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蘅之

我知这生命旅程艰难,仍想它张扬盛大,与爱同行。

夜尊的工作之旅

很喜欢面面了,上班摸鱼为面面打call,希望下周面面轻点虐巍巍。
恶搞小段子,渣文笔,若有不好之处大家多包涵。
——————————————————————

自从夜尊放弃了以“蛊惑人心、驱逐全海星人类”为终极目标后,他就获得了在地面自由生活的权利。
“赵是危险的东西越是要放在眼皮子底下看着。”这是星督局的原话,于是夜尊就被送到了特调处,毕竟,有这个能力“看着”夜尊的也只有特调处了。
1.
烛九被护盾拦在特调处的门外进不去,只能在外面叫嚣:“竟敢企图奴役我的老板,这是对我烛九的侮辱。”
特调处内。
“什……什么?让我们给夜尊找、找工作?”小郭完美地演绎了“目瞪口呆”这个词。
夜尊交叠着修长的双腿,优雅地坐在特调处的沙发上,含着“笑意“的眼神在众人神情各异的脸上扫过。
坐在沙发另一头的小郭僵直着背,被夜尊的笑吓得全身发抖。别说小郭了,就连老楚等人也都有点怵曾经大杀四方的夜尊,纷纷站在周围,一脸防备。
唯有赵云澜一如继往,以假笑克冷笑,将夜尊的视线扫了回去。
“不行。”沈巍皱着眉头对特调处的众人说:“夜尊不能留在这里。你们还是不了解他的本性,他这个人阴狠自恃……”
“哼。”沈巍的话没说完就被夜尊打断,“沈大教授,沈巍,麻烦你们搞搞清楚,是你们上头的星督局要我留在这里的。”他环视一周,十分欠揍地笑了下,“再说了,就你们这破地方,本尊愿意在这里停留一分钟都是你们的荣幸。”
“一条连化形都不完全的小蛇,一个整天抱着娃娃撒不开手的男人,一条傻兮兮圣父心的灯芯,一个连点美人计都扛不住的弱智书呆子,两个见点光就要死的鬼魂,一只得了老年痴呆的胖猫,还有你们两个,一个糖不离口、胡子头发总是邋里邋遢没有自理能力的男人,一个表面文质彬彬柔弱善良内心却黑暗无比惺惺作态的哥哥。”
夜尊的眼神在祝红、老楚、小郭、林静、汪徵、桑赞和大庆的身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在赵云澜和沈巍身上,三分不屑,七分讽刺。
特调处众人:“……”
“宝贝儿,冷静、冷静!”赵云澜将沉着脸要动手的沈巍抱在怀里,安抚道:“咱犯不得和他这种人计较。”
沈巍眼里有隐隐怒意,他能忍受任何说自己的坏话,却不能忍受任何人说赵云的不是。
沈巍气得脸都红了,赵云澜生怕他气坏了自己,连忙低头在他额头眼角处连亲了好几口。
果然,沈巍马上害羞得生气都忘记了,连忙低着头从赵云澜怀里挣了出来。
夜尊看见了,脸色由阴转为更阴,眉眼角一股怒气。小郭怕死了他,可还是鼓起勇气挪了几步,挡在了赵云澜沈巍两人和夜尊之间,强忍着恐惧被夜尊的眼刀扎了个透心凉。
夜尊没兴趣欺负一条灯芯,可他眼见沈巍顶着一张和自己一样的脸被一个男人撩拨得只会低头脸红,暗火在心里翻滚,直想骂人。他万年的生命里有一大半被困在天柱上,剩下的不是算计人心便是与人拼命,骂人的话真不会几句,火来火去,只得骂了一句,“不要脸。”
顺带了哼了一声,转开了脸,表示眼不见为净。


2.
星督局的意思是给夜尊找一个工作,好让他安稳地在地面呆着。至于找什么样的工作和怎么找,由特调处全权决定。
特调处没有人想和夜尊呆在同一空间里工作,于是赵云澜只能去外面给他找工作。
除了沈巍要给学生上课,桑赞汪徵不能见光,特调处有一个算一个,美其名曰想帮忙,其实只想看热闹,纷纷跟了出来。烛九也以怕老板被欺负为主跟在夜尊后面。
“有一个问题,”祝红咳了一声,看着赵云澜说:“夜尊没有身份证。”
其余众人愣在当地,纷纷看向夜尊。
夜尊缀在众人后面,事不关己地喝着烛九买给他的雪碧。

最后还是靠着赵云澜过人的交际能力,找到了一家正要招实习生的动物园。
“赵处长,你说没带身份证也可以理解,可这、这人看着有点……”园长看了眼夜尊的白色长发和身上的衣服,不太敢接。
赵云澜挠着头,有点为难地看向夜尊。
夜尊:“换衣服可以,剪头发没门。”
烛九连忙出来给自家老板掠阵,用没被刘海遮住的一只眼睛凶狠地瞪着赵云澜和园长,“谁敢动老板的头发,我跟谁拼命。”
“闭嘴。”老楚踹了烛九一脚。
园长一头冷汗,苦着脸想推脱,“我们这里工资不高……”
“不给工资都没关系……”
“那……他有过这方面的经验吗?”
赵云澜一看有戏,连忙将夜尊推上前,在他肩膀上拍了两下,“别看他长得好,其实以前在乡下山里就是养动物的。”
夜尊脸色发黑,特调处众人都在后面捂嘴偷笑。

3.
夜尊被分到猛兽馆。
不知道为什么,夜尊对他的一头长发特别执着,既不肯剪,也不肯像沈巍一样变成正常的短发。他让鸦青帮他绑了下,然后拒绝了鸦青和烛九帮他买的一堆衣服,只换了身动物园统一提供的米色套装工服。
动物园猛兽馆的游客呈直线上升。
大家可以想象一下,一位有着一头长发的、既阳光又阴柔的帅哥和一堆猫科猛兽站在一起的感觉,有没有冲击力?
甚至经常有人在猜这位工作人员的长头发摸起来是什么感觉。
一个经常来动物园的女孩子在同伴的怂恿下趁夜尊背对着她的时候,想伸手在夜尊的头发上体验一把。
“啪……”
一声脆响,女孩子连一根头发丝还未摸到,手背上就被人狠狠打了一下。
夜尊转过身,眯着眼睛冷冷地看了眼胆敢朝他脑后伸手的女孩和突然跑来了的烛九。
烛九眯着眼睛作阴狠状,“卑鄙的人类,竟敢肖想我老板的头发。”
女孩涨红了脸,又惊又怒。
夜尊和烛九被女孩的同伴投诉到了动物园客户服务中心。
烛九是正规买了票进来的,动物园没办法对他怎么样。夜尊作为工作人员,得到了扣半个月工资及警告一次的处罚。
夜尊下班后将烛九打了一顿。
4.
猛兽馆的动物都很粘夜尊,自从他来了之后,洗澡要他洗,喂食要他喂,甚至会朝他撒娇要抱。
到了中午,每天准点出现的烛九又拎着大酒店打包来的午餐站在猛兽园的栏杆外面小声地喊:“老板,今天我又买了你爱吃的菜。”
园里的老虎大概饿了,吼了两声,然后围着夜尊转了几圈,抬起一只爪子轻轻地抓了抓夜尊的裤脚。
夜尊看了眼外面的烛九,再看看里面朝他撒娇的老虎,心里莫名烦躁。他蹲下来摸着老虎背上光滑的皮毛,又看了眼老虎的后腿那里,笑得温柔:“你要是再敢朝我一边撒娇一边要吃的,我就切了你那里。”
老虎惊恐后退。
几天后,一篇名为《龙城动物园惊现内部员工恐吓虐待老虎事件!》的爆料文章出现在各大网页头版,作者就是曾经号称“龙城揭秘者”的丛波。
5.
夜尊最终还是被动物园辞退了。

评论(8)
热度(136)

© 吕蘅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