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蘅之

我知这生命旅程艰难,仍想它张扬盛大,与爱同行。

大逃猜啊大逃猜,加油

苏靖大逃猜:


少年,是否还记得被大逃猜支配的恐惧?
是否暗自后悔过暑期的大逃猜中没有发现蛛丝马迹错过了向喜欢的太太点梗的机会?
是否回忆起活动期间每天吃粮吃到撑的幸福感?

时隔半年,大逃猜活动回归!

我们又回来啦!

在丁酉年春节的鞭炮响起时,苏靖大逃猜将在新年期间持续放出太太们的作品,在那欢腾的氛围里看太太们披着马甲放飞自我,为了不被扒掉马甲挑战不同的故事,看梅长苏和萧景琰在不同的世界和次元相恋着。

欢迎小伙伴踊跃报名参加苏靖大逃猜第二季!
不论是小透明还是聚聚,只要怀揣这一个爱热苏靖殊琰的心,开始一场自由的创作盛宴!

创作标准:
琅琊榜苏靖/殊琰衍生,人物可在保持攻受不逆的情况...

144

太傅府记事薄07

没能踩上七夕的小尾巴23333,还有人记得前文吗?

前文

11.

萧景琰是从霓凰处得知第二日是苏哲生辰的。

“兄长不喜操办,往年生辰也从不宴请,不过我还是想送点贺礼以表心意。”

霓凰来的时候碰巧苏哲不在,她瞧见正执行护院任务的萧景琰,眼珠子一转,笑眯眯地拉了萧景琰外出相陪,说是要去取早就订好的贺礼。

郡主出手即非凡,订的贺礼是一块可媲美宫廷贡墨的芽墨。萧景琰不懂这其中珍贵,霓凰将那墨捧出在他鼻尖挥了挥。

那墨除了寻常墨香,更有一股独特的清新气息,不似寻常香气,闻了后头脑清醒,呼吸间极其舒坦。

“兄长喜好书墨,这芽墨正衬他,送他此物正合适不过。”

萧景琰点点头。

霓凰看玄古居...

太傅府记事薄06

对不住各位等文看的姑娘,更晚了!

9、

萧景琰一醒来就感觉自己嘴巴那里有点异样,好像嘴角豁了个小口子,用手轻轻一按就又麻又痛。

怎么回事?

萧景琰躺在被子里细细回想昨夜情形,苏先生好像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然后一气之下咬了他。

该不会苏先生以为自己是故意耍弄他吧?

不会的吧?之前就算是扮成劈柴的下人,自己也是十分真诚的,是苏先生没认出他来,并不能怪他欺瞒。

那,眼下苏先生已经知道了,要不要直接提出带他回东海?

这种事,该怎么开口?

萧景琰胡乱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想出个结果,等肚子都咕咕咕叫了第二遍,这才赶紧起来洗漱了一下,往平日里用膳的偏厅去。

走了没几步,就看到黎纲迎面走过来...

太傅府记事薄05

我都有一种不知道自己写到哪了的错觉~罪过!

7、

冰冷的海水从四周涌过来,压迫着他的全身。他想挣扎,四肢却像坠了铁块一样沉,无法呼吸让胸膛一阵钝痛,渐渐觉得疲惫万分,他阖上双眼,任由海水裹着自己往深处沉去。

……

苏哲从梦中惊醒,觉得又冷又累。

萧景琰的一只胳膊紧紧勒在苏哲的脖子上,整个身体都侧向他这边,一条腿也搭在了他身上。

被子早被蹬到了床尾,怪不得这么冷。

苏哲将缠在身上的手脚轻轻挪开,萧景琰顺着他的力翻了个身。苏哲舒了一口气,将被子拉上来抖开盖住两人,谁知刚盖上去又被萧景琰一脚踢开,手脚又往苏哲身上缠过来。

实在没有办法,苏哲只得将萧景琰的手拉开,用胳膊将萧景琰的胳膊压...

太傅府记录薄04

大家端午过的愉快吗?

5、

萧景琰是被饿醒的,苏哲已经不在房内了,外面天已大亮,隐隐传来人语。他躺在床上回了回神,起身拿着他的剑推门而出。

门外不远处站着几个人,那位霓凰郡主竟然也在,站在苏哲身后的黎纲张着嘴巴瞪着眼,话都说不利索了:“你,你怎么会……从大人的房间里出来?”

“这……说来话长。”萧景琰镇定道,看了苏哲一眼。

众人的目光又一同落在苏哲身上。

 “这位是谁?”霓凰笑着问苏哲道:“兄长怎么不介绍一下啊?"

”我是萧景琰。“萧景琰也不等苏哲开口,自己先报出姓名了。

苏哲点点头,表情一如既往的淡然,一句解释也没有,黎纲简直要挠心抓肝。

霓凰的视线在苏...

太傅府记事薄03

抱歉,说好晚上更的,修修改改竟又拖到了凌晨,放多一点好了。(粗粗看了一遍,不知道有没有错别字什么的,如果有的话欢迎提出,我明天睡醒后改。)

4、

“我不是……”萧景琰欲辩,张了张嘴却不知道怎么说。

“不是什么?”苏哲轻描淡写道:“不是有心混入太傅府?还是不是下人?”

萧景琰心里发闷,他本就不是真的下人,而是误打误撞地进了太傅府,此时听着苏哲那种质问语气,心里的委屈与愤怒席卷了理智,于是脸色也冷了下来,心里叫嚣:你不仅没认出来我,现在还不信任我。”

被怀疑的苦楚在胸腔来回激荡,辩解的话在心里绕来绕去却不知道怎么说出口,萧景琰越气越急,越急越气,一双大眼睛里跳动着怒火,衬得瞳仁漆黑发亮。...

太傅府记事簿02

(时间来不及,更个一小段。大家食用愉快。)

苏哲往萧景琰这边看了一眼,视线毫无波澜。

他果真不记得我。萧景琰想起兄长说过的关于人类善忘的话,心里多少有些失望。不过自己已经来到了他面前,多见几次,总能想起来的吧。

这么想着的萧景琰坦然地成为了太傅府的一位下人。

睡前挑水,早起劈柴。

3、

东海龙王萧选崇尚强者,对自己几位龙子也一向要求严格,自小磨炼,就连最受宠爱的萧景琰也摔打得十分筋骨强健,劈柴一点都难不倒他。

然而……

“说了多少遍手臂用劲手臂用劲,你咋听不懂呢?”胡夹子在萧景琰旁边跳着脚咋呼:“你看看你劈的,不是碎成木屑就是一块细一块粗的。以前当下人的时候没劈过柴是吧?”...

【苏靖】你是我的药之神秘暗恋者(下)

6、

吃饭的时候,萧景琰默不作声地把剁椒鱼头从梅长苏面前挪开,又将那盘花蛤蒸蛋推到他面前。

“你不能吃辣。”萧景琰脱口而出。

梅长苏疑惑地看着萧景琰。

“咳……我是说你胃不好,最好少吃辣椒。”萧景琰被梅长苏看得有点窘迫,欲盖弥彰地加了句:“……我是听蔺医生说的。”

听蔺医生说的?谁信哪!你明明关注了我那么久,还用得着听蔺晨说吗?梅长苏心里像淌了蜜,甜滋滋地,蛋羹也顾不上吃了,只一边盯着萧景琰看一边笑,压着声音叫他的名字。

“景琰……”

萧景琰面上表情十分淡然,握着筷子的手却一直轻轻颤抖,只好将筷子放下,把手放在大腿上蹭了蹭汗。

他就像只傻鸵鸟,以前连买通保洁大婶偷偷给梅长苏送早...

有狐(三)

六、

“景琰。”

梅长苏轻轻敲了敲树。

睡梦中的萧景琰乍然听到梅长苏的声音,还以为自己尚在梦中,迷糊地睁开眼睛跳出树屋。

“苏先生。”萧景琰惊喜地叫了一声,想朝梅长苏扑去,想到自己现在已经不是小小狐狸了,顿时又停住脚步,只站在那里双眼晶亮地看着梅长苏笑。

“你收到我的信了吗?”

“收到了。”梅长苏点头,道:“你在信里说想念我,我便来看你了。”

王长兄说的办法果然有用。萧景琰心里高兴地很,连忙去拿自己早就准备好要送给梅长苏的礼物出来。

 “这是月见草的花精石。”萧景琰将手中那颗发着幽幽淡光的小石头递到梅长苏面前,“我找了好久才找到的。”

梅长苏接过来,指尖反复摩娑着那...

【苏靖】身边有人

情节无趣散乱预警!

我心心念念要看到他们相偕白头。

1、

萧景琰在午睡。

梅长苏倒好一杯开水,看了看时间,起身去卧室叫醒午睡的萧景琰。他们的卧室不大,却很整洁。旧式的木窗半开着,蓝色薄纱窗帘被拉到一边,阳光就从窗户那边跳了进来,整个卧室明亮又通透。

萧景琰侧卧在床上,整个人蜷得像只虾儿,鼻息沉稳,睡得好梦正酣。

梅长苏蹲下身,目光代替指尖轻柔地描摹着萧景琰的脸庞。额头长皱纹了,不过还是很饱满,眼角也长皱纹了,但只要他一睁开眼睛,便能让人沉醉在他的眼神里,头发也白了大半,不过,再怎么看还是最好看。

“景琰,醒醒。午睡时间过了。”梅长苏凑近萧景琰的耳朵叫到。

萧景琰睡眠被打断,困难...

 
1 / 3

© 吕蘅之 | Powered by LOFTER