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蘅之

我知这生命旅程艰难,仍想它张扬盛大,与爱同行。

怀珠

裴文德×齐衡

《缉妖法海传》背景设定

 

 

1.

齐衡接过昏迷的裴文德,看着他嘴角已经发黑的血迹,一时间只觉得心脏鼓噪的跳动带得胸腔都有点发疼。

“文德他、他……”

梅转开眼,回道:“裴大哥体内妖血发作了。我用银针暂时封住了他体内经脉,但也支撑不了多久了。”

缉妖司众人满身血污,看样子是一路急赶回来,个个气息不稳胸膛起伏,可等齐衡望过,每个人脸上又皆是肃穆到近乎冷漠的表情,只从眼睛里露出一点难以掩饰的悲痛。

他们已经历了太多次这样的事情,眼睁睁看着一直以来并肩作战的同伴体内妖血发作,成为妖怪,再被自己人斩杀于刀剑下。

齐衡捏住拳手,突然对众人道:“你们现在去皇宫复命,我要带他去密印寺,那里的住持灵佑大师说不定有办法。如果有人问起,就说你们首领受了重伤需在府疗伤。”

缉妖司众人面面相觑,皆面露惊诧和犹豫,最终梅点了点头,指着之前被绑着带回来丢在一边便没再管的蛇妖白青青问道:“那这蛇妖怎么办?”

“先将她关在有锁妖阵的那间屋子里。”

 

密印寺内。

灵佑大师心有不忍,可还是摇了摇头,“他体内妖血霸道,已侵入心脉,贫僧此次实在无能为力。”

齐衡坐在榻边,眼神黯淡。烛火跳动,裴文德的脸隐于光之下,忽明忽暗,因妖血发作的缘故,此刻他面色发紫,齐衡看过去,看到的却仍是对方平日里眉眼英俊的那张脸。

“大师,我曾偶然间在贵寺中看过一本初代住持的手扎,里面记载说,若有人自愿用交合之法以身为器替妖血发作之人引精换血三次,同时辅以药浴,或可救之。大师,此法是真是假?”

灵佑大师紧握着木仗的手一抖。

齐衡看他如此反应,追问道:“看来是真的了?”

“假的……那仅仅是初代住持的一个想法?根本无人尝试过,更别说成功了。”

“假的我也愿一试。”

“你愿一试?”灵佑大师目光如电,沉着声音问道:“‘或可救之’,若失败了呢?齐衡,你可还记得自己的身份?可还记得相国让你从小跟着贫僧学法读经的缘由?”

“我记得,因我是生来的半妖之身,相国大人故令我自小跟着您学法读经,让我能以佛法之善化解心中恶念。可也正是因我的半妖之身,我才要试一试这方法,说不定以我的半妖之血可以压制住文德体内的妖血,说到底,他那不过是外力注入的妖血,并不能轻易融于自身。”“若失败了,最差不过我与他同死而已。”

灵佑大师看着齐衡毫无怯意的双眼,问道:“齐衡,那你可曾想过,裴公子若知道你以此种方法救他,之后该如何自处?他可会感激你?他身为缉妖司的首领,一向对妖毫不容情,若他因此知晓了你的真实身份,又可会对你网开一面?”

齐衡道:“那就请大师永远不要告诉他。“若此法能成,我求仁得仁,何须他感激?”

“……”

灵佑大师久久静默,最后低下头,叹道:“世间多恶,世间多痴。人也痴,妖也痴……”

齐衡跪倒,以额头触地,默默地行了一个礼。


评论(9)
热度(49)

© 吕蘅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