肌肤上到处都是眼熟的红痕,那是自己昨夜留下的,可这个模样……这是变成小龙了?苏哲不可置信!

”你这个凡人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萧小龙又转头四处打量了下,见是个陌生地方,一下子就瘪了嘴,又伸手在自己身后摸了摸,眼睛里冒出泪水,”我屁股好痛!这是什么地方?我母后和哥哥呢?“

苏哲看他哭了,顿时心疼得不得了,急忙扯了件自己的干净衣衫将萧小龙裹了起来,抱入怀里亲亲脸,”别哭别哭,那个……我是相公!“

———————————————————————————————



评论(27)
热度(250)

© 吕蘅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